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楼主: 静待..花开

[网事阑珊] 秋天的童话 我的龙族故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8 13: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静待..花开 于 2021-1-28 15:04 编辑

。。。。。。
。。。。。。
。。。。。。
。。。。。。
“怎么不说话?”龙妃问道。
龙妃的声音与梦梦不同,如果让我形容的话,梦梦像一个可爱的小兔子,而龙妃的声音却用现在的话来讲,算是御女型,显得很成熟。
“没,只是很惊讶你会给我打电话”我回道
“我从龙舞那里得到的电话号”
“有事吗”
“封了龙族,建立反龙族,为什么呢”龙妃问道。
“没为什么,就是不爽”
“因为我?”
“。。。。”
细想起来,做这一切的原因,龙舞应该算是罪魁祸首吧,当然,龙妃也是为我这把火浇了一点油
“也不全是”我回答道
“真不明白你为什么生这么大气”
“当时在聊天室,我说我走了祝你玩的开心,你为什么没理我,我是可有可无吗,作为一个朋友来说难道得不到一句挽留吗,哪怕是虚情假意”我大声道
“当时我在为你的事和龙舞吵架啊,还没来得及私聊你你就走了。”龙妃也激动了起来
“为我吵架?”
“对。。。。”

我和龙妃在电话里聊了好长一段时间,原来我在龙妃那里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可有可无,我问她我们算朋友吗,她说当然,当她问起我是不是真的喜欢她的时候,我又一次承认了。我很怕她问我梦梦,因为我知道我把一个渣男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其实,不用管那些曾经的恩爱是不是耳光,不用想那些说过的誓言是否苍白,也不用去验证那些幸福是否能够长久,在那时那刻,都是出自真心的,这所有的,都值得珍藏,那些青春,没有白费。人这一辈子,可以做错事,可以做傻事,但绝不能做坏事,人生就是这么回事。。。

挂电话之前,她让我去一个我没听过的聊天室等她。来到网吧,找到了那个聊天室,里面只有三五个人,等了一会,龙妃来了,紧接着,天龙。。。也来了。

我很惊讶天龙会来这里,龙族的族长,如此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从认识他开始就没见他说过几句话的人,竟然来找我了。
“你的事龙妃和我说了”天龙说道
“哦。。。”我回道
“并不是因为你封了聊天室或者建立反龙族我才来找你”
“嗯。。。”
“他和龙妃的说法有一些不一样,但龙舞和我是现实中的朋友”
“然后呢。。”我挑了挑眉毛
“我只是想告诉你,龙舞是我现实里的朋友”
“现实朋友又怎样”我不明所以的回道
“不管谁对谁错,我想请你给我个面子,结束这些荒唐事”
“荒唐?我不觉得荒唐。我觉得很开心,挺过瘾”
“幼稚”
又一个来说我幼稚的,天龙刚说完这句话,我一脚把他踢出了聊天室,并且封了他的IP,在封IP的那一刻,我看到龙妃也一起被封了,难道他俩在一起?因为踢掉IP两个人一起掉,所以他俩一定是在一起的。我皱着眉头,嫉妒的火焰又席卷全身,想起我心爱的女人和另一个男人坐在一起,还老公老婆的喊得那样的甜蜜,我的怒火无法发泄。
打开软件,见到聊天室就炸,炸了不知道多少个,一直到我进入某个聊天室后,就有人主动求我不要炸,不要封。龙族的极速狂龙又一次火了一把。晚些时候,在反龙族里,我见到了几个家族的老大来找我,分量最重的便是皇族,皇族的二当家连天来了,想跟我联盟,联什么盟,无非就是冲着我的封室迫击炮来的。当初建立龙族的时候,宗旨就是不同流,不合污,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们的恩怨我没兴趣。皇族的连天见我不怎么理他后,也惺惺的走了。我打开软件,直奔龙族大本营。就这样,炸炸炸,封封封,发泄我的怒火,为我逝去的爱情宣泄着。

这些日子,龙族被我搅得天翻地覆,反龙族的成员越来越多,成员间以前积累的矛盾在这一刻被彻底激化。我和梦梦还是不温不火的持续着,自从那天踢出天龙后,龙妃也没与我联系过。碧聊这个大网站也因为我的封室软件而做了很多调整,这期间我也从简单的基础开始学习,学会了更深一层的黑客技术,我学会了DDOS,学会了如何抓鸡,我的账号和IP一直被不停的封停,但是学会更换虚拟IP的我,也是游刃有余。网站的个人收件箱里收到了碧聊发来的警告信,尽管如此,我还是依然我行我素。

其实在当时,碧聊给我的警告信里我也读懂了一些意思,简单明了,帮派家族斗争不干涉,但是封闭付费聊天室对碧聊和碧聊的用户很不公平,并且扰乱了他们的正常工作与权益。其实这事放在现在也是一样,我如果是网站的主管的话,我希望你们打的越热闹越好,因为越打越火,我的用户就会越来越多,尤其是那个比较乱的年代,网络是个自由的地方,没有那么多的约束和规则,最后,在与碧聊的几次较量后,我们签订了一个协议,休战了。

协议的内容是,我不再封聊天室,而他们答应我提出的条件,那就是,我成为了超级管理,可以任意进出所有聊天室,聊天室的任何管理员没有权限能把我踢出去,我不但可以踢聊天的人,还可以踢掉聊天室的管理员。还有一个最拉风的,就是我只要一进入聊天室,就会有几个鲜红的大字显示“超级管理员XXX从天而降”

获得超级管理员身份后,我穿起*反龙族--极速的马甲,进入了秋天的童话,龙族的大本营!

点评

好的,多谢。  发表于 2021-1-28 15:04
秋天的童话?通字改一下  发表于 2021-1-28 13:53
 楼主| 发表于 2021-1-28 14: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血红的几个大字-------超级管理员 *反龙族--极速 从天而降
聊天室列表里,我排在第一个,名字也是红色的,就是这么与众不同!我红色名字的下面,是绿色的管理员,再下面是黑色的普通网友。在绿色管理员这里,我看到了龙舞。
“傻鸟”我公屏里直接聊了一句龙舞
“。。。。”龙舞没有说话
“踢不动吧?”我又讥笑道
“。。。。”龙舞还是没说话,估计这会也是蒙了吧
“拜拜~”说完,我一脚把龙舞踢出了聊天室。聊天室里又是几个鲜红的大字,‘超级管理员 *反龙族--极速 把 *龙族--龙舞 踢出了聊天室’
哈哈哈哈哈,这一脚,是真过瘾啊,网吧沸腾了,聊天室也沸腾了,其他的管理人人自危,生怕我不知道啥时候给他们也来一脚。不过,我没有这么做,因为我只讨厌龙舞。就这样,一个不和谐的场面让所有人都比较尴尬,龙族的大本营,全是龙族的成员马甲,最上面一个,是一个红色的反龙族马甲,让我显得是那么的与众不同,拥有特殊权利的我,觉得我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拥有了这个权利后,我更喜欢穿着反龙族的马甲来龙族聊天了,因为他们再生气也拿我没办法,在聊天室,我只踢过龙舞,天龙来了我也没有动他,我只想告诉大家,我只与龙舞有矛盾。
这期间,很多老朋友也都劝我回来,龙族与反龙族的都战斗也不再那么明显了,我和龙妃也破天荒的进入了每日一聊得阶段,反龙族的解散,因为龙妃的一个电话。

那时候我与龙妃是暧昧的,是说不清的一种关系,其实我觉得这种暧昧比确定了的关系还要美好,就像看一个穿了丝袜而没穿内裤的女人,那样若隐若现。相比于赤裸裸的激情和释放后的失落而言,我更喜欢前者。所谓事前淫如魔,事后圣如佛,我还是喜欢我当魔的这个过程。隐隐约约,越是得不到,就越想伸手抓住,好像得到了,却又仿佛没得到,这感觉,妙!

一天晚上,龙妃给我打来了电话,我俩像往常一样在电话里聊着,当初给我御女形象的龙妃,慢慢的也变成了温柔的小兔子,银铃般的笑声勾动着我的心弦,真想抱一抱她。
“我们通信吧”龙妃说道
“好呀,我家里的旧报纸和书还没扔”我开玩笑道
“真坏,我是说正常的通信,写字啊,写字懂不懂嘛”
“好吧,当初我寄给你的信,你也该给我回一封了。”我说道
“好,把你幸福后花园的详细地址给我”龙妃也笑道
“我想。。我想要一张你的照片好吗”我小心的问道
“为什么呀。。。”
“因为有了你的照片,我就可以每天都看到你呀”
“。。。。。”龙妃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
“怎么,怕天龙知道?”我问道
“。。。。。”龙妃还是沉默着
“你俩是现实中的情侣吧,我知道,如果是真的,那就不要给我照片了,我怕你的天龙会生气”我生气道
“怎么会,姐姐不会生气的”龙妃急忙说道
“姐。。姐姐?”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对呀,天龙是我姐姐。。。”龙妃小声的说道。。
“天龙。。。原来是个女人???”我瞪大了双眼,瞬间就坐直了身体。
“嗯,这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
“好好。。。。”
竟然是个女人,天龙竟然是个女人!!!!!太让我震惊了!现在回想起来,他的一言一行,还真的有点娘娘们们儿的。。
得知这个重大消息后,我没有告诉任何人。随着封室迫击炮的不再出现,我与龙族的争斗也是几乎没有了,反龙族的人也大多数回归了龙族,龙舞也不再招惹我了,这一天,我解散了反龙族,重新穿起了我的极速狂龙马甲,当然,超级管理的权限也被我变更到了极速狂龙的马甲上。天龙也来过几次,见我回来了,在龙族族谱里,加了一个堂,叫做‘圣武堂’,堂主极速狂龙,组员空白一片

这个堂只有我自己,所以显得更加的霸气威武,牛逼闪闪。

梦梦龙从只言片语中发现了我与龙妃的暧昧,在大厅里质问我,在她歇斯底里的胡闹过后,龙妃只说了一句话。

“极速,你选一个吧。。。。”


啊。。。。。。。。。!!!



(休息,休息一会。。。)
发表于 2021-1-28 16: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      过瘾  过瘾 。
 楼主| 发表于 2021-1-28 16: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此话一出,不止是我惊讶了,整个龙族都震惊了。天龙的老婆,龙族的皇后,竟然被撬了。
我只思考了5秒,便有了选择,我点上支烟,故作为难的磨蹭了一会,然后缓缓的对梦梦打出“对不起。。。”
“我恨你。。”梦梦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我仿佛看见了一个披头散发,满脸泪花并带着无比怨恨的女人。
梦梦离开了聊天室,当看到她走的那一幕,我的心隐隐的疼了一下。一个曾经多么乖巧懂事的女孩,每天陪伴在我的身边,默默的支持着我所做的一切。梦梦啊,我负了你一时是不想耽误你一辈子。我本就是个渣男,我心里有个琪琪,嘴里含着个龙妃,手里还捧着你。。。

马不停蹄的错过,轻而易举的辜负,不知不觉的陌路,在梦梦走后的没几天,我便不再有隐隐作痛了,相反,我跟龙妃,算是正式的走到了一起。这下,在所有家族中,我更加出名了,封室迫击炮,成立反龙族,跟碧聊老大的较量,龙族天龙的妥协,圣武堂堂主,最后还抢了天龙的老婆。。。

简单说说龙妃吧,上海人,19岁,在某女子高中上学,长相酷似当年港片里的美女,青涩中略带一些成熟,知道周慧敏吗,神似!!!姐姐是天龙,25岁,上海某家族企业的高管。龙妃原名书瑶,从此以后,龙妃便成为了我的小瑶瑶~

我和龙妃的感情迅速的升华着,天龙来了也没有提起过此事,大家也便不了了之了。最恨我的,我知道,其实是龙舞。搞了好多小动作,但对我来说也都无所谓了。
后来,又发生过很多次的家族战役,当然,身为龙族圣武堂堂主的我,当然是首当其冲,现在已经不需要封室了,只需要进去踢掉几个管理,然后坐镇指挥,大军随后冲杀,几乎是战无不胜。后来有好事者曾经写过一篇名为《龙族十大风云人物》的文章,我排在第二位,极速狂龙,地位仅在天龙之下。文中记录了我的所有龙族过往,可惜当时没有保存下来,不然,如果现在能拿起来在看看的话,该是多么美好的一段回忆啊。

龙妃给我邮寄了好多的照片,每一张都非常的漂亮,以至于每晚我都一只手拿着照片,另一只手。。。。。。

就这样,我迎来了我99年的最后一个暑假,一个不同寻常的暑假。

龙族里依然还是那么的热闹,因为我的传奇,吸引了好多的美眉慕名而来,每次我都是在众女人迷离的眼神中潇洒而来,款款而谈。为此,龙妃也吃了不少醋,不过每次都被我的巧舌哄得喜笑颜开了。龙族里来了一个女孩,叫小凡龙,大美女一个,追她的人有好多,尤其龙舞,那是跟狗一样的往上舔啊。小凡龙很热情,和每一个人都聊得很开心,尤其对我,似乎热情的有点过了头。龙舞大发醋意,但是他拿我没办法,只好去找龙妃添油加醋,龙妃也总是因为小凡和我吵架,弄得我也是很烦。其实我对于小凡龙这个事,起初我是没有什么兴趣的,不过后来经常被误会,我反而来了兴趣。后来,我第一次被表白了。那天,小凡龙给了我一个网址,我点开一看,是一个个人主页,就是网友自己做的一个网页,展现自我的那种。里面有她写的诗和心情记录,而且还有日记,仔细一看,里面写的一切都是关于我的,原来,小凡龙一直喜欢我,算是暗恋吧。

对于小凡龙的表白,我没有心动,婉转的拒绝了她。因为我喜欢的,是龙妃。小凡龙向我表白的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事情算是这样过去了,随着时代的前进和年龄的增加,现在好多人已经不局限于只在网上联络了,见网友这件事已经不算稀奇事了,但是也只是局限于同城的吧,外地见网友,从经济上来说,就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最大的障碍了。聊天室里,今天谁谁谁和谁谁见面了,这个和那个见面了,这个和那个在一起了,比比皆是。于是,另一种玩法兴起了,叫串亲戚。

这个串亲戚,其实挺霍霍人的,就是三五个人结伴而行,来到各个朋友的城市去玩,接待这些得人,就负责吃吃喝喝,游玩一下。有冲着兄弟情义来的,有的则是借着这个来见一见网上的老婆老公的。我没串过亲戚,我没钱,也没有时间。我们这个网吧也陆续接待过几波兄弟,除了吃吃喝喝,也没什么好玩的。但让我惊讶的,是小凡龙,听说她从南往北已经串了一路了,见了这个姐姐见了那个妹妹的,这次,她来见哥哥了,当然,这个哥哥不是我。

龙族里有个叫雾隐龙的,是个一直追求小凡龙的男人,也是天津人,但是是市区的,我们这是市区的一个郊区,隔着两个小时的路程,所以也就没见过面。

这一天,我接到了小凡龙的电话。
“我到天津了,你不来见见我吗”小凡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可是却像个老熟人一样的口吻。
“哦,你来天津了”我回答道
“对呀,我来找雾隐了,玩两天就走,特别想见见你”
“我们这是郊区,离市区还很远呢”
“哎呀,我离着一千多公里我都来了,你就来见见我嘛”小凡说道
“哦,我安排安排吧。。”

其实我不是不想见,其实我也是挺心动的。虽然有了龙妃,但总是见不到摸不到的,光有心灵的抚慰还是不够的,毕竟我当时也是那个年龄嘛。。。对吧。
再想想,一个女孩,敢一个人跑出来天南地北的见网友,还是个大美女,想起来,总觉得心里痒痒的,更何况,她还曾喜欢过我。于是各种幻想便涌上了心头,一些看过的小电影的画面怂恿着我的荷尔蒙,我动心了。。。。当时对我最大的阻力,不是对龙妃的愧疚,而是没有钱。出去接待网友,总要进点地主之谊吧,这手里没钱这可怎么办。于是我想起了大磊,找到大磊的时候,大磊只借给了我50块,还有一部诺基亚的手机,再加上我回家偷的我妈的200块钱,揣着这个250,我出发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1-28 17: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话一出,不止是我惊讶了,整个龙族都震惊了。天龙的老婆,龙族的皇后,竟然被撬了。
我只思考了5秒,便有了选择,我点上支烟,故作为难的磨蹭了一会,然后缓缓的对梦梦打出“对不起。。。”
“我恨你。。”梦梦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我仿佛看见了一个披头散发,满脸泪花并带着无比怨恨的女人。
梦梦离开了聊天室,当看到她走的那一幕,我的心隐隐的疼了一下。一个曾经多么乖巧懂事的女孩,每天陪伴在我的身边,默默的支持着我所做的一切。梦梦啊,我负了你一时是不想耽误你一辈子。我本就是个渣男,我心里有个琪琪,嘴里含着个龙妃,手里还捧着你。。。

马不停蹄的错过,轻而易举的辜负,不知不觉的陌路,在梦梦走后的没几天,我便不再有隐隐作痛了,相反,我跟龙妃,算是正式的走到了一起。这下,在所有家族中,我更加出名了,封室迫击炮,成立反龙族,跟碧聊老大的较量,龙族天龙的妥协,圣武堂堂主,最后还抢了天龙的老婆。。。

简单说说龙妃吧,上海人,19岁,在某女子高中上学,长相酷似当年港片里的美女,青涩中略带一些成熟,知道周慧敏吗,神似!!!姐姐是天龙,25岁,上海某家族企业的高管。龙妃原名书瑶,从此以后,龙妃便成为了我的小瑶瑶~

我和龙妃的感情迅速的升华着,天龙来了也没有提起过此事,大家也便不了了之了。最恨我的,我知道,其实是龙舞。搞了好多小动作,但对我来说也都无所谓了。
后来,又发生过很多次的家族战役,当然,身为龙族圣武堂堂主的我,当然是首当其冲,现在已经不需要封室了,只需要进去踢掉几个管理,然后坐镇指挥,大军随后冲杀,几乎是战无不胜。后来有好事者曾经写过一篇名为《龙族十大风云人物》的文章,我排在第二位,极速狂龙,地位仅在天龙之下。文中记录了我的所有龙族过往,可惜当时没有保存下来,不然,如果现在能拿起来在看看的话,该是多么美好的一段回忆啊。

龙妃给我邮寄了好多的照片,每一张都非常的漂亮,以至于每晚我都一只手拿着照片,另一只手。。。。。。

就这样,我迎来了我99年的最后一个暑假,一个不同寻常的暑假。

龙族里依然还是那么的热闹,因为我的传奇,吸引了好多的美眉慕名而来,每次我都是在众女人迷离的眼神中潇洒而来,款款而谈。为此,龙妃也吃了不少醋,不过每次都被我的巧舌哄得喜笑颜开了。龙族里来了一个女孩,叫小凡龙,大美女一个,追她的人有好多,尤其龙舞,那是跟狗一样的往上舔啊。小凡龙很热情,和每一个人都聊得很开心,尤其对我,似乎热情的有点过了头。龙舞大发醋意,但是他拿我没办法,只好去找龙妃添油加醋,龙妃也总是因为小凡和我吵架,弄得我也是很烦。其实我对于小凡龙这个事,起初我是没有什么兴趣的,不过后来经常被误会,我反而来了兴趣。后来,我第一次被表白了。那天,小凡龙给了我一个网址,我点开一看,是一个个人主页,就是网友自己做的一个网页,展现自我的那种。里面有她写的诗和心情记录,而且还有日记,仔细一看,里面写的一切都是关于我的,原来,小凡龙一直喜欢我,算是暗恋吧。

对于小凡龙的表白,我没有心动,婉转的拒绝了她。因为我喜欢的,是龙妃。小凡龙向我表白的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事情算是这样过去了,随着时代的前进和年龄的增加,现在好多人已经不局限于只在网上联络了,见网友这件事已经不算稀奇事了,但是也只是局限于同城的吧,外地见网友,从经济上来说,就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最大的障碍了。聊天室里,今天谁谁谁和谁谁见面了,这个和那个见面了,这个和那个在一起了,比比皆是。于是,另一种玩法兴起了,叫串亲戚。

这个串亲戚,其实挺霍霍人的,就是三五个人结伴而行,来到各个朋友的城市去玩,接待这些得人,就负责吃吃喝喝,游玩一下。有冲着兄弟情义来的,有的则是借着这个来见一见网上的老婆老公的。我没串过亲戚,我没钱,也没有时间。我们这个网吧也陆续接待过几波兄弟,除了吃吃喝喝,也没什么好玩的。但让我惊讶的,是小凡龙,听说她从南往北已经串了一路了,见了这个姐姐见了那个妹妹的,这次,她来见哥哥了,当然,这个哥哥不是我。

龙族里有个叫雾隐龙的,是个一直追求小凡龙的男人,也是天津人,但是是市区的,我们这是市区的一个郊区,隔着两个小时的路程,所以也就没见过面。

这一天,我接到了小凡龙的电话。
“我到天津了,你不来见见我吗”小凡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可是却像个老熟人一样的口吻。
“哦,你来天津了”我回答道
“对呀,我来找雾隐了,玩两天就走,特别想见见你”
“我们这是郊区,离市区还很远呢”
“哎呀,我离着一千多公里我都来了,你就来见见我嘛”小凡说道
“哦,我安排安排吧。。”

其实我不是不想见,其实我也是挺心动的。虽然有了龙妃,但总是见不到摸不到的,光有心灵的抚慰还是不够的,毕竟我当时也是那个年龄嘛。。。对吧。
再想想,一个女孩,敢一个人跑出来天南地北的见网友,还是个大美女,想起来,总觉得心里痒痒的,更何况,她还曾喜欢过我。于是各种幻想便涌上了心头,一些看过的小电影的画面怂恿着我的荷尔蒙,我动心了。。。。当时对我最大的阻力,不是对龙妃的愧疚,而是没有钱。出去接待网友,总要进点地主之谊吧,这手里没钱这可怎么办。于是我想起了大磊,找到大磊的时候,大磊只借给了我50块,还有一部诺基亚的手机,再加上我回家偷的我妈的200块钱,揣着这个250,我出发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1-28 17:5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凡龙当初打电话,是用的雾隐的电话,后来我了解到,这哥们叫强子,在市里倒腾二手手机的,年龄比我大了几岁,也属于底层拼搏的普通人,但是经济上要比我强很多。当我给那个手机号打过去的时候,是强子接的,强子在电话里虽然显得很热情,但是我能听出来他的别扭。因为他知道,小凡是喜欢我的。尽管是这样,我还是毅然决然的坐上了长途汽车。这里面还有个小插曲,我们见面的地方不是长途汽车站,而是火车站,小凡到了天津后,便一直和强子在火车站等我,他们以为我是坐火车来的,还害得我打车花了10块钱。在火车站的广场,我们见面了。

初见小凡,用两个字来形容,便是惊艳。跟我年龄相仿的年级,却显出比我多很多的成熟。是呀,一个敢自己走天下见网友的女孩,应该不能叫女孩了,应该叫女人了。
见面后,我是很拘谨的,但是小凡却显得很大方,强子更是满脸的虚情假意。我们走了一会儿,就去了一个烧烤摊,喝了几瓶酒,聊了聊天,还别说,别的经验我不行,但是这个聊天还是挺有本事的,逗得小凡前仰后合的,我们三个人在其乐融融中结束了这顿烧烤。回到了雾隐的家中,是一个老旧小区的居民楼,打开门,目测只有20平米不到,一个衣柜,一个桌子,一张床,连厨房都是在楼道里公用的。小凡放好行李后,我看着眼前的场景,也尴尬了,怎么安排?我跟强子去外面睡?小凡在这里睡?还是小凡去旅店睡,我跟强子在这儿睡?又或者是我和小凡一起。。。正胡思乱想着,小凡说,我们去上网好不好。于是,我们三个人便来到了楼下的网吧。期间,强子买了好几瓶啤酒过来,说他晚上喝酒成习惯了。我也就陪着强子喝了一瓶。
来到网吧,首先在座椅上,我就有点小激动,我坐下后,小凡坐在了我的左边,而另一边没空位了,强子只好坐在了我的右边,于是我离小凡比强子近很多,那时候我就觉得很有优越感。在龙族聊了会儿天,龙族里的人知道小凡龙去找雾隐了,都跟着起哄,什么孤男寡女的,什么的干柴烈火的逗来逗去,小凡龙也很聪明,没有透露出我也在这里这件事,我跟龙妃也是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因为我的心现在都在我左边的这个美女身上。不知不觉,已经晚上快1点了,强子之前办好了通宵的服务,看来今晚要委屈在网吧了,正无聊的翻着网页,小凡突然小声对我说,“极速,我困了。。”
“哦。。那困了怎么办啊。。你趴着睡会?”我也小声的答道
“我想回去睡。。。”小凡望着我
“哦,好。。”我扭过头来想告诉强子,强子却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因为晚上的烧烤他喝了不少,来网吧又是喝了好几瓶,估计是心里别扭吧。我试着叫了叫强子,他睡得太沉了,我叫不醒他。
“雾隐睡着了,怎么办”我转过头对小凡说道
“你看看他钥匙在不在,你送我回去吧”小凡眯着眼看着我
“哦。。。。。。”
那时候的钥匙都别在裤袋上,一大串,跟传呼机一起,叮叮当当的好像很时尚。我偷偷的解下了钥匙后,说“走,我送你回去”
凭着记忆,我俩抹黑走回了强子的家,顺利的打开了门,小凡一进屋就躺倒了床上。。。此时的我,拿着钥匙站在门口。。。
看着床上的小凡,一身浅白色的运动装,完美的身材,躺下后那一对隆起的胸部随着呼吸上下的动着。。。哦。。。。。。。。。哦。。。。
我站在原地咽了一口唾沫,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是年少的我,是真的不经世事,虽然心中有万马奔腾,但正人君子这个词,在那个年代还是很流行的。
“你。。你睡吧。。我。。我走了”我憋红着脸,结巴的说道
“你别走,我害怕”小凡坐了起来对我说道
“哦,那我不走。。。你害怕我就不走。。。我。。我不走我睡哪里啊。。。。”我局促的说道。
“管你睡哪里。。”说完,小凡就又躺下了。。。闭起了眼,假装睡觉了。
我就这样傻子似的戳在原地站了好久,看了看周围,确实是没地方可以睡得,五分钟之后,我鼓起了勇气,向前慢慢挪着,来到了床前,慢慢的坐了下来。小凡还是没有动,好像睡着了一样,我又像个傻子一样,在床上楞是坐了五六分钟后,小凡小声的说道“躺下。。睡吧。。”
“哦。。。。”

强子家里的床是一个比单人床大一点的小双人床,床上只有一个枕头,听小凡说完后,我便躺了下来,也顺势的躺在了枕头上。我平躺着,小凡面对着我,我用眼角的余光一直在瞄她。。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一头波浪发快到了腰间,眼睫毛好长啊。。。。。
像以前一样,我又挺尸了。。。。还没等我做完思想斗争,小凡的一只胳膊搭在了我的身上。。。挺尸了3分钟后,我转过了身,面对着小凡了。。。就这样,看着她美丽的脸庞,小凡也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时,我们拥抱了。。。我轻轻的吻了下去。。。。所谓吻技好,也会有快感。。。这一吻。。我酥了。。软了。。却也硬了。。。
接吻是世界上唯一一件让人情不自禁闭上眼睛的事情,感觉整个世界在接吻的那一刻都停止了,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用尽所有的语言都形容不出的美好和幸福的感觉,尤其是和一个美女接吻,你能想象的到吗。。呼吸声被我的心跳声盖过。。仔细听的话,应该是两个心跳声,同样的,小凡也是。。
唇与舌的柔软,如此的香甜刺激着我浑身的细胞。。我的手也不听使唤的向上摸去。。。摸到了。。。“嗯。。。。”的一声,从小凡的鼻中呼出来。。。
我去。。。。。。

就当我的手向下游走的时候,小凡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别。。我大姨妈来了。。”
“我靠!!!”
“嘘。。。小点声”小凡手指放在了我的嘴边。。
“那怎么办,你这不是折磨我嘛。。。”我焦急的说道。
“那也没办法啊。。大姨妈来了也不怪我啊。。”小凡娇羞道。。
“我不信。。。我摸摸。。。”
我俩正在嘻嘻的打闹着,忽然听到了仿佛哪里传来了哭声。。。。仔细一听,声音来自门外。。。

我下床打开了灯,打开门的那一刻。。。一个泪流满面的男人蹲在了门外。。。哭的像个孩子。。。。
“强。。。强子。。。。”我惊讶道。。。
 楼主| 发表于 2021-1-28 18:5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静待..花开 于 2021-1-28 20:12 编辑

差点脱离处男之身的我,没有为爱情鼓起掌,反而,却让一个大男人在我面前痛哭流涕,这算不算是双重失败。
“强子,你这是干嘛”说着,我便去拉他起来。
这一拉,他哭的反而更大声了,怎么拉都拉不起来。。。一个大男人牛叫似的哭声传遍了整个楼道。我连拉带拽的终于把他弄了进来。
“你哭啥,你哭啥啊。。。”我说道
“。。唔。。。”强子抽搐着没说话
“我俩啥也没干。。”我急忙说道
强子此时睁开了眼睛,说道“我都听到了。。”
“你听到个屁了,我俩啥也没干你听到啥啊。你看我脱衣服了吗”说完,我站起来双手向下一瘫,展示了一下。
“那是干完了吧。。。”说着,强子又哭了
“我去。。。”我无奈道

“雾隐哥哥,你这是干嘛呀,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小凡坐在床上慢慢的说道。
看着小凡沉稳的表情,遇事不慌的姿态,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雾隐哥哥,我一直把你当哥哥看待的。来之前我也跟你说过,我只是你的妹妹,你这样就真的没意思了。”小凡又说道。
此时的强子也不再哭泣了,点着了一只烟,说道“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只要能远远的看看你就好。。”
我去。。。听着强子的话,我也有点感同身受的感觉 ,一个男人的卑微,无奈。。。
“可是,你俩今晚做这个,我真的接受不了。。。”强子又是深沉的闭上了眼睛,泪水从眼角挤了出来。。。

“强子,我俩真没干啥,小凡说困了,我就是送她回来睡觉的”我说道
“刚才在网吧我被尿憋醒了,一看你俩都不在了,找不到你们,我再一看我钥匙没了,我就知道你俩肯定是回来了。。。”强子说道。
“哎。。”我也是一声心虚的叹息。我知道,如果今晚小凡亲戚没来的话,我这爱情的掌声,肯定是啪啪啪啪的响起来了。。

“我困了。。你们走吧”小凡说完,躺下了。
我跟强子对视了一眼,出了房门,我还特意的没有关灯,因为我怕小凡怕黑。。现在想想,我真脑残。
一路无话,我俩到了网吧,强子也精神了,也不困了,我也挺无奈的,这叫什么事啊。。。
“你喜欢小凡吗”强子突然问道。。
“开玩笑。。我有龙妃的好不好。。”我急忙回答道。
“我能看出来你也喜欢小凡”强子跟个神经病似的看着手里的香烟
“你真有病。。我说了我不喜欢她,你还不信”
“行啊,就当你说的对吧”说完,强子不再说话了。我也没再理他了
过了一会,强子悠悠的冒出来一句。。“你来看小凡,龙妃知道吗。。。。”
我去。。。。。我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望着他。。。这孙子不会是因爱生恨了吧 。这一刻,我仿佛看到了他邪恶的嘴角微微的上扬着。。。

“你想干嘛啊。。。”我问道。
“没事啊,就是问问。。。”
“我只是拿小凡当妹妹,来这也没什么别的目的”
“哦。。那就好。。”

强子不说话了。。我在内心分析了一下,我估计他不会现在就撕破脸告诉龙妃的,估计说这些话只是威胁一下我吧,用龙妃来约束一下我。


第二天,我们回到了家,小凡已经起床了,我进了屋子一头扎进枕头里,困得不行了,小凡让强子也睡会,强子这牲口说,“我不困,我习惯了。”
你习惯,你习惯个屁,昨晚困得都从椅子上出溜到桌子下面了,你不睡觉是不是怕我俩在你睡着的时候又干点啥,算了,你爱睡不睡吧,我是睡了。。一直睡到中午,我被一阵电话声吵醒了。。。。电话响了好久,我还以为是强子的,经过强子提醒后,我才知道是我带来的那个电话响了,呵呵,电话是借的,所以来电话了不习惯嘛,电话一接通,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一下让我睡意全无。
“你干嘛去了!!”一声怒吼。。。
这不是我爸的声音吗。。。。。。。
“啊。。啊。。。爸。。啊。。。我、。、我出来玩了”我慌乱的回答道。
“你偷你妈钱了吗?”我爸在电话那头问道。
“嗯。,,,”
“什么时候回来?”我听出了我爸愤怒的语气。
“回头再说,回头再说。。”说着,我慌乱的挂断了电话,并且关机了。
不知道旁边的他俩听没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反正我的失态也是挺尴尬的。
“是叔叔吧,让你回家?”强子说道。
“嗯,。,。没事”我回答道。
“家里着急了吧,要不就赶快回去吧”强子又补刀道。
“没事没事。哈哈”我勉强的笑了笑。

收拾了一下,我们三个人出去吃饭了。经过了昨晚床上的事情,我和小凡好像有默契似的总走到一起,走路的时候手也会不经意的时不时碰到一起。也会时不时的互相偷看一下对方,当然,做这一切都要避着强子,仿佛偷情一般,这种感觉一直到现在都会让我觉得兴奋。。。在强子的陪同下,我们逛了金元宝,滨江道这些购物广场,下午还去了动物园,再次来到动物园,我想起了琪琪,最后一次来动物园,是我牵着琪琪的小手来的,那时候我们一起喂猴子,喂狗熊,她像只小绵羊一样走到哪里都牵着我的手。。。啊。。。琪琪,我想你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1-28 19: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静待..花开 于 2021-1-28 20:07 编辑

就这样,来到了晚上。强子提议给小凡安排个宾馆,我和强子回家里睡,虽然我挺沮丧的,但是在当时对于我来说,也是没什么办法。
安排好小凡后,我和强子回到了家中,躺在床上,我终于理解了什么叫辗转反侧,这样一个大美女独守空房,而他的有情郎却在这边只能无奈的叹气。强子因为两天没睡了,此时睡得像个死猪一样,好几次我都想偷偷的爬起来去找小凡,可最终我还是没有行动,就这样,难熬的一夜过去了。。

第二天,我们去了宾馆找小凡,小凡的计划里,今天或者明天就要动身了,下一站是山东,找网上的一个姐姐。她说那个姐姐和她的老公都已经准备好了迎接她了,在强子的要求下,小凡答应再多留一天。其实比强子更想留下她的,是我。。。可是两座大山压在我这里,让我想说的话却说不口,一个是神经强,一个是大姨妈。
怎么就这么巧,怎么就他妈这么巧,偏偏大姨妈来了!好巧不巧,我爸又把电话打过来了,催着我赶紧回家。其实在家里,我是最怕我爸的,从小打我打到大,我爹的口气我听出来了他是真怒了,没办法,我跟他俩说家里急事,便想回去了。相对于强子的满眼放光,小凡确实是真能看出来不舍与难过,因为强子在,我临上车前想拥抱一下都没有,就这样,草草的坐上了车,挥手告别了他们。

其实我是不怕他俩会有啥事的,因为小凡有大姨妈护身,呵呵,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是多么的天真,大姨妈只能保护住一个地方,而太多的地方,大姨夫来了也是保不住的。

到了家,经过一顿爱的洗礼后,我又大摇大摆的可以去网吧了。刚打开聊天室,我便看到了雾隐龙在说话,翻了翻聊天列表,却没找到小凡龙。问了强子后才知道,原来我走了以后,小凡决定当天就去山东了,哎。。强子啊强子。。我是真的挺心疼你的。。。

龙妃今天也没来,无聊的我跟着大伙吹着牛逼,顺便去有情人找找有没有琪琪,时间就来到了晚上。

现在聊天室家族的局势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了,大多数家族已经转移到liaoliao上了,因为liaoliao上可以语音,可以上麦。相比这边的纯文字,还是那边有吸引力吧,一些小家族也都合并到大家族了,目前形成了狼族,皇族与龙族的三族鼎力。由于狼族与鬼族的合并,狼族也慢慢爬了上来。现在的我已经对各种战役不感兴趣了,每次一开战,我只是需要往那里一站,小手一点,便是胜利了。没办法,谁让我的权限是超级管理员呢。

就这样,日子就这么无聊的过着。


少年贪玩,青年贪情,壮年贪名,暮年贪自欺欺人,人生就是这样,一边成长,一边失去。年少时,我们用纯真造就了真挚的友谊,年轻时,我们用青涩的激情,演绎了最浪漫的童话。多年后,当我们不再拥有这些时,它便成为了一种奢求,这就是我们一直会怀念过去的缘由吧。正所谓,年少时不胡作非为,大胆的去放肆,那么年老时,我们哪有话题来当谈资呢。于是,我的人生在99年的10月1日的这一天,被彻底改变了。






(马上下班了,休息一下,明日继续更)
 楼主| 发表于 2021-1-29 12:59:42 | 显示全部楼层
1999年10月1日中午12点35分,在这举国同庆的日子里,我无聊的在家里看着电视,因为刚吃完饭,所以决定休息一会再去网吧。那时候的电视不像今天这样有这么多的网络功能,没有视频点播,没有功能复杂的遥控器。那时候的电视叫做有线电视,可以收到一些地方卫视和央视节目,想看电影就去中央六,想看体育就去中央五,翻到中央十三就是音乐台了,巧了,音乐台正在播放的是,刘德华的《天意》
熟悉的旋律和歌词。。。。
“你给我唱只歌听吧。。。。。。”
“唱的真难听,嘻嘻,但是我喜欢听。。。。”
“等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我给你,好吗。。。”
“别忘了我。。。”

闭上眼睛,一幕一幕,琪琪。。。思念一个人,像一个流失的缺口,越弥补越深刻,就像是住在你心里的一个灵魂,时间一到就会跳出来惊扰你,让你悲喜交加。此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悲伤的文字来唤醒我对你的思念。我想你,想那些温柔的过去,虽然,我闭上眼睛看不见自己,但,我却可以看到你。。。。

正当我感觉眼泪就要流出的时候,大磊来了,我急忙揉了揉眼,掩盖我的多愁善感。
“干嘛呢,走啊,兜风去”大磊说道
“兜风?去哪里兜风啊”我掸了掸烟灰说道
“二柱子买了辆夏利,说带我兜一圈,咱俩一块去吧”大磊兴奋的说道

那时候的汽车不像现在这样普及,一般买了夏利也都是为了开出租用的,但是对于我们那时候来说,能有一辆车,那简直就是坐上了兰博基尼。
我二话没说,起身就跟着大磊走了。
我记得当时走的挺远的,一直走到了体育场门口,刚到这里就看见二柱子的那崭新的红色夏利车,还没说上几句,后面就又开过来三辆夏利和两辆黄色大发车(类似于现在的五菱宏光),然后刷刷刷从车上下来几个人,我仔细一看,大多数都认识,都是我们这里的比较有名的混混,下车后他们便开始打招呼,说实话,我没见过这种阵势,虽然平时也总听说过哪里打架了哪里砍人了,但是今天近距离接触这些人和事,我兴奋却也挺怕的。
然后我就上车了,莫名其妙的就跟着这几辆车开始走了。在车上我问二柱子干嘛去,二柱子说没事,就是一起兜风。车缓缓的来到了一个网吧门口,从车上下来几个人,进去后又出来了,说人不在里面。然后我们的车又开始动了起来,这时候我已经隐约的感觉到事情不对了,我用眼神询问大磊,大磊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直问二柱子,二柱子说“不知道干啥,就让咱们跟着。”我说看意思是要打架了,咱们走吧。二柱子说走了怕他们生气,再跟一会咱就跑。
我们这几辆车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另一个网吧,还是像刚才一样,车停下后就进去了两个人,过一会出来后,前面几辆车的人就都下来了,我定睛一看,我靠,手里都握着砍刀。。。我们三个人没下车,这边人进入网吧后,我就听见网吧里传出了砸东西的声音和叫喊声,一分钟不到,人就都跑了出来,这时候我们车里也上来了人,进来后就说“跟着前面车,走。。”说实话我当时心跳到了嗓子眼,看着那个人手上的刀都是血,我是第一次见到这阵势,那个人直接把刀上的血抹在了车座上,然后把刀别再了车门上的手摇窗户那里。(普及一下,过去的汽车不是自动升降玻璃,而是有一个手摇把,窗户的上下用手摇把来摇动。刀别在手摇把上,方便开车门子往下冲的时候能顺利的抽出刀。)二柱子看到新买的车垫子被抹上了血也是没敢说啥,我们迅速的就跟着前面的车走了。跟着车我们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厂后面,大家就都下车了,这次事件的领头者叫磕巴亮,我也算是认识但是没说过话,后来了解到这件事的起因,是因为磕巴亮被对方堵了,头上挨了三刀,但是他没报警,一直等到伤好以后再砍回去。当初我们那个年代,就像聊天室里一样,虽然没有家族,但是是有帮派的,比如九龙八虎,十三鹰,十二霸,这个那个的,最有名的叫卢汉十三少,属于重量级别的,曾经受到过天津市里的A级通缉。那时候的黑社会还是比较猖狂的,受香港古惑仔电影的影响,基本上一打架就是砍刀,狠的就是开枪了。
磕巴亮下车后冲我们走了过来,挨个的叫兄弟,然后问我们怎么没拿刀,我说我没有刀,然后磕巴亮就叫人拿来了一个大书包,我鬼使神差的也从里面拿了一把,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的握刀。拿到刀后,我的内心有惶恐,但是也有兴奋。那个年代就是这样,大陆的治安是越往东越好,相对于我们北方就混乱的多了。那时候群殴严重了最多是罚款200,砍人了赔个千八百块就能了事,90年代的时候娱乐活动很少,地痞流氓的赚钱方式不多,经常的无所事事所以就总是打架了。那时候的我们也是因为单纯年少,电视上没什么负面的消息,网络也不像现在这样透明和广泛,人学坏就是跟着坏人学罢了。

除了这几个司机外,我们人手一把刀,也没听清什么计划怎么安排,我浑浑噩噩的坐在车里跟着大部队前进。因为中途有跑路的车,我们的车子里也挤进来了两个人,大磊坐前面,我挨着两个杀气腾腾的人挤在后面,车子来到了一个路口停下了,车里的人说看看是前面那个车吗,我顺眼望去,前面路口停了两辆面包车,这两辆面包车是对方的人,他们的人被砍后迅速的集结起来也是满大街的转我们,谁知道,就在这里狭路相逢了。当看到前面的车门子都打开了,人都往下跑的时候,我们这辆车的人也都动了,我和大磊跟着这几个人也往前冲,但是我的腿是软的,自然也就在队伍的最后面,说实话,我不敢砍人,我甚至都不想下车,但我也不知怎么的,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跟着往前跑,对面的车只打开了一个车门下来了四五个人,另一辆车的车门没开,我们这边大概二三个人叫喊着就冲了过去,于是我第一次见识了,什么叫砍人。。耳边充斥着的是一句句骂街的话,还有铁器拍在肉上的声音,啪啪的,还有刀和刀之间的碰撞声。其实对面打开车门的那辆车里明显可以看到还有其余人,但是没下车,后面的那辆面包不知道有多少人,就这四五个人基本没有还手就被砍到在地了,砍刀的碰撞声是我们的人在砍躺在地上的那些人的时候,偶尔互相撞刀的声音。还没等我跑到跟前,我们的人就逗往回跑了,于是我掉头也往回跑,回头看了一眼,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一幕,几个人躺倒在地上痛苦的滚动,其中有一个人的半张脸耷拉下来了,红色的血和肉让我一直到现在还能记得。

回到车上,这次我们的车更少了,六七个人挤一辆车,前面副驾驶就挤了两个,有一个人进来就开始找纸,手上有一道特别长的口子,是砍人的时候被自己人的刀不小心砍到的。我们来到了一个消防队的后墙,这时候我们走散了好多人,只剩下两辆车和十几个人了,这时候我已经开始想逃了,他们商量着准备再去街上转一下,要再砍一遍对方的谁谁谁,这时候磕巴亮说,谁去打两辆车,咱们车不够,于是我第一个站了出来,“亮哥,我去吧”,磕巴亮同意后,我就拉着大磊去找车,大磊是真实诚啊,还告诉我哪里哪里有出租,还找什么找,快跑吧咱俩。

我和大磊没敢打车,天已经有些渐黑了,我俩绕着小路回到了家。到了姥姥家里,进屋一开灯我才发现我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蹭上了血,他的衣服上也有,于是我俩边洗衣服边说刚才发生的事,其实当时的害怕不像今天这样,那时候基本忽略了警察这一方面,因为那时候基本就看不到几个警察,也没有因为这个被判刑啊或者什么的事,最多的就是罚款拘留和赔钱。最多的,其实是兴奋。

可是我忽略了一件事,99年的十月一,正好是国家严打的那一段时间,我的命运也因为这次砍人事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发表于 2021-1-29 13:4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来点呀 老哥   这等的抓耳挠腮的

点评

下午睡觉了 刚醒  发表于 2021-1-29 16:4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 粤ICP备17030265号-1 )

GMT+8, 2021-9-18 18:26 , Processed in 0.054926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