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540|回复: 22

[其他] 给大家转一个很现实的小故事(略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2 13: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故事原名叫:戴套是个大问题
请大家客观品读,不要断章取义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3:4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威有快一个月没有碰柳凤了,从那次出差回来之后。

起初柳凤是觉得韩威那个差出的太辛苦,出去半个月,回来一脸疲态,明显睡眠不足,饮酒过度导致的。

柳凤没往心里去,让韩威好好歇了几天。

但歇过来之后,韩威也没有半点儿要跟柳凤亲热的意思,好像那么一隔,把那事儿忘了似的。

柳凤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3: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按说快四十的年纪,这事儿不频繁也正常,但关键是之前韩威对柳凤的身子一直挺热的,别说半个月,一周两回根本不在话下。

没准哪次晚上喝多了还能再多出一次花样百出的床事来。
因此,大半个月不碰,明显不正常了。
柳凤倒也不是有多贪,其实以前韩威勤的时候她心里偶尔也烦。

柳凤烦着避孕。她虽然不年轻了,但到底月事正常,并且韩威每次喷射也凶猛,不留神搞出个孩子可能性还是极大的。

偏这货又死活不戴套,说那玩意儿套上他心理上就软了。

柳凤当然不能让韩威软,只好吃避孕药,每天都吃的那种,可总是吃着吃着某天就忘了。

因为忘了,柳凤做过两次手术。手术后有点深恶痛绝,有两次差点把发情的韩威踹下去。

可烦归烦,不稀罕做归不稀罕做,跟彻底不做了,是两码事。

柳凤觉得应该说道说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3: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多年的两口子,柳凤倒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那天晚上洗完澡出来后,看到韩威眼皮不抬地划拉手机,就站在床边问了一句,你这是要改吃素?

韩威说啥意思?

柳凤说你说啥意思?一屁股在韩威身边坐下来,你都快赶上唐僧了。

韩威就把手机放下了,瞥了柳凤一眼说,急了?

滚。柳凤白回去一眼,有啥好急的?我就是觉得你有点不正常。

韩威说我也没啥不正常,最近烦,提不起劲儿。大概也到年纪了哈。

屁。柳凤忽然就朝韩威裤裆处摸了一把,我看看上啥年纪了?是不是老得不能用了!

要是以前,柳凤能这么主动勾搭一下,韩威一准得发疯。

但这次,韩威却一把把柳凤的手划拉开了,别没事找事,一把年纪了,消停阵子吧。

柳凤差点让噎个半死。每次都是他骚情,还嫌她不配合,这次她厚着脸皮发了个情,竟然被他嘲讽了。

越发觉得韩威有问题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4: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又过了七八天,韩威依旧没半点反应之后,柳凤不干 了,非让韩威跟她说明白到底为啥。

最后韩威被柳凤闹烦了,说我特么在单位够憋屈了,你能别折腾让我喘口气不?别说干那事儿了,最近我饭都懒得吃,活都懒得活!

口气生硬得把柳凤吓一跳。

韩威很少这种口气跟她说话。

柳凤就愣了半天,才想起来仔细瞅了瞅韩威。

是瘦了点儿,从那次出差回来,就没胖回去,只是不是大事儿,她也没上心。

缓了缓,柳凤说到底啥事儿把你憋屈成这样。

韩威就大体跟柳凤说了一下,前段时间,公司一副总把他小舅子安置到了韩威的部门,小舅子没啥能力就算了,韩威跟同事苦攻了小半年的一个大客户,好不容易拿下后,竟然把功劳归到小舅子头上了。

小舅子顺势升了职,大概是心里有鬼,动不动给韩威使绊子。

柳凤心就软了,韩威就这性子,虽好胜但内向的要死,有委屈也会憋着。如果这次不是柳凤逼急了,恐怕韩威也不会跟她说。

用韩威的话说,说了也没用,她也帮着解决不了啥。

这原因柳凤信了,饱暖思淫欲,韩威心里饥寒交迫的,不思淫欲很正常。

不是她担心的问题就好。

其他事情,慢慢都会过去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6: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柳凤当然是担心韩威出轨,这个年龄,据说是出轨高峰期呢。
既然不是,她也暗暗松了口气。

但柳凤的气松了没两天,突然一晚韩威跟柳凤说,他想搬客房睡去。这阵子他睡眠也不好,柳凤又打呼噜。

柳凤有点不乐意,她结婚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打呼噜,韩威也没说影响他,每天倒头就着。

现在倒是影响了。

但柳凤也没硬反对,韩威情绪不好,她不想跟他掰扯。想过去就过去吧,他也憋不了多久的。

就收拾收拾让韩威了搬了过去。

却没想到韩威这一搬,就没再提搬回来的事儿,也半点没有想跟柳凤上床的意思。

倒是出差出得勤了,不出差,应酬也多起来,晚上回来早了就去冲个澡,晚了干脆连澡都不洗了,往屋里一钻,就再不出来了。

柳凤一开始觉得韩威是借酒浇愁,后来又觉得这事儿有些说不出来的别扭,并且以前,他也没那么频繁出差。

韩威好像是不动声色地用喝酒和出差,代替了以前热衷的床事。

说白了,他在躲她。

而柳凤却好像再没借口追问了,被噎了那次之后,这个话题好像就提不起来了。虽然夫妻多年,但柳凤的性格,也不可能把”我想跟你睡觉“这话挂嘴上。

以前的亲热,都是心照不宣,用动作代替语言。

嘴巴上两人不大调情。

而有些事偏就这样,天天做不觉得什么,慢慢不做了之后,时间越长,好像就越不知道从何而起了。

曾经热火朝天的床事儿,在柳凤和韩威之间咔啪一下就截断了,就再也不好拾起来了。

柳凤心里越来越憋气,觉得韩威为这点破事儿用力过猛了,持续时间也过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4 19:19: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津津有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6 13: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有一晚韩威醉醺醺地回来后,钻进自己屋里之前,柳凤把他拦住了。

柳凤说,这事儿没完了是吧?

韩威说啥事儿啊。

赤裸裸地装糊涂。

柳凤说你看你现在这样子,天天跟受气的小媳妇儿似的,回来就摆脸子。你烦你换个工作好了,回到家里撒气算啥!

韩威眉头皱成了团,换工作?我靠工作那么好换的?

柳凤便伸手狠命推了韩威一把,说你靠谁呢?有本事你冲外人使,跟自己老婆发威算什么?

柳凤这口闷气憋太久了,觉得韩威也真有点过分!

韩威却半点没让着柳凤,踉跄了几下扶着酒柜站稳以后,回身吼道,滚边儿去别烦我,劳资爱骂谁骂谁!

伸手一划拉,把酒柜上面一个红酒杯划拉到了地板上。

脆薄的酒杯发出清脆声响,碎片溅了满地。

柳凤傻住了。

韩威好像也傻住了,然后也不管地上的碎玻璃,进了屋咣当一声把门摔上了。

柳凤站了半天,觉得她跟韩威之间,有什么东西也跟着碎了。突然觉得,她觉得韩威如此陌生,陌生得她都不认识了。

然后柳凤看着一地亮晶晶的碎片,无比确定地感觉到,她其实一直在自欺欺人,韩威,一定出问题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6 13: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柳凤没费劲就打听出了韩威单位的事儿。

柳凤有个女同学在韩威单位后勤部门,两人其实来往不多,但偶尔联系一下,也不为过。

并且柳凤知道那个女同学,向来八卦得很。

所以一起吃了顿饭,她也就开了个头,女同学就竹筒倒豆子,说了个七七八八。

韩威果然撒谎了,压根就没什么副总的小舅子,韩威的业务部他一直是老大,业务顺风顺水,新人也带得风生水起……不久前刚涨了薪酬。

那份涨出来了薪酬,并没有在韩威的工资卡上。

他截留了。

柳以从来没在花钱的事儿上为难过韩威,韩威也根本不用存私房钱。

所以……柳凤在悲愤了半天后,终究放弃了跟韩威当面对质的冲动。

证据确凿,一对质就等于撕破了脸皮,撕破了,再想糊上就不容易了。

何况柳凤觉得根本没必要质问韩威,他其实一早就用身体做了回答。

他外面有人了。

他不再碰她,是为了给他的新人守身如玉。

或者。

压根他是在外面吃饱了,劲儿使完了,如此而已。

韩威简直是太特么地……恶劣和恶心了。

柳凤也知道出轨的男人不少,但都拼了命地想办法掖着藏着,瞒着老婆,一边在外面风流,一边更勤于回家交公粮。

韩威倒好,表面掖得藏得够严实,但身体却漏洞百出。

用如此的冷暴力来欺负柳凤。

并且从那晚两人翻了一次脸后,关系冷得有些明显,别说求欢,连个热乎点儿的眼神都没了。

柳凤当然知道韩威为何这么干,他就是要冷着她,让她烦了厌了,甚或如他所想憋不住了出个墙,婚姻就顺理成章地解体了。

做梦。

柳凤申请了调休,开始跟踪韩威,她非要捉奸在床不可。

但一连跟了四五天,韩威上班、下班跟同事打酒伙,柳凤啥都没跟出来。

她觉得意外,要么是韩威太狡猾,要么就是,她路子不对。

突然想起韩威频繁出差,莫非……

柳凤又跟女同学吃了顿饭。

东拉西扯了半个多小时后,柳凤说,老韩最近老出差,太辛苦了。

女同学说,出差多好,补助多,又有美女陪着。

柳凤心里顿了一下,表面不动声色,笑着说,也是哈,难怪呢。

女同学就哈哈笑起来,我跟你开玩笑的,韩威的业务部是有俩小妖精,整天勾三搭四的,不过你家老韩是出了名的正人君子,坐怀不乱,你放心好了。

柳凤说我放心着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6 14: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柳凤一点都不放心,她几乎确定,韩威跟其中一个小妖精有猫腻。

柳凤扯开了话题,她有虚荣心,不想让同学看出来,她跟韩威出了问题。

然后那晚,在韩威喝多睡去后,柳凤偷偷在韩威手机微信好友里,扒拉出来了一个叫小美的女的,在小美的朋友圈,柳凤看到一些风景图片,以及应景的风骚的自拍照。

都是韩威之前出差去过的城市。

发片的时间,极其吻合。

甚至还有一句含蓄的话:有你在身边,哪里都是好风景。

柳凤硬忍了三天。

她没想好要不要跟韩威撕,怎么撕。

三天后,韩威发薪,工资卡打进来的,依旧是曾经的数字。

柳凤冷笑,韩威是不想回头了吧?

然后那晚,韩威竟然一早回来了,也没喝太多。进门换了拖鞋,头也没抬地对柳凤说,明天出差,要去趟广州,公司出纳休假了,没提前支取但差旅费,先在家里带点儿。

柳凤冷冷哼了一声,问道,要多少?

韩威说,具体多少我也不清楚,你把卡先给我吧,花多少算多少。

也是。柳凤说,现在出差开销大,要吃饭住宿还要风流潇洒,哪样不得花钱啊?

说完从自己包里掏出韩威的工资卡啪地拍到饭桌上,以后不用再给我了,你自己带着吧。

韩威好像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柳凤说,你啥意思?说话这么难听!

柳凤说我啥意思你不知道吗?你做的事不好看,还想让我说好听。我说错了吗?跟别的女人睡不用花钱吗?没听过买欢吗?不买你哪来的欢?

到底忍不下去了,韩威欺人太甚,竟然连工资卡都要拿回去给外头的狐狸精花,真当她柳凤好欺负了。

柳凤说,不过有一条,外面不比家里,买欢的时候你可千万戴上套,省得弄一身病……

撕破脸就撕破脸吧,柳凤突然觉得原来人被逼到份上,都是刻薄和恶毒的。

只有恶毒,才都酣畅解恨。

然而她话音未落,韩威啪把公文包一丢,照着柳凤一脚踹了过来,妈的是不是这段我睡不了你你受不了憋不住了……憋不住你出去找别人啊……

柳凤一下被气疯了,他干下那么龌龊的事儿,竟然还侮辱她,竟然还冲她动了手。

结婚12年了,韩威没动过柳凤一个手指头,为了外面的女人,他简直变成了畜生。

被踹的左腿有点疼,但柳凤心里更疼。

疼疯了。

回身看到酒柜上一瓶前阵子韩威出差拿回来的洋酒,柳凤抓起来,朝着韩威的脑袋死命砸了下去。

柳凤觉得她要是能摸到一把刀,肯定二话不说朝着韩威捅过去。

柳凤终于理解了什么叫激情杀人,恨的滋生根本不用什么深仇大恨,一下子就够了。

900毫升的洋酒,玻璃瓶厚实沉重,韩威闷哼了一声,一头栽倒了地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GMT+8, 2018-8-18 12:12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