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9785|回复: 186

[散文随笔] 浮生小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1 00:4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沐暮 于 2017-5-31 00:50 编辑

一)细月

  春秋交替的缝隙中,相看两不厌的,唯有你。
  千百年来,多少人与你盟约,与你对饮,而我只想给你写信。日以继夜。
  写在我们这里,水上的波涛一浪一浪托起身泛青苔的画舫,昏暗的灯光是二胡拉出的孤单涟漪。写傍晚的环城小路,枝桠间旋转着飘下一支长羽,既轻又重,仿佛背负某项神秘使命。写前年路过那片肆意生长的杏林,如今,怎么再也不见满树橙黄的果实了呢。
  所有的叹息都没有回音。只有你一直在消瘦,瘦成我难以承受的病。
  可我依然要固执而残忍地继续写下去。
  你知道吗。我的红尘已远。江湖为什么还是那样深。


二)恐惧

  细弱的蓝色经脉,沿着掌心一直向上。我笑着说,它真像带着毒汁一样。就像那年做过的梦,千万只微小的黑色甲虫从手腕皮肤下破壁而出,黑血一样流淌。那是多么令人窒息而绝望。
  若有一天,手指真会像梦中那般一点一点腐烂,到手腕,到肘弯,届时,即使挥刀自戕,我也势必要将它齐肩斩断。
  我不在意血流成河的痛楚或残缺。我只愿这颗心,永远无畏而健全。


三)毒
  
  天空与湖水如此丰盈,风卷云涌的,是来自时光里的呼唤,还是心底的声音,我不能分清。
  我在桌边,对着屏幕敲键盘,听歌唱歌,喝自己泡制的治疗头痛的茶水,抱膝缩在椅子里漫不经心地看各种不记得名字的电影。有时我会很开心,有时也不太高兴,桌上那盆豆瓣似的植物,它全知道。
  我曾不小心碰掉过它的叶子。小小的一片,肥厚多汁,像绿巨人身上脱落下来的圆指甲。我把它插回土里,没想到它不遗余地和它母体一起存活下来。真好,有着它主人一般的顽固与偏执。
  我在它的生长中,感受时光的缓慢。我是个衣服鞋子都爱回购同款的人,越是长时伴随的物件,越是喜欢。仿佛这些是组成自己的一部分,如人之五官,不能轻易改变。于是渐渐的,我觉得这植物与我,也算是一种相守关系。
  今天偶然查了查它的名字。多肉植物的一种。玉树。有毒。
  那就毒死我吧。在很多个长夜或白昼,我已习惯。
  
  
  
(手机被清,今夜无图无真相)


发表于 2017-5-31 22: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梁晨~ 于 2017-5-31 22:53 编辑

我来给爱妃配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点评

么么哒。我省事了。  发表于 2017-6-1 02:4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 02:4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聊天室的那个女人


  聊天室里寥寥四五个马甲,只有她是彩色的名字,很显然,是个管理。声音好听的管理。
  没有麦序,她便自己随心所欲地唱。从王菲到许美静,声音由清越唱到颓废。再换歌的时候她开始轻轻叹气:唉,你们都不要麦,都不要麦……
  叹了又唱。唱了又叹。后来干脆直接点名故意挑衅:喂,说你呢,游客3412,你都挂这儿几个小时了,怎么只送花不唱歌,是不是带着耳朵在潜水。还有你,起个马甲叫“不帅”,难道长得丑就可以这么傲骄吗……
  毫不提防地被她逗笑。午夜时分这样简单肆意的快乐。
  都去睡吧,亲爱的夜猫子们。她说。
  再多的孤独都有音乐陪伴,再长的黑夜都会被晨光照亮。她说。
  明天再见,我们又将重新陌生。她说。所以今晚,让我们像亲密的伙伴那样告别。
  晚安。她关了网页。



点评

人家那么认真,你们!!!!哎!!!!!!  发表于 2017-6-17 23:14
哪里的聊天室?现在还有给麦的?  发表于 2017-6-17 23: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 00: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女/女

  我和她在同一个城市,相距一箭之遥。
  最初在网上认识的时候,她说,遇见你,就像发现灵魂中的另一个自己。
  她送我一件橘色全棉睡衣,我保留了它十二年。每年夏天把它从真空袋里拿出,秋季的时候再原样放回去。年年如此。但俩人却又隔了很久未见。我想,珍贵的情义向来得之不易,一朝驻进心底,又何必相聚朝夕。
  十多年以来,我们各自安好,各自收集着散落在尘世各处的能黏合自己的灵魂碎片。彼此可以长久沉默无言,也可以突然出现。偶尔一个电话,声音永远带着最初的俏皮与亲切随意。
  这大约就是区别于男女的、女人之间的长相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3 00: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沐暮 于 2017-6-3 00:30 编辑


UFO
  
  傍晚,社区突然停水。高温期正式来临。
  最初搬来这里,小区水管尚未改造,几乎夏季的每一个夜晚,总有两三个小时,水龙头会发出老人干咳似的声音,流不出一滴液体。竖立在居民楼后的水塔在关键时刻成了摆设,像一架具大的灰色玩具。
  小时候我只看了它一眼,夜晚就梦着它。长大后直到它被废弃,我依然梦着它。
  它成了苍蝇眼外星人驶来的飞船。人类在我的梦里被毁灭了一遍又一遍。尸横遍野,战火连天,哀嚎不断。人类竟脆弱得毫无反手之力。
  这种恶梦甚至有了可笑的续集。比如用草药熬成的水晒在家宅四周防御侵略,比如用液体可以溶解并穿透飞船表壳。
  这几天再次梦见天空出现密密麻麻形状怪异的飞行物。大地开裂,地心喷出蛇信一般的火焰。
  不知道这种梦,何时才能停止。


点评

谢谢Y。  发表于 2017-6-4 01:03
版主,我竟不知如何点评,唯有鼓掌了。  发表于 2017-6-3 23:2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4 01:29:24 | 显示全部楼层


解语花


  他自以为住扎在心里的那一点挂念就是爱。于是对她说,等我两年,我会来娶你。又以万般怜惜的口吻说,傻瓜,不管过去还是将来,我心里只有你一人。
  素律在雨中将他抱紧。雨水跟随着泪水的痕迹顺着脸颊流下。她倚在这个给她承诺的男人肩上,轻轻微笑。尽管心里有太多委屈找不到发泄的出口。
  可男人还是爱上了她最好的朋友,素律在瞬间失去整个世界。没有音乐,没有朋友,没有爱。一瞬间,善良纯真的女人身体里恶浪翻滚,她向权利脱下衣服,以此交换对背叛者的疯狂报复。
  她剪去长发,抹上艳丽的口红。她将属于男人和朋友俩个人的光明前途摧毁殆尽。她设计玷污朋友清白,最终朋友死于权利的枪下。每一次复仇,她都会流下眼泪。三个人的爱恨纠缠,孰是孰非已难分清。有些本不应该发生的,却恰恰自然而然地发生。
  一切皆可设计。关于前程,关于梦想,关于生活。而唯独感情的走向偏拗游离,它不受任何人控制。包括寄宿的那具身体。
  应当如何承诺。又要如何讨伐。尺度又是什么。
  男人临死前为她写了一首歌:爱情谎言。他终于坦言:我不爱你。然后在轨道上平静地等待火车辗过身体。
  大千世界,繁华一梦。一切恩怨都在眼泪中开始,最终又向眼泪中结束。
  唯剩寂寞如此漫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5 00:07:38 | 显示全部楼层


由青桃想起的


  我急躁的脾性是祖传,却唯独对待吃的东西有异乎寻常的温柔与耐心。我喜欢甜蜜多汁的水果,愿意让果实在枝头熟到摇摇欲坠。可是老爸却始终是急脾气的,若挑起水果,他总喜欢生脆的多一些。
  这几日,后院桃树上的果子才刚刚泛了些红,他就一口气摘下大半。拿袋子装着送了些给邻居,其余的塞上满满一箱,花几十元的邮费,寄给远在外地的弟弟。
  今天老妈不高兴地说,今天你爸总在家念叨,问你怎么还不回来摘剩下的桃子呢。吃饭时念一遍,看电视时念一遍,散步回来又念一遍。这么唠叨下去我可受不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来摘!
  我把正在播放电影的音箱扭到最小,心虚地陪笑:明天或后天,或大后天,凉快一些我就去昂。
  读书的时候也是这样。夜晚等父母熟睡,我经常会爬起来在台灯下继续看借来的小说。有时月光很亮。有时雨水顺着屋檐滴在铺着青石的地面,发出啪答一声脆响。风每晚都把梧桐叶的影子吹上窗帘。父母偶尔半夜醒来,寻着灯光推开门责问,我总会说,一会儿,再一会儿,再一会会儿就睡昂。
  几十年过去,父母老了,可我还是如孩童般对他们耍这样的小把戏。
  一切仿佛都变了,一切其实又都没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6 00: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圆梦

  明天带老爸老妈去看棠樾牌坊群。这是老妈一直以来的心愿。
  《烟锁重楼》热播的时候,那些美丽的建筑就曾出现在画面里。如丝锻平滑的天空下,一座座牌坊在田间沉静屼立,庄重肃穆,沧凉而又显得格外悲壮。老妈的梦,从那时就已埋下。
  我是很想在宏村多作流连的。那里有我钟爱的水榭凉亭人家,有破败的灰白石墙,灰瓦在潮湿的季节会覆盖点点青苔。我很想在夜晚走进其中一户,穿过花廊小院,踩着破旧的木质楼梯,吱吱呀呀地回到房间,躺在雕有喜鹊花草的架子床上。
  早晨要在塔楼弄弦女子的古琴声中醒来。推窗看青白色炊烟在村庄袅袅直上。然后不紧不慢地梳洗喝茶,信步在鸡犬相闻的长巷。
  这也是我的一个梦。

  老妈已备好很多零食,包塞到要溢出来。老爸甚至把水果刀开瓶器手电筒和一只巨大的保温水壶也放进背包里,他总这样,走到哪儿都像要翻山越岭地远足行军似的。
  那么,明天,我一定要克制住自己随时可能会发生的坏情绪,好好陪伴他们。别顶嘴,别任性,别露出失望或不耐烦的表情。要时刻提问自己什么是“孝顺”的“顺”。
  只愿此行能给老爸老妈留下美好的回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7: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偷拍

  很多年前和弟弟一起去珠海,当时老爸要求我和海边的渔女像合影,被我一口回绝,惹得老爸在车上连连叹气。他觉得扫兴。他不明白这个倔犟的女儿从为什么从小到大总是抗拒被拍进相机。
  其实,我始终觉得,最美的画面应该是一种和谐的存在。我不认为自己生硬的表情能够自然地融入任何一片风景。所以,为什么要去破坏。
  这次歙县之行,老爸没有再勉强我对镜头微笑。这是他的一种妥协。

  回来后整理照片,微信上发来消息。打开手机,是几张老爸发来的图片。当我拍摄风景。当我坐在太爷椅上翘二郎腿。清晨时分,我穿着他的藏蓝全棉太极服在山中,斜着肩膀像流氓似地走路带风……等等等等。
  他不再要求,只偷偷用手机去拍下这些并不雅观的瞬间。看着镜头里悠然自得形象全无的自己,突然渐渐有一些明白过来。
  不管你姿态如何怪异扭曲,你始终是父母眼中好看的孩子。

  明年晚春,我想我应当在相机前,大大方方地为我的父亲,迎风摆个最俗气的剪刀手。试着:一二三,笑。




点评

绝对比我可爱,唉。拿他木办法。  发表于 2017-6-15 15:16
沐爸爸很可爱呀~  发表于 2017-6-11 21:5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GMT+8, 2019-1-23 15:40 , Processed in 0.17160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