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01|回复: 0

[聊有所长] 麻西会---作者:棉布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3 16: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俺叫赵英俊 于 2018-6-13 16:30 编辑

轻描淡写。
      提示:请登录收听┣心灵好声音┫


2010-9-17 7:51

序:

如果心跳开始放慢

呼吸可以变的自然

站在雨中的西安

一直不停盼啊盼

盼你的温暖流过奴家的手指间

初秋。雨夜。长安。西女。

古城夜空隐隐传递着女子的温婉吟唱,袅袅的,缠绵的。

人一旦想念了,一颗心就能百转千回,象江南水乡的小河道,弯弯曲曲衍生着无数缠绵来。

蓦地,一种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心绪在西女心头,一时间酥胸起伏不定,一声叹息。

始终觉得一位一流的才女,纵使隔了千年时光,身上依然流落着韵致的气息,象老房子里留下的檀香木衣柜,安静的,何时打开来,都弥漫着淡淡香味,这是气质的沉淀。。西女,就是这样才情美貌名动聊版,聪慧娟秀倾倒无数坛郎的堪称尤物的令人心驰神往女子。

时间轮回至今这个又调情又动情的年代,试问有哪位男子能忍心与之失之交臂呢。特别是在天时,地利,人和,以及就是办了事又不会有事,就是有了事也只关鸟事,就是关了鸟事也不算什么事的氛围下。而老麻,就是在这种局势下横空出世,肩负和代表着无数仰慕我中华小姐之国际友人拳拳之心不远千里万里一路打着灰机追寻回故土,只为一睹西女之绝代芳容,一了老麻之余生夙愿。

飞机降落的那刻,老麻默念:西女,麻来了,等我,千万等我,别给蟑螂先下手摸了你的手。

为何老麻一下机就念叨着蟑螂呢?蟑螂是“沪”?(题外话下,沪乃布氏英文。)

蟑螂本为人,其名:强强,性别:公。年龄:不详。产地:沪上。因其长着一对传说中的桃花眼,据说此眼是有说头的,看似普通,可一旦眼神流转勾引之态立现。看过色戒的都应知道汤唯,此女长相貌似普通,可一旦那双眼眸流转,石榴裙下哗啦啦的躺倒的是成片失魂落魄的男人。

强本是个极度意淫男,在流氓群一直以YY淫男著称,可惜的是,因先天性色弱,不得不后天的戴着厚厚的框架镜,教一对无限风流的桃花目屏蔽在镜片之内,令观过其容者皆叹:可惜一对桃花目,暴殄天物蟑螂处。自此,蟑螂别号在流氓中间广为流传,一时间,桃目变鼠目,在世人皆以貌取人,以人品看性品之今时,从强的色弱,直接看到强的性弱,自此其特别的时候总是特别的不举,一时间在江湖儿女中传将开来,蟑螂也因此在流氓世家扬名立万,自此,强强俱往矣,数风流人物且看蟑螂也。因此,强强成了流氓家族不可言说之痛,更因此造就了一苗而不秀银样蜡枪头的蟑螂,时不时常的冷不丁的出现在他人风流的道路上,碍他人手脚,挖他人之墙角从此成了作为一强强牌蟑螂所要为之奋斗的终生事业。

站在机场出口,故土的阳光毫不吝啬的温暖着老麻这位远离故土多年的游子,就着这暖洋洋,老麻懒洋洋的幸福的扬手打了个特克西。坐上去的时候老麻才看见开车的是位略有姿色风韵不减的少妇,女司机对老麻嫣然一笑,老麻顿有如沐春风之感,一路的舟车劳顿霎时去了一半,窃喜,还是故土的美色合心合意合胃口啊,哪象在国外男男女女上来话都不说就直奔叉事,完全没半点月朦胧鸟朦胧人朦胧,缺乏必要的前味过程。。。内心嘀咕着,老麻情不自禁又用眼角的余光往女司机波涛起伏的一对玉峰夹了几眼,暗暗咽了咽快要趟出来的口水,想着万万不能一落地就失了风度,再怎么如饥似渴也不能见凶器就雄起勃勃不是,此时老麻眼前浮现西女幽情的双眸,一时间内疚不已。。。

从裤叉里掏出手机,开机,调出联系人名单,摁了几下,忽又觉得不妥,罢了。兴许他自个觉得就这么打西女的手鸡多少有点唐突。心里这么想着突然灵光一闪,他是不是得先回流氓家,跟家人报告下行踪见见众多流氓,后面的事不就都顺理成章了么。。这么想着,老麻迅速的手机登陆奔“日理万机”而去也。

时至上午9点多,这会子流氓们该忙的忙着,不忙的侃着,忙里偷闲的耍着,老麻虽说还未倒过时差,但精神头很不赖,掐的回窝的点又是时候,结果是老麻一亮相,流氓们兴奋的个个都拿出了比平日多三分的热情欢迎老麻的回国。一时间老麻感动的直叹:回来的感觉真好啊,被流氓们关怀的感觉就是爽啊,要是女流氓们能拥抱拥抱来个法式的话那就完美了。。这么想着,老麻忽喇喇的觉得自个被自个太阳了把。。(靠,老麻别一回国就被蟑螂附了身吧?强子之前可是放了话,老麻敢摸“他的”西女,他一定如影形随。)

“布,我联系不到西女,你帮我联系她吧。”好小子,老麻上来把自己的心思道出。

“不是吧,老麻你还没跟西女见面啊?”

“老麻,怎么办事的,到现在人也没联系上,你还是不是流氓,作为一流氓最基本的二流子精神你都没具备,你真丢咱流氓们的脸。”

“老麻,你这办的什么事?大家还等着听你汇报见面的细节。你到好。。。”

“老麻,你太让群众失望了。。”

“老麻,以后出去混你可千万别说是从流氓世家出来的,丢不起这人。"

“老麻。你居然还没跟西女接上头,你知道她在等你么,。。。”

“老麻,你对得起西女的一片等待么?”

“老麻。。。。。。"...

一时间流氓们把最初的热烈欢迎老麻变成了热烈的讨伐质问鄙视老麻。

可怜的老麻一时间有从天堂落如地狱的惶恐,语无伦次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来来来,老麻先见过众位流氓,虽说你跟流氓们神交了有些日子,今天认认脸,回头谁鄙视你你也能记得人家长啥样不是,回头西女问起你也好多个跟她把手耍流氓的机会不是。”引着让老麻跟在场的每个男女流氓见面认个脸熟。




“兄弟,看你的了,咱这帮流氓都没见过西女,你可是代表全体男流氓去见西女啊,兄弟,看你这很小平的个,要有四川人的精神,雄起啊。”二流子不堪是流氓家族的中流砥柱,话在他大嘴里说出来就是那个铿锵有力,当然握老麻的手估计也有力的很,估计有劲都使上了。那可不,他可是代表两个人握的老麻,这力能小?才怪!

“老麻,俺是泡。见西女的时候我决定牺牲下自己,你把我带上吧,有泡我在前,你才方便对西女开泡啊。”谢谢谢谢,老麻冲气泡儿灰了好多好多个谢。一时间谢谢满场飞。

“我是山风,家里老三。”山野拍了拍老麻的肩,一副好兄弟哥俩好的架设。

“我江晚,兄弟总算把你盼回来了,不是说给我弄两只外国鸡尝尝的吗,怎么,就你一人?”老江热烈的脸慢慢的冷却着。。

“兄弟。关于外国鸡一事,咱回头说,回头说。”老麻尴尬的,许是 这外国鸡有隐情?要不然在流氓窝里还有啥不能很流氓的说出来?!

“我是二,麻兄,有好事别忘了带上老二啊,这年头办好事不带老二,啥事都办不成。兄弟,是吧?”二愣住话里有话的对老麻说。老麻猛颔首,相当的赞同。

“这位美女是?”果然是男人本色啊,老麻只要一见着美女他就不是他自己了。

“你好,我是露华浓。麻兄久仰了。”

“久仰久仰。。”老麻边久仰边上下其眼的打量着露美人。想着,真是赏心悦目啊,诶诶诶。

“麻,希望你见着西女的的时候千万别太激动让我出现。我是泪。”不知道是泪的一席话感动的还是老麻见着泪的那一刻又麻上了,老麻再见美人,楞住了。。诶,英雄都难过美人关,何况老麻雀啊。

“这位,帅哥是?”老麻仰望着眼前这个身高185的男子,唏嘘的胡须,忧郁的眼神,凌乱的发型,嘴里叼着不知道多少块一包的黄鹤楼,裤兜里还露出半包旺仔小馒头,那么特别那么鲜明,象暗夜里的萤火虫,好一个拉风的帅哥哇。。老麻赞叹之余本能的挺起胸膛直起腰板主动的把自己的手握上了帅哥的手,男色当前,老麻男女同吃?!

“哥们李有才,别号花花大少,小号秃秃大王,雅号小燕子,哥们尽管随便称呼。”

“有才弟啊,好好好!”老麻一气来了三个好,要不是手不得空,估计他得学本山大叔边拍掌边:好!好!好!

“这位四眼兄,可是传说中的田鸡?”老麻看着眼前这个戴着厚厚眼镜的四眼仔举手不定的问。

四眼仔不屑的,厚厚镜片透出来的尽是明显的敌视鄙视,那高度的近视眼镜杀机四伏。令老麻不寒而栗。

“劳资不是四眼鸡,劳资强强副主任。四眼鸡有我这样儒雅有我这样含情脉脉的么。”

“哦,原来是蟑螂强啊,今日得见蟑螂真容,麻哥我真是三生有幸啊,蟑螂原来是你这德性,果然挺不招人待见的。”老麻如梦初醒,恍然大悟状。双手看似无意实则有意的背到了后面,估计是不想跟蟑螂来个亲密接触。。

“那田鸡兄呢?咋没见?”老麻询问。

“噢,四眼姐夫最近忙的鸡飞狗跳,天天的在外面野,最近回家少,赶明等你见了西女,带着西女回流氓窝省亲,他一定大摆筵席。”

“四眼兄太客气了,麻子我一定不负众望,争取早日牵着西女的手回群省亲。”

劈里啪啦,众流氓自发的为老麻鼓掌加油,一一惜别话别后,老麻带着全体流氓的期望期待朝古城西安绝尘而去。。麻,祝好运啊,能不能拿下搞不搞得定西安女人就看你的了。。。

时间定格在公元2010年某年某月某个雨夜的某个火锅店。

传闻中的西女,这就是日夜朝思暮想的西女么?眼前的女子俏生生的小模样透着江南女子的温软,灵秀,淡淡的暗香,丰姿绰约,清丽可人,迎风涉雨的飘入了老麻的眼恋,一时间老麻眼中除了西女再无他人他物,老麻呼吸急促,心跳加速,目眩神迷间,整个人麻酥酥的就这样对西女一见钟情的陷入了爱里面。。。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三健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GMT+8, 2018-6-21 04:48 , Processed in 0.14040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