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楼主: 沐暮

[散文随笔] 浮生小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8 17:4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竟然才看到这么精美的帖子,
写得真好!

点评

这么深的渊谷僻地,难得美人还能来探访!上茶~  发表于 2018-4-21 16:45
好像有两个月没来了。  发表于 2018-4-14 21:52
消失了?那么有才的人。  发表于 2018-4-11 00:33
沐版主消失了有一段时间了。  发表于 2018-4-10 22:0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3 11: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繁花如梦

  

  
  这样的春日,隔壁的吴姨家,花开得繁茂甜美,那原本是我梦想中的样子。我曾在天气好的时候,想扶着母亲前去看看。那几日她难得精神稍好,但她却执意不肯,只说,这副样子,还是不要出门让人瞧见吧。
  院前我和丫头亲手种的杏树开过满树的花,又结了满树的果。因为母亲的病,没人去赞赏它。

  甚至我去年在网上买的欧月也一盆盆死去。卖花人说,或许是秋天追肥过多的缘故。也许像我这样的性格,本身并不适宜养花。我总是对它们过多关注。可我是这样不甘心,到底又补了一盆鹅黄色的回来。
  把它放在阳台外的铁花架上,这一次,我决定让它自生自灭。

  不指望什么,不过是留个希望罢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点评

画楼细心。的确是如此。  发表于 2018-5-12 23:46
想来现在的巢湖榴花正似舞裙红吧  发表于 2018-5-12 23:07
花总是让人心情好呢。  发表于 2018-5-12 22:55
好鲜艳的牡丹花,吴姨加油。  发表于 2018-5-3 00:09
欧月紫色的花儿,很美丽,虽然枯了,没关系,花儿可以再种~~  发表于 2018-4-27 23:5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23: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释与拾


  其实不用谁说,有时我自己都很想像风一样,于繁华之境经过,然后永远消失不见。
  可是,即便是风,也是要有风的使命。何况做为一个有血有肉之人,我还有那么多那么深的心事未解。
  所以焦急的人不要太焦急,等候的人请再多等候。总会有那么一天,我们都将如流水,如落叶,如秋后的蝶。

  我想要做的,就是在我这短浅的目光所及之处,在我心脏停摆之前,为她画出我所能想得到的桃源,并以我孤陋的见识,笨拙地努力到达。
  必须要亲眼见证她幸福、美满。
  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所以,即使命运逼介而来,我也绝不妥协。
  世上母亲,谁不如此。
 
 

点评

闪闪,塬,节日快乐,哈哈!  发表于 2018-6-1 21:52
女神节日快乐!  发表于 2018-5-13 23:37
今天快乐!  发表于 2018-5-13 20:2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3 21: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恰似舞裙

堤畔问花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点评

哇塞,真好看!  发表于 3 天前
我前些日子,也拍了些榴花,今天想发出来,可惜却丢了。  发表于 2018-6-1 21:53
有年的这个时节,由无锡到巢湖,所见如梦。  发表于 2018-5-13 21:0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0: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哈,收藏这个贴,省得笨到再也找不到。

点评

傻傻滴可爱的妞,抱抱~  发表于 2018-6-1 21:5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23: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家有小杏初长成


  六年前盛夏,我牵着丫头回妈妈家玩耍。家门前巴掌大一小片菜园里,种有几棵蕃茄和紫茄。蝴蝶、蚱蜢和草蜻蜒在秧苗间互相躲迷藏,丫头蹲在栅栏边凝神屏息地盯着它们瞧。忽然她指着栅栏边一棵“草”歪头问我:麻麻,那是什么菜?我跑过去,惊喜地拍了下手,冲她几乎是大喊出来:小乖,这可是杏核里钻出的“树宝宝”呀!哈哈,杏树!明年我们就有满树的杏子啦!

  三十六七度的高温,我旋风似地一口气奔回家,扛来铁锹和绿色军用小铁铲等一应工具,领着丫头就在菜地左方的边角空地上挖坑。一想到这棵食指长的小苗经过雨水日光会渐渐长成有花有果有蝉鸣的大树,简直令人兴奋不已。

  丫头套着白底黄碎花小裙子,我穿着军绿色短裤。烈日下我们挥动铁锹把表皮的土地翻开,里面竟是白色的硬梆梆的石灰层。每一锹下去都让人挥汗如雨。我俩不言不语埋头苦干。丫头那把小铁铲擂出的白灰被她前后左右四处乱抛,吹来的灰尘混合汗水粘在我脸上。真是又渴又热。然而这些全都顾不上,我一门心思将掘挖刨各种技能拙劣地往白灰地上使。在把坑挖出近一立方后,问题来了,土呢?上哪儿弄这么多土去?

  我还没想好具体的解决办法,丫头已捏着小拳头毅然地说,麻麻走,我们一起去挖沟沟去!

  她口中所谓的“沟”,不过是我们楼下为了预防暴雨积水而故意凿出的一条引水用的水槽罢了。因为长年的灰尘积压,水槽已渐渐被泥土填平。

  那时候我胆子尚小,还不敢走村串户上山下乡地四处去偷人家地里的土(今年到底没忍住,这事已经涎着脸干过一回了。捂脸),只得将就着,和丫头跑回自己家去,把楼下槽沟里浅浅的淤泥一点一点清理出来,装进红塑料袋,再十趟二十趟地运进妈妈家门口那个坑里。

  对于新长出的幼苗,这样大这样深的一个坑,大约也够了。我们小心翼翼地移栽,生怕弄伤了它细弱的根须。压土,浇水,一丝不苟。直到最后收拾完工,我们娘俩儿才一人抱一瓶矿泉水,豪迈地叉腰给自己肚子灌了个饱。

  第二天妈妈发现了我们的杰作。她打电话来问,能活嘛?丫头抢过手机斩钉截铁地回:能!

  小苗长得特别快,第二年窜出一人高,枝叶舒展,只是连一朵花都不曾开过。除去我和丫头,全家都像是没人记得它似的。直到第三年我才知道:原来民间有“桃三李四杏五”这一说。它怎么可能第二年就结果嘛。
  挂果期如此拖延,所以,才这样难以让人期待与喜爱吧。

  也许当初移栽的时候没有扶正,杏苗长大后,主干有点像驼背的老人似的脊背略微前倾。在一个夜里,爸爸不声不响用棉絮裹好木板,贴在小树主干上,再用粗铁丝左一圈右一圈的将小树向后方拉直,把铁丝铰定在后方的不锈钢护栏上。
  原来看似冷漠的爸爸有默默地关注它呢。


  第六年了。当年的杏苗如今已六七米高,小碗口粗细,俨然如一袭亭亭玉立的妙龄少女。在惊艳的繁花满树后,和当初预期一样,结出丰盛果实。青绿色果实由黄转橙,然后慢慢变红,像点亮的小灯笼似的缀在叶间。妈妈躺在房间的病床上,时不时的,总喜欢让我们拉开窗帘,去看一眼那树头热闹的样子。她一看它,就难得会露出相当持久的舒心的笑。


  过路的人最开始只是仰头去看盛开时的花。但当杏子渐渐成熟,下面的果实便三三两两被人摘去。但这没关系,树高着呢,还有很多很多的杏子可以用以养眼,以及天空飞过的鸟。
  有神态极像“谢谢”的八哥兄弟在树上短暂停留,它们好像对杏果并不感兴趣。然而山鹊喜鹊和麻鹊却很贪吃,它们把最先变红变甜的杏子啄出坑洞。风一吹,这些甜美的果子便满身伤疤地坠落地面,摔成泥浆。落到地上的果子鸟是不理的,蚂蚁和别的昆虫却兴高采烈地搬来挪去。一棵漂亮的树,上上下下都有生灵在因它的盛产而忙忙碌碌。
  我觉得这很有趣。

  然而路人却越来越贪婪。他们把下方的果子摘光后,开始用脚猛踹并不粗壮的树干,几脚后,他们捡去跌落地面一小部分没有摔坏的果子,然后再补一脚----直到树上仅剩些许晚熟的果子。还有人特意从自家取来晾衣杆对着细枝一通劈里啪拉乱打,叶子果子掉下来,地面零乱不堪。这样的事情发生很多次。有一天,当看到又有人在“暴力”树干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打开门就想冲过去狠狠教训他一顿。你们为什么要这么用力踹我的树呢?为什么要把第一年才刚刚挂果的这么漂亮的树伤害得像个半残儿童?为什么不能来和主人好好打个招呼?为什么不能安安静静地搬只板凳去摘?

  可是爸爸在屋里一把我拉了回来。他轻轻关上门,示意我别说话。我们从铁门的纱窗望过去,那个六十余岁的男人佝偻着身体,撩起蓝色衣角,弯腰把果子一颗一颗捡起兜住,包括很多摔坏的也小心拾起,然后略带犹豫地转身离去。
  爸爸说,这个人,随他去吧。他家境不是很好,一心想省钱给他外地的儿子买房结婚呢。
  我本来想和爸爸争辩些什么。但张了张嘴,却什么也不想说了。

  我和爸爸打了个商量,把长梯从储物间抬到树下,将剩余的果子一口气全摘回家。爸爸站在梯子上方开心地说,在树间摘果子的感觉真好啊。我扶着梯子暗想,小树也会觉得很开心吧。它肯定也愿意被人这样温柔相待。
  我看着它。它已奉献出自己全部的果实。以后,再没人会去踹它跺它欺负它了。

  邻居们各分了一些,剩余的果实自己享用。第一次尝到自己种出的果子呢。时隔六年的收获,酸酸甜甜,是原汁原味的杏子滋味。可是,看着门口那棵只剩叶子的树,我的心,怎么只是酸酸的呢。

  它那红橙黄果在绿叶间闪烁的可爱样子,多么美啊。还能再见吗。
  明年,我们就要搬走了。你还会在这里吗。

  我好想剪下它的一根枝条,把它嫁接在有我的屋旁。可是,我要把它安排在哪里。我身边,哪里能有它开阔而自由的生长之地呢。
  于是我血液中那份对于土地的热爱与渴望,变得一百二十万分的更加焦灼与急切了。



点评

写得真好,细致入微的情节,最后的感触怀念更是!  发表于 2018-7-16 12:32
可能在某些时刻,我还真是有点自闭呢。  发表于 2018-7-10 22:55
亲爱哒,你这是该发散文版的啊 发这里有些可惜了  发表于 2018-7-9 11:59
写得多好啊,文笔啦情感啦一应俱全,这才之得一读啊!!  发表于 2018-7-1 17:45
果树总能带来很多回忆的呢。  发表于 2018-6-30 21:3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 09: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沐暮 于 2018-7-1 09:28 编辑

空音


  ◇

  月光已填满河水
  此刻,还有什么可以失去
  她叹口气,吹落
  花与烛,空余一座
  无力挽留的梦都

  ◇

  她在纸上醒来
  路过二十四桥青山隐隐
  路过四百八十寺外楼台
  可是啊,那被泪水洗涮过的长夜
  她怎么走,也走不出

  ◇

  风踮起脚尖
  只轻轻一跃,往事
  便随大雨疾至
  她相信有一个名字
  会向雨中,被轻唤多次

  ◇

  何止千次呢
  与这样的风雨相遇
  她只顾低头
  却不知,这一身早已
  衿袂尽湿

  ◇

  趁着酒杯未空
  写几行曲不成曲,书不成书
  这字是愁字
  音是空音
  她怜悯的天空之色
  其实远比自己,更为丰盈






点评

美,只是美得让心疼。  发表于 2018-7-16 12:34
群抱!  发表于 2018-7-10 21:11
精华,精华~~  发表于 2018-7-9 17:41
拥抱 万千思绪赋予诗句重  发表于 2018-7-9 11:59
每个月总有那么心绪起伏的日子啊。。。  发表于 2018-7-3 13:0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 16: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随手抽了把单刀
走了趟雪花掩月
无声的月夜
只有鸽子簌簌地飞起
           ——简媜


被你描述的人间吸引
我擅长的故事,弥漫着轻颓
一幕深情大戏
以时间倒叙的方式回溯肆虐
……
……
          ——匪我思存。

点评

小匪有才!  发表于 2018-7-3 13:05
抱抱大美女,一向可好?  发表于 2018-7-1 22:28
小匪,有好文章的地方就有你有我!!抱抱。。。。。。  发表于 2018-7-1 17:4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 15:35:33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木将军送点好吃的吧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

  

  人生苦短,喂食不晚。

  

  斑马斑马,你会记得我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点评

小椅子能吃吗。  发表于 2018-7-3 13:0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 15:3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开心心的!

  

  这小猫像你不。

  

  原谅你一生放荡不羁,只爱吃。

  

  来吃点,不是随便的冰淇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点评

这是想甜死谁呢,掩面,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  发表于 2018-7-9 17:43
那只猫,三角脸。。。  发表于 2018-7-3 13:0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GMT+8, 2019-1-21 23:52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