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647|回复: 59

[网事阑珊] 秋天的童话 我的龙族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6 14: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三健 于 2021-1-27 09:28 编辑

龙族,这两个字现在听来,似乎有一点玄幻,有一点传奇的味道,仿佛让人联想到了一些远古的长着翅膀飞天遁地,在天与海间飞翔的人类。。。
  
  龙族,在我的心中,不是玄幻的传奇,而是一张张可爱的笑脸,有泪水,有欢笑,一幕幕倒映在脑海。龙族,我的回忆,我的。。青春。。。

  1997年,那一年,我17岁。
  
  那个年代,不像今天这样的繁华,没有智能的手机,没有琳琅满目的网络游戏,插卡的红白游戏机就是最好玩的玩伴。17岁,懵懂的少年,情窦初开的一个大男孩,面对喜欢的女孩,甚至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就是这样一个羞涩的我,每天上学,放学,最大的爱好就是读小说,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那时候有一个营生,叫租书店,于是我便成为了那里的常客,金庸、古龙、梁羽生,偶尔也会读读琼瑶的言情,把自己幻想成独来独往的侠客,或是风度翩翩的儒雅男主,日子过的很快,转眼,我迎来了这一年的夏天。

  初二的暑假,很闷热的一天,我和往常一样,吹着风扇啃着冰镇西瓜,手里拿着一本笑傲江湖,看到精彩处不禁拍案叫绝,书中打斗正在精彩之处,忽然传来了开门声。在那个年代里,家里有空调的不多,我住在姥姥家,一个很老的小区里,安装空调的家庭特别少,到了夏天,基本都是门和窗户都打开,一层纱窗纱布拦住蚊虫苍蝇,过堂风吹进来,也是特别的凉爽。听见有人进来,我不情愿的放下了书,抬头一看,原来是大磊。大磊大我一岁,住在我家的楼上,进屋后还没坐下就对我说:"走啊,网吧啊",我慵懒的抻了个腰,答道:“不去”,那时候的网吧,基本都是些十几台机器的小网吧,没有互联网,只有局域网,同学朋友们打打红警,帝国,玩多了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大磊:“走吧,我带你去新开的网吧,可以上网”
  我:“上网也没什么意思,我的ICQ密码也忘了,上网也不知道干什么”
  大磊:“我昨天去了那个网吧,新开的,五六十台机器,ISDN的网络,速度特别快,那里都是玩聊天室的,可有意思了”
  我:“聊天室?”
  大磊:“对呀,聊天室,一个房间,几百个人在里面聊,都是小妹妹小姐姐,相当的有意思”
  。。。。。。

  那时候的我,几乎对聊天室一无所知,这三个字对我来说,很陌生,几乎幻想不出是什么样子的一个地方,从小我就是好奇心很重的孩子,这次也不例外,放下书本,穿上我的大拖鞋对着大磊说道:“愣着干啥,走啊”

  几分钟的路程,我们便来到了那个新开的网吧,叫新世纪网吧,门口停满了自行车,隔着玻璃门望进去,哇塞,黑压压的都是人,好多的电脑一排排整齐的排列着,跟着大磊走进了网吧,大磊熟练的来到了吧台,老板热情的给我们开了电脑,询问我们玩多少时间后,用笔在小本子上记录了我们的上网时间和下机时间,然后就是收费了,那时候上网都是先交钱再开电脑,不像现在这样有统一的管理软件,那时候都是人工计时。坐下后,大磊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网页,一顿操作后进入了一个都是列表的大网站,我伸头过去看着那一排排的列表,“这就是聊天室?”我问道。

  “对呀,这里每一个名字都是一个对应的聊天室,有一百多个,每个聊天室里都有好多人在一起聊天,昨天他们教我玩的,你来这个聊天,‘网上有情人’”大磊说道。
  “怎么进啊,点哪个”我问道
  “你先想个名字吧,你得先去注册”大磊头也没回的说道
  我点了几下后,找不到头绪,于是就看着他玩,只见他熟练的进到了一个聊天室,进去后便对着屏幕打了一句,大家好,我来啦。我我一看他的名字,‘狂傲天’,啊,好霸气的名字。没到一秒,他的那句话就被满屏的聊天文字淹没了,但是他也没介意,于是开始翻动右边的名字列表,翻了一会,点了几下后就开始打字了,于是我看到他屏幕的下面有一个聊天分界屏,下面出现了他刚才打的字吗,‘狂傲天悄悄地对水晶女孩说道:来了啊,妹妹’
   “这个水晶女孩是谁?”我问道
   “不知道,反正是个妹子。这个聊天室叫网上有情人,大多数都是咱们这的人,聊个妹妹没准就能解决个人问题了,哈哈”
   “是呀,你快教教我怎么弄”
   “你先这样。。。再这样。。。。”

   随着大磊的耐心教学,我学会了注册,学会了进入聊天室,我给我人生中起的第一个网名叫做------才子唐寅

   这个所谓的聊天室,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论坛中的一个版块,叫做碧海银沙,简称碧聊,这个聊天版块里有一百多个聊天室,聊天室列表的下面是一些区域性质的房间,上面大部分,都是天南海北的房间,什么样的都有,大磊带我来的,是一个叫网上有情人的聊天室,这里属于比较活跃的房间,房间里几乎每天都是三四百人,大部分的我们这儿的人,都在这个聊天室里。进入房间后,看着人们忘我的聊着天,热闹非凡。在大磊的循循善诱下,我学会了很多功能,也学着他的样子,翻阅着聊天列表里的名字,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式各样的网名让我眼花缭乱,什么水晶男孩,紫水晶女孩,什么什么柔情小男人,泪水结成冰的,这些古老的网名,在那个时代特别的受欢迎,彰显着自己的与众不同。一下午,我都漫无目的的看着他们聊天,也试着去和几个女性网名的人聊天,都是没几句就没有下文了,虽然没聊上几句,但是也觉得特别有意思,转眼,下机时间就到了。

   回到家后,那个意犹未尽啊,于是便约上了大磊,准备晚饭后再去网吧。就这样,几天的时间,我慢慢的融进了这个世界,一个让我充满回忆的青春岁月。

   随着登录的次数增多,每天都是天马行空的夸夸其谈,或是无病呻吟的说上几句酸腐,我在这里也有了几个谈的来的朋友,其中一个叫小白兔的妹妹,跟我走的特别近,每次我一进到聊天室,都是她第一个对我打招呼,仿佛每天都在这里特意等待我一样。她仿佛有问不完的问题,聊到开心处,我仿佛能看见屏幕的那边,一个咧着嘴傻笑的小女孩,她告诉我她有一对小酒窝,于是我的脑海里,幻想着她的样子,马尾辫,小酒窝,笑起来的样子,着实的让我心动了,这也许算是我在网上的第一次没结果的网恋吧。后来我几乎每天一有时间就会来网吧,朋友圈子也是越来越大,有了圈子,有了欢乐,也必然会有纷争,小白兔属于很可爱的类型,当然喜欢她的人也不会只有我一个,争夺战中,小白兔选择了一个叫曾经沧海的男人,年少的我,带着内心的阵阵酸楚,退出了聊天室,这段快乐的都时光虽然短暂,但现在的我依然记忆犹新,再到后来,我换了一个名字,开始驰骋各大聊天室,我的第二个网名----铁伞怪侠

  换了这个网名后,我仿佛开启了我的第二性格,我把自己当做一个神秘的,帽子遮颜的怪客,穿梭于各大聊天室,谈天说地,神神秘秘,把自己包装成了下山的世外高人,来磨砺人间。当然,这一段里少不了儿女私情的桥段,也是模模糊糊的谈了几个妹妹,但每次都是无疾而终,随着时间的增加,我熟悉了各种聊天方式,各种聊天功能,各种撩妹的手法。看着身边的朋友和网友们都有了自己的网恋,有的甚至约会私下里见面,就是传说中的见网友,真是让我羡慕的不行,但是我聊得几个妹妹,基本上想网恋啥的算是没戏了,最后我总结经验,找到了原因,我觉得我起的网名不对,铁伞怪侠,我觉得我要是个女孩,也不会对这个人有啥兴趣,于是,我又改了我的网名,重启了我的人生。我的第三个网名----激情火焰

  激情火焰,霸气又温柔,不羁中又带着些许的性感,吸引着每一个看到我的女孩,哈哈,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从新起了网名,我又开始了新的人生,以前一些认识的人,因为以前有过接触,所以我掌握的信息比较多,再次融入到这个聊天室,就简单了许多,这一次,我遇见了她,我的第一段网恋----小熊的少女梦

  小熊的少女梦,她告诉我她是山东人,与我年龄一样,17岁,花季的我们,开始了美丽的网恋,我们无话不谈,每天都有聊不完的话题,后来我们还通信,看到她的字,我仿佛能想到一双纤纤玉手,在台灯下书写的倩影,看到她第一次叫我老公的时候,我酥了,醉了,麻了。。。每天都沉浸在温柔中,唯一的遗憾就是,小熊始终也没给我她的电话号码,她说家里一直有人,不方便接电话,要过几次后,我也就放弃了通电话的事情了,每天老公老婆的喊着腻着,度过了开心的那段时间,直到有一天。。。。。

  我记得那时一个阴沉的午后,吃过饭,我照例来到了网吧,进到聊天室翻着聊天列表,翻了两遍也没找到我的小熊熊,看来她还没来,看了会大厅的聊天后,我退出了网上有情人,在聊天室列表里无聊的看着,一个叫人到中年的聊天室引起了我的兴趣,点进去后,人还真不少,看着那些网名,好像确实是比较成熟的那种,不像我们这种男孩女孩的,而大多都是些沧桑的网名,看了几眼后,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小熊的少女梦

  我的心一下就急跳了起来,她怎么会在这里,以前聊天,没听她提起过这个聊天室的事,我的心情很复杂,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隐藏起来,弄清楚。于是我急忙登录了以前的账号,铁伞怪侠,匆匆来到了聊天室,开始了我的卧底行动。聊天室里有个功能,叫悄悄话功能,就是两个人的对话,只有两个人能看见,其余人是看不见的,在大厅聊天却是所有人都能看见,我的聊天分屏里,就多了几个人私聊我,简单的应付了几句,我一直盯着大厅的聊天,好像小熊在这里很受欢迎,同时和好几个人聊着天。聊着聊着,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怎么找我聊天的都是一些男性的网名,再仔细的翻看了一下聊天名字列表,发现基本上都是男人的名字,嗯?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聊天室?

  经过几个小时的卧底,我终于搞明白了,原来这是一个同性聊天室,当然,要加个恋字。我的心,再一次的急跳起来,小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我脑海里,于是,我也开始试着和她聊天,聊着聊着,事情走向了一个我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尴尬!经过我左右的打探与试探,小熊一直都是模棱两可的让我不能确定下来,就算我呼吸再急促,也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于是,在正常的聊天室里,我们依然是老公老婆的腻着,每次我说下机回家后,我都会来到人到中年聊天室,寻找着我的答案。功夫不负有情人,我在这个聊天室里,要到了小熊的电话,她说可以跟我在电话里激情一下,我有愤怒,有悲伤,有难过,怀着说不出的心情,我回到了家,犹豫了一下后,我拨通了那个电话。。。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三健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已有 7 人打赏作者

雨的痕迹 赏了楼主5心灵币 一缕茶香 赏了楼主5心灵币 墨韵 赏了楼主10心灵币 蓝图绿草 赏了楼主30心灵币
 楼主| 发表于 2021-1-26 19: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健 于 2021-1-27 09:59 编辑


此楼层接 第7楼内容

主楼-5

上床了,我们没有脱衣服,也没敢开灯,就这样,左边躺了一个,右边躺了一个。。。

躺下前,我看了一眼表,凌晨三点了。。。就这样,我像个死尸一样,一动不动的平躺在那里,琪琪背对着我,也躺下了。就这样,我一直躺着,真的是一动也没有动,假装自己是个正人君子,假装真的睡着了。慢慢的,琪琪的呼吸声平顺了,我想,大概她是真的睡着了吧,想想这一天,我俩最多的接触,也只是拉了拉手,而那两对呢,现在已经发展成什么样子我已经不敢想了。突然觉得自己好失败啊,心里涌出了好多的感觉,正人君子?禽兽恶魔?我究竟该怎样?是不是该狂傲的一把抱住?风流不羁的吻上去?我脑中有无数个想法,可是我的身体像灌了铅一样,始终是一动也不敢动,夏天的夜晚,虽然凉爽,但也是难熬的夜晚,尤其我这个身体僵硬,内心奔腾的人,我觉得我好像出汗了,可是我不敢擦,我不知道琪琪睡没睡,反正我现在假装已经睡着了,睡着的人又怎么能擦汗呢,正想着要不要假装翻个身顺便擦一餐汗的时候,琪琪翻了个身子,面对着我睡着了。。我赶紧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迷了一条缝偷偷的看她。。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很精致的一张脸,眉毛好像正在做梦似的,时不时的还挑一下,哦。。那小小的。。温柔的嘴唇啊。。。你让老夫如何是好啊。。。。

好几次我想假装翻身,想顺势就搂住她,可是一直也没敢有动作,就这样,傻X的我,傻X呵呵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琪琪已经不在身边了。

我起身下了床,看到了温馨的一幕,只见琪琪和姥姥一起坐在小板凳上,正在帮着姥姥择韭菜,琪琪看到我醒了,就说道“姥姥说今晚给咱们包饺子”
“哦”我答道
“你猜猜啥馅儿的”琪琪调皮的说道
我看了看她手里的韭菜,笑着说道“豆角馅的~”
“哈哈,是韭菜虾仁的”琪琪哈哈笑着说道
“你俩是不是傻”顺着声音我一回头,原来是大磊
大磊他们四个回来了,说道“你摘韭菜呢问啥馅的,他看见韭菜了说豆角的,你俩是不是傻。哈哈,姥姥多包点,我们中午也在这里吃”
“那快来干活”琪琪笑着说道
于是,和谐的一幕,三个男人坐在那里抽着烟,三个女人择菜的择菜,弄面粉的弄面粉,姥姥弄着馅教他们擀饺子皮,多么温馨美好的一幕啊,如果拍个电影的话,此时此刻,应该叫一帮傻老爷们和他们的女人们。。。。太贴切了。正想着,宝亮凑了过来。
  “昨晚怎么样?”说完嘻嘻的看着我笑
  “你们可是都没闲着啊”我小声的回答道
  “那肯定啊,你俩怎样啊,有没有啊”大磊也凑了过来
  我微笑的轻轻点了点头,似有似无的说道“你猜呢”
  “真的假的啊”“可以啊。。。兄弟”
  我又微笑着眯了咪眼,又是意味深长的微微一笑,没再回答。

  哎。。。我不能让他俩知道我挺尸了一个晚上,不然会被他俩笑死,这个真相要是落在这俩牲口手里,我估计我会被笑很长一段时间。

吃过午饭,小琴提议去上网,于是我们几个人就动身了,我还是那一身行头,小白裤黑皮鞋,花衬衫半遮面,只是今天没带墨镜。这一路上,我们走在一起,满马路都是羡慕的目光,因为她们三个,实在是穿的太性感了,小吊带,小短裙,五颜六色的发绳把头发一扎,哎呦,蹦蹦跳跳的这个带劲啊。我们三对很默契的前前后后的走着,这一路啊,第一次感觉人生的美好,迎接着四处投来的羡慕的目光,仿佛人生达到了巅峰。

  来到网吧,我们开了机器,上网聊着,聊天室的人知道我们几个人见面了,也都是各种羡慕啊,那时候没有什么摄像头什么的,不然的话,我真想让他们看看我的琪琪有多漂亮,羡慕死他们。

  好,狗血桥段来了,正开心的在晚上吹着牛逼呢,一群人呼啦啦的进了网吧。原来是老和尚他们一伙人,这伙人就像电影台词里的说一样,除了好事没干过,其余的都很熟练。我的内心一下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于是我想让大家抓紧走,果不其然啊,电影电视都是来源于生活啊,真的就那样,这个老和尚就真的向我这边走了过来,他坐在琪琪的旁边,色眯眯的看着她,伸手过来就摸我放在桌子上的烟。我看了他一眼没敢说话,和尚点着了烟,就对琪琪说“长得真漂亮啊,以前没见过你”

  “。。。”琪琪没说话,继续在网上敲着字

  而此时的我,心已经调到了嗓子眼。我对这个老和尚算是比较了解了,在我们这块属于恶霸,身边总跟着几个狗腿子,大人小孩都绕着他们走。

  “妹妹多大了?哪个学校的?”和尚又发问了

  琪琪扭头看了我一眼,我假装看着屏幕没听见,可是我手都有点哆嗦了,颤抖着找着那两个牲口的网名,还没等我给他俩打字呢,大磊和宝亮就过来了,说走吧,回家吧。

  我哦了一声后,起来拉着琪琪就要往外走,可是和尚一下就拉住了琪琪的胳膊,琪琪啊的叫了一声,我回头的时候,就见琪琪正在努力的甩开手臂,可是却怎么也甩不开。大磊和宝亮也没说话,美美和小琴已经到了外面了,全网吧都寂静了,都偷偷的看着我,于是我哆哆嗦嗦的说道,“我们有事,我们先走了啊”于是又一拽,拽开了和尚的手,拉着琪琪就出了网吧,果不其然,几个人也跟着追了出来,挡住了我。和尚也出来了,说“给他拉那边去”说着指了指网吧旁边的一个小胡同。于是几个人上来就拉我,琪琪拽着我不松手,但还是没那几个人力气大,其实我的内心也是不想让琪琪跟过来的,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挨打,这得多丢脸啊。到了小胡同,没等我站稳呢啪的一个大嘴巴就打了下来,我不争气的泪水瞬间就出来了。夏威夷衬衫的纽扣也被拽掉了,被头发遮住的半张脸也被泪水打湿了。无处安放的双手放在背后,看着和尚一步步走了过来

  “在网吧里你真不给我面子啊”和尚说道
  “没有,我们真有事”
  “你有你吗的XXXXXX的事”说完又要打我
  “哥,哥,我错了,我错了”我赶紧说道
  “错了就行了?”
  “哥,我这有100块钱,给你,你让我们走吧”说着,我从口袋里掏出了前几天从我妈那里骗来的钱,除去打车吃饭,还剩了一百多
  和尚拿过钱,说,“去给我买两盒烟去”
  我口里答应着,就走出了胡同,大磊和宝亮没说啥,我们几个人就快步的走回家了。
  到了家里,大磊说道“他们打你了吧”
  “没有啊,平时都认识,就说了几句话”我紧张的说道
  “你嘴巴子都红了”宝亮插嘴道
   “没打没打”我赶忙遮羞道
  这时候他们也不再说这个了,小琴和美美几个人就开始聊天了,就这样,聊各自城市的故事,聊每个人的生活,不知不觉到了晚上。
   我坐在窗边,琪琪坐到了我的身边,看着我
  “他们打你了吧”琪琪小声的在我耳边说道
  “。。。。。”
   “他们是谁啊”琪琪又问道
  “哎,都是流氓地痞,不想惹他们”我说道
   “哦。。”琪琪也没再说话了,我俩就这样听着他们聊天,好久,我都一言不发。其实他们几个人也都知道此时的我,肯定是因为白天的事而心情不好,这么尴尬的事情大家也都不愿意提起来。

   晚上了,我们又去了宝亮的老房子,我进了屋还是去了自己的位置,那张破椅子上,这回宝亮和小琴去了沙发,美美和大磊去了床上,琪琪坐在床上剪指甲,屋子里没有灯,只能借着月光勉强照一照,于是我就凑了过去,打着了打火机为琪琪照明,于是就顺理成章的坐在了琪琪的身边,过了一会,都躺下了,我也顺着躺在了床上,琪琪后背贴着我的肚子,小小的身子蜷缩在我的怀里,我的手也慢慢的搭在了她的身上,激动啊。。。。终于抱到她了。。。。不知过了多久,琪琪转身过来了,精致的小脸贴在我的胸膛上,啊。。。。我还是老样子,挺尸,一动不敢动。。。就这样,不争气的我,不争气的睡着了,夜里做了很奇怪的梦,我梦到我会飞,还会贴地飞行,又高高的蹿起直向云霄,飞行中,吹在脸上的风是那样的真实。。。我醒了,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眼,是琪琪微笑的小脸,在对着我吹气,我扭了扭头,发现其他人都没醒,琪琪把手指放在唇上,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咪咪着眼睛,琪琪又向我贴近了些,我仿佛接受了很大勇气,轻轻的把她抱在了怀里,犹豫着要不要亲下去的时候,大磊这个畜生醒了,醒了就到处找烟,这一动,都醒了。哎。。。。造孽啊。。。简单的洗漱后,我们回到了姥姥家,吃了几口饭后大家又提议去网吧,这时候我估计除了我有点不愿意外,其余人都是兴致勃勃了,哎,刚挨了个大嘴巴,我是真不想去啊,但是没办法,已经孙子了就不能让人家看出来我在装孙子了,于是就一起去了网吧。

  是的,没错。你猜对了,刚来到网吧,和尚这帮人,又在这里呢。
  网吧今天人不多,我估计跟和尚他们在这里也有关系,但是来都来了,跑了就更丢人了,于是硬着头皮就走了进去。刚开始还算相安无事,玩着玩着就当我觉得风平浪静了的时候,和尚又坐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瓶饮料,边说着边递给琪琪“妹妹喝饮料”,无奈了。。。琪琪没接也没说话,也没再看我。我低着头,憋着气
  “妹妹不给哥面子啊?”和尚又说道
  琪琪还是没说话。
问了几次后,和尚转过来看着我,“内个,你,她咋不喝呀,你说说她”说着就用手里的饮料瓶怼我的胳膊。
  “跟你说话呢”
  “。。。。。”
   “装什么死狗,说话呢你听不见啊”说着一下下的用饮料瓶怼我
  “你个傻X,让你买烟你买了吗”
  “。。。。”
  “我X你XXX的,说话”说着和尚就站了起来。


  我低着的头,抬了起来,攥着拳头说了声“我去你X了XXXXXX.....”


 楼主| 发表于 2021-1-26 16: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健 于 2021-1-27 09:55 编辑


此楼接主楼内容  -2


电话拨通了,是的,各位看官们,你们猜对了。
电话的那头,传来了一个中性的声音,说了几句后,我基本可以确定了,对面的确是个男人。我问他为什么起这个名字呢,他说“名字起得没问题呀,小熊的少女梦,这是我的一个梦而已”
“为什么叫小熊呢?”
“因为我姓熊啊”
“。。。。。。”我沉默了。。一只可爱的,毛茸茸的小熊布偶,在我的脑海里慢慢的长出了胡子,穿上了西装。。。。我没有马上挂断电话,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那个时代的我们,没有现在孩子的成熟,那时候的我们还是比较单纯,面对一些打击,除了会45度角仰望天空,拿起酒瓶子灌两口,默默的流下眼泪以外,好像也找不到太好的宣泄方式了。小熊在电话里催促着我,让我赶快进入状态,哦不,这时候应该称呼为熊先生了,我没有当场揭穿她对我的谎言,喉咙里仿佛噎住了什么,结巴了几句便找了理由挂断了电话,电话挂断后,我沉思了许久,我笑了,不知道为什么笑,是笑自己太傻?还是笑这个世界的畸形?我拿出了我们写过的信,一遍遍读着每一行,每一个字,不再有甜蜜的感觉,而是愤怒越发的袭来。我穿上我的大拖鞋,再一次走向了网吧,我要当面质问她,戳穿她!
  来到聊天室,找遍了聊天室也没找到他,也许,他正在和别人激情吧,恶心呀!!!不要脸啊!!! 虽然心里骂着,但是一阵阵的酸楚感,一直没离开我。
  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我晚饭也没吃,就一直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着,小熊来了。
  “老公,吃饭饭没”
  我靠。。。“没”我冷冷的答道
  “为什么呀,怎么不去吃呢”
  “不想”我又冷冷的答道
  “今天怎么了呀,说话这么节俭,你还没叫我呢”
  。。。。。。。。
   我怎么叫,还是像以前那样,老婆好老婆乖老婆来亲亲?
  点了根烟,看着眼前的小熊,怎么看也不会联想到和我通电话的那个人,眼前的小熊是多么的可爱,乖巧,沉思良久,我哆哆嗦嗦的打出了三个字。。
  “老婆乖。。。。”
  “嘻嘻,老公想老婆了吗”对面的小熊撒娇道
  “想了。。怎么会不想,老婆啊,我想跟你坦白一个事情”我说道
  “什么事情呀”
  “我接下来说的话,也许会影响到你和我,也许我说出来,你就会离开我了”我稳稳的答道
  “究竟是什么事呀,你不要吓我好不好”小熊急切的问道
  “我。。。。。。”
  “你什么?说呀”
  “哎。。我不想再瞒你了,其实我是个。。是个GAY,对不起,我骗了你,我喜欢的是男人”我悠悠的说道
  “。。。”对面的小熊沉默了。
  现在的我,也许还抱着幻想吧,也许是别人在用她的账号?或者这个世界出现了两个账号一样的人?我一直不愿真的相信小熊是熊先生,于是我做出了最后的试探。
  过了一会后,小熊说话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小熊说道
  “嗯,我也是这几天才知道我有这个爱好的”我违心的说道
  “也许,我们可以不分开”小熊悠悠的打过来一句话
   “什么意思?”我又笑了,她的这句话,又一次让我肯定了我的确定。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告诉你,我现在很开心,开心的想哭”小熊说道
   哎。。。完了,不用再往下继续了,我已经确定了。。
   心里的酸楚又一次涌上了心头,极度的难过就会带来愤怒,我敲了一大段话在聊天框里,有讨伐,有质问,有悲伤,有祝福,到最后,我却没有发送出去。默默的删掉了那段话后,我打上了三个字。“我爱你”
   没等着小熊回信息,我关掉了聊天室,双手放在脑后做了个深呼吸,下机,回家。原本阴沉的天空,此时下起了绵绵的小雨,不需要打伞,不需要奔跑,我漫步在雨中,几分钟的路程,我走了好久,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我只记得当时的我,内心的酸楚牵动着我的鼻子,一酸一酸,止不住的酸。。。我被掰弯了吗,为什么会因为一个男人而哭?我不弯,我的泪水,是祭奠我内心的那个小熊,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小熊,就这样,我离开了那里,激情火焰这个网名,从此不会再出现了。
   暑假是无聊的,现在的我,以前静不下心再去读小说了,甚至觉得看电视剧都是在浪费时间,我还是没心没肺的再次踏进了网吧,开始了我的人生。我和大磊还有身边的朋友从新起了网名,我叫津门四大才子--小旋风,那哥仨分别叫津门四大才子之狂傲,耀天和文拯,他们三个说我不合群,应该起个两个字的这样才标准统一,而我却一直没有改网名,不规则的统一也是一种境界吧,哈哈,我是这么认为。
   毫无疑问,我们四大才子,遇到了生命中的注定,重庆四大美女登场了,毫无疑问,就是这么狗血,就是这么神奇,我们四个人分别泡上了对面的四大美女,开始了又一轮传奇的故事。
   四大才子,我小旋风,大磊狂傲,小朋耀天,宝亮文拯,对面的四大美女,西施琪琪,昭君小琴,貂蝉美美,玉环丫丫,我们。。。网恋了。。。。跟我恋爱的,叫琪琪,跟我一样大,说话刁钻有小脾气,但大多数私聊的时候,还是温柔的邻家女一样,让我爱的死去活来。大磊和美美,小朋对丫丫,宝亮对小琴,我们四队人马,没羞没臊的每天腻在一起,一直到开学了,我们也没停下来,每天都会在网上见面。琪琪是这四个女孩中岁数最小的,也是最有钱的,因为她经常给我打电话,一打就是好久,长途电话啊,那时候的长途话费好像是一块多一分钟,很奢侈的。那时候的琪琪用手机给我打,回想起来,我好像一次都没有给她打过电话,因为对于一个不太富裕的家庭,我不想让他再次雪上加霜,我连饭钱都拿来上网了,怎么会有能力去打电话呢,那时候我有一点点自卑的,但是琪琪的乖巧和懂事,每次在我想感慨的时候,都会成功的把我拉到开心的那一边,就这样,我的世界仿佛只能容下唯一的一个女人,琪琪。再到后来,我们通信了,在我的坚持下,他们发来了她们的照片,四张照片在一起,虽然没有写谁是谁,但是我一眼便认出了她,好漂亮,好漂亮的,我的琪琪。。
   后来经过确认,我没认错,那个我认为是她的照片,的确就是琪琪,我们这四个大男人,唯一一个觉得不开心的,就是小朋了,因为对面的玉环,有点胖。。。。还真是应了这个名字,玉环丫丫,古代的杨玉环的确是胖而美的代名词,那个时代的审美放在了现在,小朋是接受不了的,于是我们四人小分队,第一次有了不同的感觉,他俩的分开仿佛影响了我们几个人的心情,总觉得好像回不到从前的那种其乐融融了。后来,三大美女开始要我们的照片了,哎。。。那时候的我,极度不自信,我属于放在人群中会自动隐身的那种,普通人中的普通,我犯愁了。
   这照片怎么寄啊,寄过去会不会像小朋和丫丫那样被分开啊,我真的很犯愁,最后我决定了,造假吧。。
  我在网上找了好久,找了一个照片,叫反町隆史,日本的一个型男,我觉得他应该不太出名,至少我以前就不认识也没听别人说起过他,拿他的照片来忽悠一下,应该问题不大。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方便,找个地方打印照片是件挺费劲的事,总之我是历尽千辛万苦啊,最后终于让我的同学求他的爸爸在单位里给我打印了一张出来,拿到手后,我安心了,照片级的打印果然没让我失望,这下算是齐活了。信邮寄出去了,对面的三大美女收到信后,琪琪是最高兴的,天天像个小兔子一样在我身边跳来跳去的,一会抱一下,一会亲一下的,我也是默默的享受着,每天晚上的电话晚安,让我感觉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直到有一天。。。
   “我要去参军了”宝亮说道
   “啊?怎么之前没听你说过”我惊讶的问道
    “家里一直给办,怕办不上,所以没跟你们说”宝亮说道
    “哦,当兵是个好事啊,恭喜恭喜,那你当兵去了,小琴怎么办,部队不让上网吧”我问道
   “写信呗,我已经告诉小琴了,小琴说我俩一直写信,她会一直等我”宝亮笑着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能看到他脸上洋溢的幸福感。
    “嗯,不错不错”
   聊着天,我的心不知道是失落还是羡慕,眼看着我马上初三毕业了,成绩很差,也许毕业后会上个技校什么的吧,学个技能分配个工作,平平淡淡的一生。家里没什么背景,老老实实的工薪家庭,而我们这个小地方,属于天津市的一个郊区,十几万的人口,也没出什么大人物。在那样的时代下,能有个正式的工作,就是特别让人羡慕的了。那时候的我,迷茫,迷茫,很迷茫。。。
    聊天室里
   “老公老公~小旋风老公~”
   “我在我在,怎么啦老婆”我急忙答道
   “老公啊,通知你一下,过几天来火车站接我们”琪琪撒娇道
   “啊????”我一下就坐了起来“你说啥???”
   “文拯要去当兵了,小琴天天哭,最后我们决定在他走之前,我们去见你们一面”
    “我靠,。。。。。。”

    见面?你是见我还是见反町隆史来啊?我坐在软软的沙发上,软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1-26 17: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健 于 2021-1-27 09:57 编辑

此楼接主楼-3



在不安中,我度过了最难熬的几日,期间也是各种的阻拦,但是我再强有力的借口,也没能拦住文拯与貂蝉的爱情,最后他们发来的消息,是“15号下午1点半”
哎。。。最终,还是来了,她们已经登上了北上的火车,妹妹来找大磊了,小琴来找宝亮了,而我的琪琪,来找反町隆史了。。。
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喇叭裤和白衬衫,乱糟糟的头发怎么也不能跟反町隆史联系起来,哎。。怎么办啊。。。就要见光死了吗,就要结束我的爱情了吗,当时的火车,需要两天三夜的路程,这个漫长的等待中,我甚至一度想到了逃跑,在想了好久后,我决定跑路了,因为我的样子说什么也配不上照片上那个漂亮的琪琪,于是我第一次拨打了她的电话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哎。。紧张的心,颤抖的手,放下电话后,我的内心又一次做起了争斗,怎么办,怎么办,打过几遍电话后,还是关机,没电了?
  大磊和宝亮来了,我对他们说了我的纠结,最后我们三个经过讨论后,决定了!他们说人靠衣装马靠鞍,打扮一下,改变一下吧!我说“把我整造成反町隆史?”
  “呵呵,哈哈哈哈,你?反町隆史?你也就沾一个字”
  “啥字?”我问道
   “史!”大磊笑道
   “啥意思?”看着他俩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我才明白,原来我连反町隆史的屎都不如。。。。
  后来我们研究了,其实琪琪来了直接对她说出真相,同时把自己改变一下,弄得帅一点,没准琪琪就原谅了呢,也就不会分开了。于是,造人计划开始了。
   我借来了当时比较流行的白裤子,一双锃亮的皮鞋,他们俩陪着我去了美发店,剪了一个当时比较流行的陈浩南发型,波浪湾的头发半遮掩住我的脸庞,鬓角的长发还特意染成了白色,因为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上衣,于是我们去了大磊的哥哥家,最后选了一个夏威夷花衬衫,顺便借了副墨镜。于是,全新的造型出场了,白裤黑鞋花衬衫,飘逸披肩小墨镜,期间想偷着带我妈的金项链的,后来被否定了,那时候的审美还没到现在这样。15号的中午,11点,我又擦了一遍皮鞋后,坐在椅子上,默默的点燃了一根烟。姥姥叫我吃饭叫了两遍了,姥姥啊,你可知道,你大外孙子我现在就算是鲍鱼海参我也吃不下了,抽着的烟都不用弹烟灰,因为手抖的烟灰掉的就没停过,紧张啊,激动啊,我的内心仿佛有千军万马一样,一遍遍的踩踏着我这颗不安的心,彷徨,逃避,幻想,一直不停的提醒着我,快到时间了,快到时间了。
   看看表,1点了,拿着从我妈那里骗来的200块钱,我出门了,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我拒绝了那两个损友的陪伴,我决定独自去接她们,也许,我是怕我的朋友看见我被嫌弃的尴尬的那一幕吧。
   出了门,看着头顶上的太阳,8月份,也许只有傻X才会穿成我这样吧,哎,不管了,拦了辆出租,出发汽车站!
   四大美女上午到了天津市里,转了长途客车来到我们这里,时间上没有那么严谨,我到的时候她们的车还没到,我吹了吹挡住半张脸的长发,每进站一辆车,我都会紧张一下。不知道等了多久,我只记得是好久好久,三个提着皮箱的美女,下车了。。。。
  啊。。。。琪琪。。。。。小巧的身形一下便映在了我的眼里,我浑身像过电一样楞在了当场。。。。好美,好漂亮,比照片上还要漂亮,就是个子有点矮,目测不到一米六,旁边那两个我也隐约的能感觉出来谁是谁,小琴个子最高,但是皮肤不好,马尾辫,牛仔裤。美美皮肤白,但是长的是这三个人中略逊一筹的,短裙配拖鞋,琪琪呢,远远的看去,算是瘦小的那一种吧,披散着长发,很直的那种,白色的小吊带外披着一个粉白色的小外套,淡绿色的小牛仔裤配着一双白粉的旅游鞋,手腕上带着五颜六色的东西,背着一个小书包,美呆了。。。
  我站在原地,望着她们,她们三个也发现了我,于是我哆哆嗦嗦的走了上去,“是重庆四大美女吗?”
   三个人愣了一下,问道“对呀,你是谁呀”
   我结巴到“我,小。。小。。小旋风!”
  我明显的看到了三个人惊讶的表情,然后美美和小琴同时望向了琪琪,这时的我呼吸急促,满脸憋得通红,心跳的都要窒息的感觉,琪琪看了我一眼后,说“走吧”
  于是我们四个,一前三后默默的走出了车站,我找了一辆出租车,他们三个也坐了进来,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这样,我们来到了姥姥家。
  宝亮和大磊一直在姥姥家等我,我进门后就看见他俩湿漉漉的头发,看来是刚又给自己洗刷了一遍,也许这样看着比较干净帅气吧。我进屋后头也没回的进了自己的房间,那两个傻子争着抢着三个人的行李,引着她们进了屋。
  “小旋风啊,你可是给我们琪琪一个大大的惊喜啊”进屋后小琴还没坐下,就说了这么一句。
  “。。。。”我张了张嘴,却没挤出一个屁来,低着头,手里摸到了床头的一本书,假装看起了小说,其实此时的我,想死的感觉。。
   他们几个人聊了起来,主要说的还是小琴和宝亮,美美附和着,而琪琪却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我低着头,跟个傻X一样的仿佛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坐在角落里甚至不敢让身体动一下,我怕我一动就会引起他们的注意,会发现他妈角落里还有一个生命。。。。

   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姥姥回来了,看到了一屋子的人,就问我,这三个这是谁呀。。。
   所有人都看向了我,我也不得不抬起头来了,“哦,网友”
   “网友是啥呀,同学啊?”姥姥问道
   “嗯嗯,同学”我红着脸回答道。
   “晚上都别走了,姥姥给烙饼,摊鸡蛋”姥姥说完就出去了。
   于是我第一次看向了她们三个,说道“那个。。那个。。。晚上咱出去吃吧”
   记得那天晚上,是一个月亮特别亮的夜,在一个小饭馆里,我从头至尾都没有看琪琪一眼,因为我怕,我怕与她四目相对,我怕看到她的眼神,这时候,我恨了这挡住半边张脸的刘海,我觉得我像个二B青年一样。吃过饭,我们开始压起了马路,这是我第一次和琪琪离得如此的近,因为那两对已经手牵手的走在一起了,琪琪跟我落了单,在网上便是情侣,所以自然也就走到了一起。
   看着那晚的月亮,微风吹在了我的脸上,慢慢的,虽然离得很近,相反我却不那么紧张了,经过了一天的挣扎和煎熬,我有种死过的感觉。我先开口了。。。
  “失望了吧。。。”我轻轻的说道
  。。。。。。。
   许久,琪琪开口说道:“能给我唱首歌吗”
  “嗯?”我看向了琪琪
  看着前面两对蹦蹦跳跳嬉戏打闹的小情侣,琪琪抬头看着我,“给我唱首歌吧。。。”
  “什,什么歌,我不会唱歌”我惶恐的说道。要说唱歌,我可是真正的五音不全。
  “我想听刘德华的天意”
  这首歌我还真会唱,只是我唱歌真的很难听,再加上现在紧张的心情,我是真的张不开口。憋了好久我也没唱出来。
  琪琪慢慢的走着,也没说话,就那样看着我。
  “如果说。。如果说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早已经注定。。。。”我七柠八歪的唱了出来,我感觉我的脸红的发胀,一种想跳河的感觉熙遍全身。
  琪琪笑了。。。
   “对不起。。。。”我憋出了这三个字。。低下了头。。
   突然。。。
  一只热乎乎的小手....拉住了我的手。。。。
  
发表于 2021-1-26 16: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棒棒棒!  楼主  继续!  好看!很有代入感 ,属于我们的那个年代的天真!
发表于 2021-1-26 16: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定会引起大家的共鸣的。每个人的网络经历固然不同,但是其中总会有自己熟悉的场景再现的。不过你发错版面了,我帮你移动到聊天故事版吧。期待后续。
发表于 2021-1-26 17: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  尴尬癌都犯了     当时我第一次见网友也这样  哈哈啊
 楼主| 发表于 2021-1-26 17: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健 于 2021-1-27 09:58 编辑

此楼接主楼-4


没错,美好的画面没有因为我乱写而改变,拉住我的手的手,的确是琪琪的白玉般的小手。
过电了。。。。。电视上演的那种过电,在我身上发生了。。。。我的汗毛一下就炸起来了。。。
“你唱的真难听”琪琪笑着说道
“。。。。”我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
“但是我很喜欢听”琪琪说着,便拉着我的手跑了起来,“快,他们几个都走没影了”
我呼哧呼哧的跟着跑了起来,转弯处,四个人在小河边等着我们,两个男的捡着地上的石子往水里打着水漂,“看看谁打的远”
说着,我也参加了进来,打水漂我可是强项,而且颇有心得,理所当然的,我也是三个人中打的最远的那个,美美说道“哎呀,还是人家琪琪的老公打的远”
听她说完,我就看向了琪琪,没有反驳,没有不高兴,反而特别开心的笑着,我心里的那种幸福感,仿佛又重燃了起来。
  就这样,我们走到了事先我们三个安排好的一个小村子,这是宝亮家的老房子,村子里的人都搬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宝亮家这种的老房子还立在那里,因为我们之前来收拾过,所以洗漱被褥的,都已经安排好了。三个人的行李还在姥姥家,也没拿换洗的东西,到了这里后,只有一个沙发,一把椅子,和一张大床,本来我们三个商量的是,三个美女睡床上,留下一个人在沙发上帮她们守夜,可是到了之后,那两个牲口却怎么都不想走了。小村子离我家也不算近,当时估计都是晚上十点十一点了吧。她们三个得知今晚要睡在这里后,琪琪说她要第一个洗漱,于是,沙发上是大磊和美美,床上是小琴和宝亮,我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卿卿我我,说着悄悄话。。。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想着今晚应该怎么睡,我邪恶的想法蹿上心头,自己都觉得脸红了。。。我想着,让那两对在床上,我和琪琪去沙发,如果琪琪不愿意的话,我就在椅子上靠着沙发,离她近一点也可以。这时候,琪琪回来了,进屋就上了床,并且催促小琴赶紧去洗漱,小琴嘴里答应着,却迟迟也没动,于是尴尬的一幕来了。。。

  大磊和美美在沙发上抱着,小琴和宝亮在床上抱着,仿佛这个世界一下就安静了,五个人很有默契的好像都睡着了,琪琪在小琴的旁边,中间只留了一点点的空隙,而只有我,还坐在椅子上。。。妈的,都睡着了吗,老子今晚要睡椅子了吗?我当时好几次鼓起勇气想躺在琪琪的旁边,可是腼腆的我一直也没敢站起来走过去,就这样,我跟个猪一样,打着呼噜竟然在椅子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西西索索的声音弄醒了,月光下,我看见小琴和宝亮两个人抱着在啃,宝亮的手上下摸着,小琴却一直在拉被子想把两个人盖上,我呼吸一下就急促了,望向大磊那边,我靠原来这孙子也没闲着,也是上下游走连啃带咬的。而琪琪好像真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的都背对着小琴他们。闹心啊。。。。造孽啊。。。这不是折磨我吗。。。。看着琪琪微弱的呼吸着,我是真的想抱一抱啊。。。。可是我不敢啊,我自卑的心一直没有停止过。。
  就这样过了一会,琪琪咳嗽了一下,那两对瞬间就没动静了,又过了一会,琪琪坐了起来,我也紧张了起来。琪琪稳了稳身子,站起来向我走了过来,她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我假装刚从睡梦中醒来一样,揉了揉眼睛,“怎么啦”。。说着,我还做了个抻懒腰的动作,好像我真的刚被叫醒一样。
  “跟我去厕所,我害怕”琪琪小声说道。
  “哦,好。。”
  我俩摸着黑,走了出来,因为过去的小村子,家里都是没有厕所的,整个村子里有一两个公共卫生间,所以我做起了护花使者,带着她走了好久终于找到了厕所,厕所里没有灯,我问道“没灯,怕不”
   “怕”琪琪小声说道
   “那咋办,在外面解决?”我傻正正的都说道
   “那怎么行啊。。。”
   “那你等我,我去找点纸,我点着了你带进去当灯吧”说完,没等她同意我就去找纸了,转了一圈我拿了一把草回来,刚想点着了,琪琪说道,“走吧,我都上完厕所了”
   “哦。。哦哦。。”我扔掉了草,挠了挠头。傻呵呵的笑着
    “晚上还是有点冷的呀。。”琪琪说着,往我身边靠了靠,小手伸向了我。
    我很顺意的伸出了手,我们又一次手拉手了,我俩靠的很近,她的小手在我的手里,显得那么的可爱,乖巧,让我感觉好舒服。。。
   走着走着,琪琪问我“我们去哪里呀”
    “回去呀”我说道
   “哎呀,我不回去”琪琪撅着小嘴说道
    “为啥呀,不回家去哪里呀”我疑问道
    “你不知道。。她们。。。哎呀,反正我是不想回去了”
    “哦。。。好吧”我假装啥也不懂的回答道,其实,我心里明白,因为我也没睡啊,她们跟演小电影似的,我也是不想回去了。
     我俩就这么走着,一路上,琪琪给我唱歌,给我讲这几天的事,原来,琪琪的手机不是没电了,而是她卖掉了,为了来找我的火车票。小琴和美美没有钱,一切都是琪琪花的大多数。琪琪是四川某处的一个小山村里的孩子,后来跟姐姐来到了重庆打工,她说她每天赚的钱除了吃饭以外,几乎都买电话卡给我打电话了,那时候的卡叫IP卡,专门打长途的,但是也不便宜。我记得当时我问过她,什么工作啊每天结账,但是她没说。
    走着走着,我俩走回了姥姥家,偷偷的打开了门,我俩蹑手蹑脚的来到了我的房间,锁上了房门。于是。。便是大家喜欢听的。。。睡觉的事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1-26 20: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健 于 2021-1-27 10:00 编辑

主楼-6


随着一声怒吼,只见一个人影一下就从椅子上窜了起来,没错,那个人就是我。
此时此刻,一直唯唯诺诺的我,一直老老实实的我,雄起了。曾经挨了多少欺负不敢反抗,被劫了多少钱而不敢声张,一向老实本分的我,为什么今天就敢雄起了呢,没错,因为琪琪。
长相普通的我,从来都只是暗恋而没有谈过真正的恋爱,在网上的网恋让我尝到了幸福的滋味,琪琪的出现却是真真实实的摆在了我的眼前,是我能碰到,能看到,能感受到的幸福与满足,按意义上来说,琪琪算是我真正的初恋,而为了爱情雄起的我,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我的人生走向了另一条道路,这都是后话了。
  随着我一怒蹿起,一个饮料瓶也顺势向我飞了过来,我这一声骂,不是骂醒了作恶多端的和尚,而是骂醒了他身边的几个狗腿子,随着几个人一拥而上,我被按在了地上,任凭我怎么反抗也是起不来,琪琪被和尚拉着,这几个人都拳打脚踢也向我招呼了过来,我嘴里也不甘示弱的骂着街,用语言攻击他们。这时候,大磊和宝亮估计是看不下去了吧,过来劝架了,劝着劝着也都被打倒了,于是,我们三个真正意义上的爆发,就是今天了,沉积在内心的野性被唤醒了,人生的转折点来到了,我们浴血奋战,做了一次真正的男人。两败俱伤,进了派出所。

(题外话,也许跟这次事情有关吧,多少年后,宝亮被关了大狱,大磊吸毒死了,我呢。。呵呵。。30多岁才开始了第二次人生)

  事情解决了,那个年代的派出所,不像现在今天这样,那时候基本就是交了罚款就可以走人了,我们的父母来到了派出所每人交了200块就把我们领出来了,这也是第一次我家里人见到了琪琪。
后来宝亮当兵走了,大磊的哥哥出面找了和尚,事情也算这样结束了。
  话说我家里人第一次见到琪琪后,就单独的把我训了一遍,因为我经常住在姥姥家,平时也是很少回家,所以他们平时也不怎么管我,但是今天这事那肯定是要严厉的批评我了,我告诉了家里人他们来找宝亮的,因为宝亮要去当兵了,待几天就走了,破天荒的,爸妈没有再说我什么,还给了我几百块钱,可能家里人也觉得我长大了吧,我父母也算是比较开通的人
  我们有钱后,去了市区里的动物园,去了电影院,坐了碰碰车,开心的就这样玩了两三天,直到那天晚上,宝亮的妈妈来了。

  长话短说吧,宝亮妈妈的意思是说,该收收心了,政审刚过了又出了打架的事,眼看着快要参军走了,不能再节外生枝了,因为几个女人的穿着,现在满大街的风言风语,说什么的都有,都是不好听的话,言外之意就是怕会影响到了宝亮这次参军。最后商量了下来,他们三个人要回去了,可是却没有钱买车票了,于是每个家庭的父母给买了火车票,我也不例外,好几百的火车票我是没钱的,但是我有个好爹妈,拿到车票的时候,我的内心五味杂陈。这一夜,我们真正的抱在了一起,我说道“要不别走了”
  “不走你养我啊”琪琪轻轻的说道
  “我娶你”我激动的说道
  “傻瓜。。。”琪琪小声的在我耳边说道,用手轻轻的堵住了我的嘴。。
  是呀。一句我娶你啊,多简单的就能说出来啊,可是真的能做到吗,我今年40了,一句我娶你啊说出口都是那么的难,更何况十几岁的少年郎。。
  没头脑的一句话,不负责任的一句话,就轻易的说了出来,当时的我,是激动的,是没有那么多其他的想法的。
  最终,我们的话没有接着说下去。
  我把她抱在怀里,更紧了。。这一晚,小琴在宝亮家,美美在大磊家,在这个房间里,只有我和琪琪,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晚。
  我轻轻的吻了下去,迎来的,也是热烈的回应,我们拥吻着,仿佛这个世界都停止了。。。。当我在情不自禁的时候,她抓住了我的手,我停了下来,用眼睛问询着他,她说道“别。。。我脏。。。”
  “脏?要洗洗吗”我莫名其妙道
  “不是。。。”琪琪紧紧的抓着我的手。。
  “。。。。。。。”


  这一夜,我们没睡觉,一直聊着聊到了天亮。琪琪口里的脏,不是我以为的那种,而是。。。
  哎。。。现在想起来,还会觉得唏嘘,那一夜,她对我说了好多好多,琪琪原本也是个小山村的穷孩子,后来姐姐去了重庆赚到钱了,她也嚷嚷着去找姐姐,是的,没错,你猜对了,他们做了小姐,而琪琪还是夜总会的头牌,当琪琪跟我说,那些男人在她身上的时候,她会偷偷的看电视,她说她已经麻木了,老的,少的,每天形形色色的接待着不同的人。我才知道,原来真的有工作是每天结账的,琪琪说每天赚的钱基本都用来给我打电话了,我的内心。。想刀割一样。。。说不出什么滋味,只觉得好酸好酸。。。真的好难受。。。比起那天为熊先生的哭泣而言,这次简直就像是真的有一把刀再剜着我的肉,割着我的心,一切的美好想抓住却又伸不出手的感觉。看着泪流满面的琪琪,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闭上眼,想起那些男人在她的身上蠕动着,我真的好想杀一个人来解决一下现在的压抑。。。我抱着她,对她说“我不嫌弃你,你不脏,你在我心里是最干净的”
  “不。。。我不配。。”琪琪哭出了声音。。
  我把她压在身下,看着她流着泪的脸,吻了上去。
  好久后,琪琪抱着我对我说,“也许我还会再回来的,等我们再相见的时候,我给你。。好吗”
  我没有说话,此时的我,除了紧紧的抱着她,紧紧的捏着拳头,我还能做什么,还能说些什么呢。

  第二天的中午,长途车站,我们三个人站在车外,三个女孩隔着车窗流着泪,车子开动的那一刻,没有电视里的桥段,我们没有追,琪琪这时候从车窗伸出了头,把一个用彩绳编的手链扔给了我,“别忘了我。。。”
  那一刻,我看着琪琪越来越远去的汽车,到最后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就这样,这段生活结束了,很奇怪的是,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在网上遇到过琪琪,也许她改了网名?也许她回了老家?生活还是继续着,每次听到刘德华的那首天意,心里的酸楚还是那么的明显。琪琪,你。。。还好吗?




  过了很多年,宝亮当兵回来了,他和小琴一直都有通信,原来他们三个都是做那个职业的,最后他们也没能走到一起。我要来了小琴的通信方式,那时候QQ已经普及了,小琴发给了我一张琪琪的照片,瘦的已经看不到肉了,脖子上还有纹身,叼着烟,那是琪琪的最后一张照片。琪琪回去后,真的不再做那一行了,可是,她却交了一个要了她命的男朋友,琪琪吸毒了,和她男友一起

  琪琪死了。。
  死在了救护车上,也死在了我的心里,我的回忆里,我的。。青春里。。
 楼主| 发表于 2021-1-26 20: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健 于 2021-1-27 10:03 编辑

主楼-7

其实这篇帖子的主题,不是祭奠我的爱情,而是我的另一段岁月,龙族。
琪琪他们从我们这里走后,宝亮参军走了,我和大磊还是每天浪迹在聊天室里,也是因为与和尚的一战,我的性格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不再是那个乖乖的我了,爱情的失去与血肉的磨练,让我长大了许多。
这一天,原本很安静的网吧里,一下热闹了起来。网上有情人被攻击了,我马上进入了聊天室,这一看,不得了,满屏的刷屏一秒钟刷了好几页,仔细看了看,都是骂人的话,而发言的人统一的马甲,狼战士-XXXX
这是什么情况!
后来在网吧老板那里了解到,现在的聊天室里有几个家族,狼族,鬼族,魅族,皇族等等五六个家族,而聊天室也有变化了,不再是固定的这些聊天室,而是网友自己可以建立聊天室,只需要交一部分的费用,就可以完善这个聊天的很多的功能,那时候网吧里已经有耳麦了,什么打五项,什么对骂的,什么聊天室主持人的,都有了。因为是付费聊天室,所以功能要比固定的聊天室多很多。于是,真正的故事来了。。。




下班了,明日再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 粤ICP备17030265号-1 )心灵家园

GMT+8, 2021-3-7 20:04 , Processed in 0.218400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