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2130|回复: 67

[散文随感] 看图学庄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2-17 12: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梅朵 于 2023-12-18 08:52 编辑

                   看图学庄子

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回想走进庄子的领地了,可每次总是无功而返。原因很简单,庄子太难懂了。

难懂的并不仅仅是文字。比较而言,庄子的语言很生动,形象,文中妙语连珠。但这就好比你面对一个口才极好的人,他的每一句都讲得那么精彩。但等到他讲完以后,你才发现,你根本就没搞清他到底想告诉你什么。

发现庄子难懂的,并非我自己。唐代大经学家陆德明说,“庄生弘才命世,辞趣华深,正言若反,故莫能畅其弘致”。唐代因注释庄子而名闻天下的西华法师成玄英也认为:“其言大而博,其旨深而远,非下士之所闻,岂浅识之能究!”

即便同是研究庄子的大家,对庄子的理解也不尽相同。晋代的大玄学家郭象,在庄子逍遥游篇里有个注,他认为,庄子的逍遥游旨在告诉人们:“夫大小虽殊,而放于自得之场,则物任其性,事称其能,各当其分,逍遥一也,岂容胜负于其间哉!”我认为这个解释非常到位,说到了要害上。然而,清朝的庄子研究名家郭庆藩则认为,他的这个说法“似失庄子之旨。”

既然庄子如此难解,我认为就不如干脆将其彻底简单化。前几天,翻看自己收集的旧书,发现有一套华艺出版社1992年出版的《绘画本诸子百家》。没事儿的时候浏览一下看看,居然也有不少收获。因此,觉得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学习庄子的好办法。这段时间,正好不敢太久看手机和埋头看书,于是,就把闲置了很多年的扫描仪又找了出来,把这套《绘画本诸子百家》里关于庄子的部分做了扫描,打算开个帖子陆续分享一下。我的扫描技术,是十多年前学做电子连环画的时候练出来的。时隔多年,居然并没荒废。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10 金钱 +500 收起 理由
散文随笔 + 500 盖楼贴奖励
梅朵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已有 6 人打赏作者

谁谁 赏了楼主5心灵币 谁谁 赏了楼主10心灵币 岁月心情 赏了楼主5心灵币 梅朵 赏了楼主5心灵币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7 12: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朵 于 2023-12-18 09:14 编辑

学庄子,自然要从《逍遥游》开始。《逍遥游是诸子百家中的名篇,在思想和艺术上都可以算是《庄子》的代表作。关于《逍遥游》杰出的艺术风格,清代胡文英在《庄子独见·逍遥游》中说道:“前段如烟雨迷离,龙变虎跃。后段如风清月朗,梧竹潇疏。善读者要须拨开枝叶,方见本根。千古奇文,原只是家常茶饭也。”如今看绘画版的,不知是否还有这样的感受呢。
(本篇共29个页码,因为发帖子时网络有问题,有的贴重复了。29页以下的请忽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点评

图片只到29页,重复的部分怎么删除呢?  发表于 2023-12-17 13:36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梅朵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7 12:2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绘画本的,再来看原文,是不是就感觉轻松一些了?


                                       
                                             庄 周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

  汤之问棘也是已:“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斥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而宋荣子犹然笑之。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虽然,犹有未树也。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尧让天下于许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难乎?时雨降矣,而犹浸灌;其于泽也,不亦劳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犹尸之;吾自视缺然,请致天下。”许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犹代子,吾将为名乎?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归休乎君,予无所用天下为!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肩吾问于连叔曰:“吾闻言于接舆,大而无当,往而不反。吾惊怖其言。犹河汉而无极也;大有径庭,不近人情焉。”连叔曰:“其言谓何哉?”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吾以是狂而不信也。”连叔曰:“然。瞽者无以与乎文章之观,聋者无以与乎钟鼓之声。岂唯形骸有聋盲哉?夫知亦有之!是其言也,犹时女也。之人也,之德也,将旁礴万物以为一,世蕲乎乱,孰弊弊焉以天下为事!之人也,物莫之伤: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热。是其尘垢秕糠将犹陶铸尧舜者也,孰肯分分以物为事?”宋人资章甫而适诸越,越人断发文身,无所用之。尧治天下之民,平海内之政,往见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阳,然丧其天下焉。

  惠子谓庄子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以盛水浆,其坚不能自举也。剖之以为瓢,则瓠落无所容。非不然大也,吾为其无用而掊之。”庄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宋人有善为不皲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客闻之,请买其方百金。聚族而谋曰:‘我世世为洴澼絖,不过数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请与之。’客得之,以说吴王。越有难,吴王使之将,冬,与越人水战,大败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皲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于洴澼絖,则所用之异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所容?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

惠子谓庄子曰:“吾有大树,人谓之樗。其大本拥肿而不中绳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立之途,匠者不顾。今子之言大而无用,众所同去也。”庄子曰:“子独不见狸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东西跳梁,不辟高下;中于机辟,死于罔罟。今夫牛,其大若垂天之云。此能为大矣,而不能执鼠。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梅朵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7 12: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西- 于 2023-12-17 12:33 编辑

再附上翻译的《逍遥游》全文

                        逍 遥 游
北海里有一种名为“鲲”的鱼。它的身体极为庞大,大到不知道有几千里。鲲变成鸟,名字叫鹏。鹏的脊背,同样大到不知道有几千里。当鹏振翅而飞的时候,它的翅膀好像天边的云彩。这种鸟在海水动荡的时候便迁徙到南海。那里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大池。

《齐谐》是古代记载怪异事件的书。《齐谐》中记载:“大鹏向南海迁徙的时候,击打水面扬起的水花有三千里,由于涡旋而产生的暴风则直上九万里高空,乘着六月里的大风飞去。”大地上的游气,飞扬的尘埃,都被生物的气息吹拂着在空中游荡。天色苍茫,这究竟是它原本的颜色呢?还是由于无穷无尽的高远而呈现出来的颜色呢?大鹏在高空俯视下界也如同下界视天,只见一片苍苍,不辨本来的颜色。

再说如果水积聚的厚度还不够,它就没有足够的浮力来荷载大船。把一杯水倒在堂中的低洼处,可以漂起一根小草这么大的船,如果把杯子放上去就搁浅了,这是由于水浅而船大。风的积聚不够,那么它就没有足够大的浮力来负载巨大的翅膀。所以要飞上九万里的高空,大风就必须在它下面,然后才开始凭借风的浮力(飞行)。背靠着青天而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然后才开始向南海飞去。

蜩与学鸠讥笑大鹏说:“我们奋力一飞,能冲上榆树、檀树的枝头,有的时候还飞不到,那就落在地上罢了,哪里需要飞上九万里而去南海呢?”到郊野去的人,带上三顿饭的干粮上路,回来的时候肚子还是饱饱的。如果到百里以外的地方,那就需要夜里舂捣干粮做准备了。要是去千里以外的地方,则需要花三个月的时间准备粮食。这两只小鸟又怎么能理解呢?才智小的不能理解才智大的,寿命短的不能理解寿命长的。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朝菌不了解昼夜的更替,蟪蛄不了解季节的变化,这些都是寿命短的。楚国南部有一种叫做冥灵的树,把五百年当作一个春天,五百年当作一个秋天;上古的时候有一种名为大椿的树,把八千年当作一个春天,八千年当作一个秋天,这就是“大年”。而只活了八百岁的彭祖,却以长寿闻名,所有希望长寿的人往往拿他来做比较,这不令人悲哀吗?

汤问棘的话有这样的记载:在北边寸草不生的蛮荒之地有大海,就是所谓的天池。天池中有鱼,名为鲲,它有数千里宽,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有多长。天池有鸟叫做鹏,它的脊背好像泰山,翅膀好像垂于天际的云层,凭借着自下而上的旋风飞上九万里的高空,超越了气云,背负着青天,然后向南飞往南海。斥鴳嘲笑大鹏说:“它将飞向什么地方呢?我跳起来向上飞,不到几仞便落下来,在蓬蒿之间嬉戏,这也是飞翔的极限了。而它将飞往何处呢?”这就是小与大分别。

所以,才智可以担任某一官职,行为可以符合某一地方人的期望,德行可以符合某一国君的要求,能力可以取信于一国之民,他们对自己的看法也是如此,而宋荣子却讥笑他们。全天下的人都赞颂你,也不会更加勤勉。全天下的人都责难你,也不会因而沮丧。严守自我与外物之间的分别,辨别荣与辱的界限,宋荣子就是这样的超脱。他对于民众的声誉、评价并没有放在心上。虽然如此,仍然未能树立至德。列子乘风而行,样子很轻妙,半个月后便回来。他对于那些祈求幸福的行为,从来就没当回事。虽然能够避免步行的劳苦,然而仍有所凭借和依赖。如果能够顺应天地万物的本性,因循六气的变化,遨游于无穷尽的世界里,那还有什么可以凭借的呢!所以说,修行极高的人能顺应自然,修养达到神化不测境界无意于求功,修养臻于完美的圣人不追求名誉。

尧想让位给许由,让他治理天下,说:“日月都出来了,烛火还没有熄灭,它想为日月增添光亮,不是很难吗!雨按时令降下了,还要进行人工灌溉使土壤滋润,岂不是徒劳吗?如果先生你被立为天子,那么天下将大治,而我还占据这个位子,自认为不够资格,所以请允许我把天下交给你。”许由说:“在您的治理下,天下已经很好了,我要取代你的位置,难道是为了名声吗?名是依附于实而产生的事物,我难道要成为附属物吗?鹪鹩把巢安在森林中,也不过占有一根树枝;偃鼠在河边饮水,不过喝饱肚皮。你请回吧,天下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处!即使厨师不下厨,祭祀的司仪也没必要代替厨师去做菜啊!”

肩吾问连叔:“我听接舆说话,宏大而不着边际,说到哪里是哪里,我惊叹他的言论,好像天上银河一样漫无边际。与常理大不相符,实在是不近人情啊。”连叔问:“他说些什么?”肩吾说:“他说:‘在藐姑射那座山上住着神仙,肌肤像雪一样白,姿态婉媚如同处子,不吃五谷杂粮,终日吸风饮露,乘着云气驾驭飞龙,遨游于四海之外,他的神情专一,能使农作物不受病害而五谷丰登。’我认为他所说的话虚妄不可信。”


连叔说:“不错,盲人无法看到纹理的美观,聋人无法听到钟鼓的声音。难道只有形体上才有盲、聋这一类的缺陷吗?其实人的心智也是一样的。他指的是你这位神人,他的等待与万物混同在一起。世人祈求他来治理天下,谁肯劳心劳力把治理天下当回事呢!他这样的人,外物无法伤害到他,洪水滔天也淹不死他,天气旱热到即使把金属与石头都晒化了,土壤、山林都烤焦了,他也不觉得热。他用尘垢秕糠,也能铸造出尧舜来,谁又肯把世务当回事呢!宋国人到越国去贩卖帽子,而越国人断发文身,帽子对他们来说是无用之物。尧治理天下的百姓,掌控海内的政局,于是到汾水北边的藐姑射山上去见四位高人,怅然间忘记了自己的天下。

惠子对庄子说:“我把魏王送给我的大葫芦种子种下,收获了能容纳五石东西的大葫芦。用它盛水浆,硬度差,不能举起来。剖开用作瓢,葫芦底浅,不能装东西。它不能说不够大了,但我因为它无用而把它打破了。”庄子说:“你实在是不善于用大的东西。宋国有人善于制造防治手龟裂的药,他们家世世代代靠洗衣为生。有一回客人听说了,请求用百金买他的药方。那个宋国人聚集族人商量说:我们家世代以漂洗衣服为生,不过换回几金的收入,现在只要卖药方瞬间可以得到百金,卖给他吧。客人得到药方,去游说吴王。适值越国发难,吴王派遣他统率军队,冬天与越国人水战,大败越国人,为此吴王划地分封奖赏他。同一个防治手裂的药方,有人因此得分封之赏,有人则拿它去漂洗衣服,这就是使用上的差异了。现在先生有能容纳五石东西的大葫芦,为什么不考虑把它做成腰舟在江湖间漂浮,却为葫芦底浅而发愁?可见你的心思像蓬草一样杂乱,还没有开窍呢。”

惠子对庄子说:“我有一棵叫做樗的大树,它的根庞大臃肿,不合木工的墨线;它的小枝条卷曲而不中规矩。长在道路上,路过的木匠看都不看它一眼。现在你说的就像棵樗树一样大而无用,大家都不愿意听你说。”庄子说:“你没见过狸狌吗?压低身子伏在地上,候捕来往的猎物,一会儿东一会儿西跳来跳去,不避高低。常常触及猎人设置的机关,而死在网罗中,再看旄牛,身体庞大好像天边垂挂的云彩。它的身体能够很大,却不能捕鼠。现在你有这么一棵大树,却因为它无用而忧虑,为什么不把它种在什么也没有的地方,广袤无垠的旷野上,自由自在地在树旁悠游,或者随心所欲地睡在树下,不会遭到斧头的砍伐,也没有东西来伤害它,虽然没有用处,哪里会有什么困苦呢!”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梅朵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3-12-17 13: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看过蔡志忠的《庄子》漫画彩版,觉得蛮有意思。今天再跟着老师看看你的这个连环画。不过这样一页一页的扫描会不会太繁琐辛苦啊,东西老师慢慢贴,我们慢慢看。
发表于 2023-12-17 13: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这是多么巨大的工程啊,费你多少精力啊,做得太好了!
这样阅读庄子的文字,多简便啊,太感谢东西老师的付出!
你竟然保存着这么好的绘画本,真是有心认真读书之人。
一再说我国文化古老深邃源远流长,看看这些古老的深邃的文字,咱就明白了什么是古老什么是文明什么是精华。。。
庄子的思想、认知,无人企及~~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7 14: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谁谁 发表于 2023-12-17 13:47
以前看过蔡志忠的《庄子》漫画彩版,觉得蛮有意思。今天再跟着老师看看你的这个连环画。不过这样一页一页的 ...

果然是同好,想到一起去了。

我还有个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漫画庄子》。但感觉不如这个版本更好一些。

是有点繁琐。不过,当年做电子连环画就练出来了。我当时还是连盟原创组的成员之一。每天有点空就扫描着玩。一本连环画,多的有二百多页的,就那么一页一页的扫描,然后再后期处理一下,慢慢来呗。

点评

老师,其实我昨天写了一段文字,恰好也提到引用了庄周蝴蝶梦的句子。今天看到你也正开贴说庄子。那就一起品读吧。有空我再来细看与老师交流。  发表于 2023-12-17 20:31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7 15: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人迟暮。 发表于 2023-12-17 13:55
老师,这是多么巨大的工程啊,费你多少精力啊,做得太好了!
这样阅读庄子的文字,多简便啊,太感谢东西老 ...

美人姐,不用客气,我也就是扫描着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能有人一起看,自己就算没白忙活。

庄子的著作确实都很精彩。这篇逍遥游里就有多精彩的言论,像小年大年,无用之用,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都值得好好体会。
发表于 2023-12-18 09: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朵 于 2023-12-18 09:22 编辑

东老师,你的图片那一楼,估计是开始上传过附件,帖子没发出来,又反复的重新上传的之后图片发出来了,却也又使用了之前的附件,这样图片就重重叠叠了。

连我都没法修改,我只能把能看到的附件删掉了,但图片还显示着,也不少,只是我找不到图片的附件在哪里,就没法调整或删除。

我只能把你沙发楼的图片重新贴了一遍,放这里:
































发表于 2023-12-18 09: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朵 于 2023-12-18 10:38 编辑

单单从逍遥游来看,庄子的思想是把人放置于更广阔的时空中了,在那个大多人的观念还停留在天圆地方,目光不过千尺,行程不过几百里,生命也不过几十年的战国时代,庄子已经有了宇宙时空无边无际的概念和思维。

我一直感觉春秋战国的诸子百家,是人类智慧的一个大爆发,其人文思想成就是现当代无法比拟的。

现代人是先进只是技术层面的,人文思想和智慧是在退化的,人们越来越活的像机器了。

很多现代技术带来的便利感,也已经成为一种枷锁,控制了人们的思想和能力的发挥。

就像连环画15,列子对风的依赖。


依赖就被控制和挟持,就已经影响到个人对本人能力的接纳和认可,也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自由。

我的理解可能还肤浅、偏颇、片段化,毕竟领悟到什么和能够用语言表达出来,还有很大的距离。


希望能多看到东老师的解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 粤ICP备2022134291号-1 )

GMT+8, 2024-7-20 05:29 , Processed in 0.049073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