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47|回复: 3

[其他] 【转载】捉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8 14:12: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陪朋友捉奸,朋友落了空,倒撞见了自己男人的奸情,这么尴尬又狗血的事儿就发生在胡广云的身上。她姐妹于娜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消息,说她男人在星月酒店三零几号房跟人约会。胡广云一听就乐了,饭都不吃了,拾掇拾掇去陪人捉奸。

捉奸这个事儿啊,它是一门学问,也是一门乐趣。跟打仗一样,讲究个战略,章法,需要精密的部署。过程既惊险又刺激。但凡说到捉奸,人们总是格外兴奋。人性这东西,讲不清的。好些个女人对于跟自家男人无关的奸情,都喜闻乐见。因为那奸情是别人的,痛苦也是别人的,与自己无关。

就像胡广云出于姐们儿义气陪于娜捉奸,目睹于娜气得瑟瑟发抖,她表面上义愤填膺,心里却并不怎样激愤,反倒为即将展开的捉奸大戏兴奋不已。结果呢,踹房门的时候好些好奇心爆棚的房客探出头来张望,胡广云竟然在这一张张幸灾乐祸的面孔中,看到了她自己男人的脸!

下一秒,胡广云就撇下一干人等冲进了房间,跟里面的男人大打出手。房里的女人衣服都来不及穿,就裹着浴巾逃命去了。胡广云丢了男人又丢了面子,气得快要昏死过去。

崔家泉跪了一个晚上,连扇了自己十几个耳光,胡广云也没能消气。于娜上门来安慰胡广云的时候,崔家泉像一条狗,蜷缩在角落。弯腰驼背。

于娜一屁股跌进沙发里,叹道,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儿?我说崔家泉,你们男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广云待你多好,你怎么干出这种臭不要脸的事儿来?

两个女人把崔家泉好一顿臭骂。骂累了,结伴逛街去了。

谁说只有没心没肺的男人?女人没心没肺起来,连男人都自愧不如。


2

星巴克,于娜问胡广云,你就这么饶了他?

胡广云擤一把鼻涕,红着眼说,离?我才不离!房子车子都是婚前财产,离了也没我的份儿。就指着这公司赚钱了。公司眼下还没盈利,但是签下了好几个大单子,不出两年就有上百万的进账。我干嘛这个节骨眼上离,便宜了那些个小骚狐狸?就算为了钱,我也得忍哪!等公司做大了,有钱分了,离了我还是个富婆呢。现在离,两手空空。这不有病么?

于娜哦了一声,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女人捉了男人的奸,还能保持这么清醒的头脑,于娜也是服了。本来她还买了两张滑稽戏的票,指望着带胡广云开心开心,一扫她捉奸的悲愤,现在看来完全没这个必要。

胡广云说,于娜,你这个人啊,就是太把男人当回事儿了。你都捉了你男人多少回奸了?捉了有用吗?光捉不斗,假把式。我跟你不同,我是为了钱,不想离。你又为了什么?你不指着他养活,自己有手有脚有工作,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于娜苦笑一声,我跟你不同。我这人哪,天生懦弱。不像你,两个人能过,一个人也能过。

两个人看完了戏,胡吃海喝了一通,吃完了又去逛商场,直到手里拎满了战利品,才各自打车回去了。一钻进车里,胡广云终于忍不住,眼泪哗一下流出来了。

坚强?有多坚强?再坚强的女人,也不能把捉奸当个屁给放了吧。坚强是做给别人看的,悲伤是留给自己的。只有这短短的十几分钟,在这漆黑的车后座,隐匿于这不易被人察觉的巴掌大的空间,她才能毫无顾忌,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司机师傅吓得不轻,问她怎么了。

她说,我丈夫死了。

她丈夫当然没死。若真死了,她才没这么伤心呢。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她看得开。


3

回了家,崔家泉递鞋子倒水,特殷勤。她玩儿也玩儿了,哭也哭了,也不打算再哭丧个脸。他怎样殷勤,她就怎样受着。他要给她揉肩捶背,她随他伺候。他道歉,说是一时把持不住给个骚货勾引了,她也不再骂他。总之,她的一切做法都表明,这事儿,算是绕过去了。

于娜想不通,以胡广云的性子,怎么说翻篇就翻篇了。她不放心,给胡广云打电话,问她是不是心里有事儿。

胡广云就笑了,于娜你也太小瞧我了。我胡广云是眼里揉不进沙子,可权衡利弊还是会的。老崔这人骚是骚了点,可也不是一无是处。就冲他这个能赚钱的公司,我也得把他牢牢捆在裤腰带上啊!

胡广云是真做得出,隔天她就让崔家泉攒了个局,请小姐妹们吃饭。崔家泉忙进忙出的,不亦乐乎。看这情形,两人是真的好了。

于娜一有空还是找胡广云喝茶。她俩认识的年数久,交情深。以前都是胡广云找于娜,自从出了捉奸这事儿,于娜找胡广云的次数多了。

有一天两个人烫火锅,都喝多了,于娜伏在桌上问胡广云,你跟我说实话,你是怎么把这口气咽下去的?以前我男人被我捉奸在床,我原谅他,你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说我没骨气。怎么事儿到你头上,你又是另一种说法了?为钱?我不信!你这么嫉恶如仇的人,能为了钱把这么大的怨气咽进肚里?

哈哈,胡广云笑了,于娜你说得对,我确实没那么大肚量。离吧,分不到几个钱我不甘心。不离吧,咽不下这口气。既然这样,那就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呗!他能找女人,我就不能找男人吗?

于娜仿佛瞬间惊醒了一下,真的假的?

胡广云喝上了头,也没那么多顾忌了,把她手机里的一个微信好友翻给她看。是个挺帅的小伙子。那满屏的聊天记录,看样子是聊得挺久了。胡广云说,他对不起我在先,就别怪我给他戴绿帽子。不就是出轨嘛,跟谁不会似的。


4

这一夜过后,两个人似乎都把这事儿忘了,再见面,绝口不提这一茬。两个人照例拉家常,逛街,烫火锅,美甲。

跟以前不同的是,胡广云低头玩手机的时间多了,接电话的频率多了,放她鸽子的次数也多了。有时候说好要去看电影的,突然来了个电话说不去了。以前她接电话当着于娜的面,现在要起身躲开了。

那天在西餐厅里,胡广云又接了个电话,脸上笑盈盈的。于娜问她谁呀,笑得这么风骚?胡广云不告诉她,起身上厕所去了。她刚一走,于娜就拿起了她的手机。因为再慢一点儿,手机就得自动锁屏了。

胡广云上过厕所出来,远远瞧见于娜把她手机放回去。她不动声色,缓缓走过去,坐下。

于娜说,你看,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又五点了。胡广云说,可不是么?要不怎么说岁月催人老呢?你看不见时间在走,但它确确实实在流逝。时间在变,人也在变,你,我,都在变。要不怎么说这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呢。

于娜噗嗤一笑,德性!

胡广云干笑一声,不早啦,咱回吧!

背过身,脸上不见一丝笑意,只剩下心死后的冷淡与决绝。

隔天,崔家泉就带着一伙人出现在某宾馆的某号房前。

崔家泉叫嚣着捉奸,要前台小哥开门,小哥不开,崔家泉就踹。轰一声,门就开了。映入眼帘的是裹着浴巾的胡广云。一众人冲进去,要暴打奸夫。但是下一秒,所有的人都愣住了。除了胡广云的两个乡下姑妈,连根男人毛都没有。

两个姑妈吓傻了,不停地拍着胸脯。床边地上搁着满满的两麻袋土特产和一篮子鸡蛋,脚边还蹲着只咯咯叫唤的老母鸡。

崔家泉是真的懵了,这,这他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5

上次胡广云捉到了崔家泉的奸,崔家泉跪了一夜。

这次崔家泉捉胡广云的奸,又跪了一夜。

捉奸?奸夫在哪儿?胡广云扇了崔家泉一个大耳刮子!我乡下姑妈来看我,说我家里干净,住不惯,又是洗澡又是搞床铺啥的太麻烦了,就让我给她俩找个宾馆。她们农村人,住着也自在些。你他妈居然来捉奸!谁给你的消息,来捉我跟我姑妈的奸!

崔家泉狠命扇着自己,各种讨饶。可不管胡广云怎么问,他就是不肯说出谁告的密。

其实无需他说,胡广云也知道是谁。那天在西餐厅,她故意手机不锁屏就去卫生间,为的就是让于娜偷看她跟“野男人”的聊天记录。时间仓促,于娜只能拣些要紧的内容来记,比如约会的时间地点,以便通知崔家泉去捉奸……

胡广云说,老崔啊,你不是一直问我上次是怎么知道你跟人在宾馆偷情的吗?其实上次我是陪于娜捉她男人的奸,刚好撞见你了。要不是她,我他妈还不知道要被你蒙到什么时候呢。崔家泉你能耐啊!你他妈到底有多少烂事儿瞒着我?

崔家泉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惊讶之余是无法掩饰的愤怒。

他当然愤怒,于娜跟她前夫早就离了,她还捉个哪门子的奸?她这是故意领着胡广云去捉他崔家泉的奸啊!即便当时崔家泉没有探出头来凑热闹,估计于娜也会唆使胡广云去踹他的房门吧!

先领着胡广云去捉他的奸,再唆使他去捉胡广云的奸,她这是存心要把他的婚姻给搅黄啊!

他是跟于娜偷偷好过两次,那又怎样?他可从来没说过要离婚娶她。再说她跟胡广云还是多年的闺蜜呢,偷闺蜜的丈夫也就算了,怎么还敢动别的心思?

崔家泉气得鼻子冒烟。

崔家泉说广云,我不是个东西,我是上当受骗了,才干出这种糊涂事。冤枉了你,还吓着了姑妈。我回头亲自去给姑妈请罪,你再给我次机会。


6

说起来胡广云还得谢谢于娜的前夫。要不是有次在街上看见他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上去给于娜抱不平,被那男人数落了一番,她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呢。男人说你他妈有病吧,老子跟于娜早离了,她没跟你说啊!枉你们这么多年姐妹,她离了婚你都不知道。

所以当于娜提出要胡广云陪她捉奸时,胡广云挺好奇的。她想知道这里头到底有什么弯弯绕。

结果,她捉到了自己男人的奸。

于娜转着弯子搞这一出,无非是一箭双雕。一是想警告崔家泉,别在她之外再和别的花花草草鬼混;二是让胡广云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现她男人的奸情,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男人跟别的女人赤身裸体,以她的性子必定会选择离婚。她离了,她才有机会嫁给崔家泉。

于娜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她只知道,崔家泉对她比她前夫对她好多了。崔家泉温柔,体贴,还有公司。至于那些个小偷小摸,她不在乎。她前夫不仅偷情,还打她。跟她前夫比起来,崔家泉好太多了。

可是一向硬气果决的胡广云这次却没能如她所愿,只叫崔家泉跪了一夜了事。于娜不甘!当初她的男人被捉了奸,胡广云骂她没骨气没尊严。她自己呢,现在不也为了钱舍不得离?呸!于娜一口老痰吐出来。一招不成,再来一招!胡广云外头有男人,这就是最好的一招!

……

胡广云真心佩服于娜,一个人,导演了两场捉奸大戏。老婆捉老公,再换老公捉老婆。可惜有如此头脑的女人,竟然不想着怎样坚强独立地过好自己的一生,而要把精力和头脑放在抢男人上面。

抢就抢吧,偏偏还抢个破烂货!

胡广云叹口气。这次,她打算遂了这位好姐妹的意。她要离婚,成全这对狗男女。

她之前说不离,不过是想进一步证实自己的猜测罢了。毕竟多年的姐妹,她是真的不希望冤枉了她。然而越往下试探,心越沉。直到看见她慌张地放下她的手机那一刻,她的心,彻底凉了。

“野男人”不过是她的小号,给她打电话的是她找的托儿。俩姑妈是她特意请来的,好久不见了,还真挺想她们的。既然于娜一心希望崔家泉捉她的奸,她就配合一下好了。

小把戏,谁还不会啊?

可惜崔家泉现在已经知道两次捉奸都是于娜搞得鬼了,恨她都来不及,还会娶她吗?不过崔家泉应该高兴才对,毕竟人家于娜是真把他当块宝呢!就他那破公司,整个一空架子,天天把自己吹得跟个成功人士似的。什么大单子,什么不出两年上百万进账,估计也只有于娜才会信吧!

离就离吧!她也不打算去跟于娜撕逼。没意思。她只知道一件事,不管她跟于娜将来遇到了什么样的男人,嫁给了谁,男人有钱或没钱,体贴还是粗暴,她都会过得比于娜好。因为,她有她的世界和天空,不局限于一两个破男人。而于娜的世界,太小太小了。她除了男人,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了。


——完——
原作:我是九爷《得知男人喜提小三之后》
发表于 2018-9-20 00: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城里套路深 我要回农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1 08: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女人也能演成一场宫心计,厉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1 14: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呀这个故事我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GMT+8, 2019-4-21 16:18 , Processed in 0.14040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