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225|回复: 0

小故事---牛石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12 12:3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前,有人叫无名川的山沟,有着几户人家,他们种着二十几亩大小相等的三十个月亮田,有一年,田里的稻子长香非常好,都说今年有了指望。正当盘子吐穗场花的时候,有一个田的稻子被牛吃成光桩桩。人们又难过又气愤。开初,都责怪放牛娃们搞的鬼。过后,人们又怀疑,这块稻子是晚上糟踏的呀,放牛娃晚上不会去放牛。
过了三天,又一个稻田剩下光秃秃了,大家闺秀又气又急,各户凑在一起商定,每家轮流守夜护田。
可是又过三天时,第三个稻田也成了光杆杆。人们啊,悲伤极了,有的嚎啕大哭。
这时,有一个白胡子老爷爷,柱着拐杖,慢慢地从大路走过来。他问道:“你们为什么事儿伤心啦?”
人们指着光秃秃的稻田,心情沉重地告诉说了这件事。
老爷爷摸摸着白胡子,仰头长叹一声:“啊,石牛出洞了!”
人们急急地围拢来,惊奇地盯着白胡子爷爷,询问这是什么意思。
白胡子老爷爷抬起头,望着对门的高山老林,深沉地说:“可怜的人们,实话告诉你们吧!五百年前,这对门山上有一个妖孽,牛头人身,常常打家劫舍,伤生害命,方圆几十里就断了人烟。有一年,一位天神路过此地,决心为民除害,把这妖孽堵在山中的深洞里,使它变化成一头石牛,五百年后它才能复活。到今年恰恰满五百年了,石牛醒转过来,每隔三夜要来吃一回稻子,一回吃一个田。这样三三得九十天,就要吃完三十个月亮田的稻子。到那时,他膘肥体壮,浑身毛光水滑,一旦现出原形,灾难就要临头了……?”
人们绝望地叹息着:“那怎么办呢?”
白胡子老爷爷想了想,说:“可怜的人们,办法是有。对付它,需要的是机智和胆量。这畜牲在没有长毛之前,最怕稀泥巴打在身上。最好挑选一个放牛娃,于今天晚上躲在稻田里,蹲着,候到四更天,石牛会跑进稻田,等它吃完三回稻子时,马上在田里抓上稀泥巴往石牛身上摔去,一连摔上三次,要稳要狠,它就会丧命。不过千万不要放空,不然会事败人亡啊!”说毕,起身告辞,急急忙忙地走了。
天渐渐地黑下来,人们的心里格外着急,因为没找到合适的人。谁心里都明白,这一去必定是凶多吉少。
“父老们,让我去吧!”
随着喊声,一个名叫狗娃的放牛娃从人群中站出来。人们望着这十四岁的少年,虽说他机灵、胆大,但毕竟是个细娃娃,谁能忍心让他去送命呢?
狗娃看人们不做声,再次要求着:“我一定要去除掉这祸害!”
狗娃爹虽舍不得自己的亲骨肉去冒险,但为了免除后患,强忍住泪,鼓励狗娃:“孩子,你去吧,父老的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啊!”
月亮爬上了山,白蒙蒙的一片。狗娃中蹲在稻田里,心里老是咚咚的跳。他把手掌伸进泥巴里,抓了又抓,埋了又埋,不晓得有多少回数了。狗娃知道,父老们为防万一,早已抽了十几个精壮壮的小伙子,埋伏在田后边的山脚下警戒着,他并不害怕。两眼一直睁到四更初,稀泥巴也一直抓到四更初。这时候,石牛果然来了,这怪物,样子像牛,可是身上没有毛,光溜溜的,一身的嫩皮。两只尖尖的角足有两尺来长,像两把尖刀斜插在头的两边。狗娃尽量沉住气,死死地盯着。石牛刚吃完第三回稻子时,狗娃抓起泥巴,猛地朝石牛身上摔去,正好打在它的背上,它狂叫一声,朝狗娃扑过来,狗娃朝旁边一闪,石牛扑了个空。狗娃迅疾转身,绕到石牛的屁股后面,连摔三次泥巴,摔得又重又狠。石牛像挨了刀似的,“哞——哞——”有气无力地哀叫着,接着又发了疯似的向高山老林的方逃去了。
第二天清早,全村的男女老少,一齐奔向对门的高山老林,找寻石牛。在一个石岩洞里,人们发现石牛已瘫痪在那儿,一身稀泥巴还牢牢地沾在身上。这头还想复活作恶的石牛,永远成为没有生命的石头了。
后来人们根据这个传说,把无名川改成牛石川,一直叫到现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GMT+8, 2019-8-20 13:15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