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59|回复: 7

[原创连载] 巨幅长篇灵异鬼怪故事---证道 第一季 22 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0 03: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旅行者 于 2020-3-20 03:26 编辑

话音还未落,门就被撞开了,一个20多岁的男人被扔了进来,然后一道黄衣闪过,一个童颜巨乳萝莉蹦蹦跳跳的进了房间,嘟着小嘴跑到了谷忘川的怀里,“川哥。”丝毫不考虑身后跟着跑进来的特殊警察张南柳和受伤的保镖夏至。


谷忘川一脸尴尬,右手还滴滴答答的淌着血,小姑娘一身黄色紧身小衫,曲线毕露,纤细的腿加上隆起半露的胸,还有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谷忘川滴血的手,“川哥,你受伤了?痛不痛?伦家给你吹吹?”


“大师,大师,你怎么了?”刚才扔进来的男人,一抬头看到了地上躺着的奄奄一息的大和尚,年轻人三步两步爬过去,看见和尚胸口的那个洞,吓得不由得想后退,可惜腿都软了。


也许是嗔怪年轻人破坏了气氛,黄衣女孩杏眼回眸,看了男人一眼,微微一皱眉,突然挥了挥手,男人直接又斜着飞了出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沾在了墙上,还堵住了嘴巴,摇摇晃晃、支支吾吾的不能发出一点声音。


黄衣女子还要将明显的胸部向谷忘川身上贴去,谷忘川用左手轻轻的拎着黄衣女子的耳朵,将她拎开,“我说了,小丫头跟我少来。”


“抱抱吗,你、你嫌弃伦家,你不让抱,伦家不说了。”黄衣女子眨巴着大眼睛,卖萌。


“你?”谷忘川看了看歪过头的张南柳和要流鼻血的夏至,砸吧砸吧嘴,没说话。


“抱不抱?”女孩嘟着嘴,扑闪着大眼睛看着谷忘川。


“来来来”谷忘川一脸无奈且尴尬的点了点头。


“川哥最好了。”童颜巨乳又融进了谷忘川的怀抱。


“可以说了吧?”谷忘川示意张南柳给自己拿来块布,擦擦满是鲜血的手。


“凸凸凸”女孩回头向张南柳做了个鬼脸,然后才说,“韩风,韩风是孤儿院长大的,但是他和秦家有关系,我查到了他这次被追杀,可能和秦家的家产有关,很可能就是这个家伙。”黄衣女孩指了指还沾在墙上的年轻人继续说道,“可能和他有关,但是我没有进一步查到那个黑袍女人,···”


女孩还要说下去,谷忘川向斜后方努了努嘴,女孩从谷忘川从怀里偷偷向后瞟了一眼,一吐舌头,停住了说话。


“查到我什么?”黑袍抱着孩子长剑指向了黄衣女孩。


“别在我背后露杀气。”谷忘川突然说道。


“你?!”黑袍哼了一声,收回了长剑,“赶紧的,把韩风交出来。”

“你和韩风有仇?”谷忘川没回头,而是轻轻的摸了摸女孩的头发,“还有别的吗?”


“韩风的命格不对,我得到的消息,韩风早该死了,他一定有故事。只不过我还没查出来,时间太短了,不好查。”


“我 我帮你说。”黑袍人咬着后槽牙说道。


“你知道?”谷忘川没有回头,问了一句。


“你想知道?”黑袍恨恨的语气。


“你说不说都行,我胳膊没地方了”谷忘川调侃到。


“切,我不说,一身正气的川哥怎么会让我杀了韩风。”黑袍长剑还匣,双手抱着鬼婴,讲出了一个连在场的张南柳和夏至都无法相信的故事。


“15年前,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月亮格外的大,我记得那晚的月亮,是那么的亮,那么的大,我当时8岁,妈妈拍着我的三岁的弟弟,躺在床上,我弟弟已经睡着了,我睡不着,就透过窗户看月亮,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妈妈的情绪很不好,一直提不起精神,很难过的样子,那晚上,我就看到妈妈爱抚弟弟的动作异常的温柔,异常的充满了不舍,当然这是我后来想起来的。


那晚,后来我迷迷糊糊听到有人说话,我记得我爸爸还来看了看我是不是睡了。然后就看妈妈把弟弟了出去,我还听到我妈和我爸说什么‘能不能放弃了,咱不要钱了。’


我以为我父母把我弟弟卖了,我偷偷的下地,向堂屋里看去,透过门缝我看到堂屋里还有几个人,其中有个人特别的奇怪,穿着一身奇怪的衣服、


我赶紧跑出去抱住妈妈的腿,让妈妈不要卖掉弟弟。


客厅里的众人,说不买弟弟,不是来买孩子的,放心吧,让我踏实睡觉,我妈妈也说让我踏实睡觉,不是来买孩子的,大家还笑我,看起来一切轻松。


但是我不敢睡,我很爱我弟弟,特别爱他。


我在他们的哄骗下,我才回到屋里,但是我依然不放心,我妈妈说是来给弟弟治病的,不信我看看。


我透过门缝看外面,就看到一个大哥哥,和我弟弟背靠背坐在了地上,就看到那个衣着奇怪的人,在我弟弟和大哥哥头顶和肩膀各点了三支蜡烛,然后开始做了一些奇怪的动作,就在我看奇怪的时候,我看到了神奇的一幕,六支蜡烛的火光变成绿色,然后又变蓝,变紫,最后我看到我弟弟和大哥哥的蜡烛,在没人触碰的情况下,互换了位置。


然后蜡烛慢慢的燃尽了,我看到他们抱起我弟弟往屋里走,我赶紧上炕,蒙上了被子,从此我弟弟又赔了我两年,然后,在一个秋天,暴毙了,那一年,我10岁。我弟弟5岁,我哭的肝肠寸断,但是也无法挽回我的弟弟。


小孩子下葬没有那么多规矩,好歹一领芦席就把我弟弟埋了,那晚上下着雨,我也不知道我怎么那么大胆子,我晚上偷偷跑到我弟弟的坟上哭,一直哭到后半夜,我才发现,我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人,我当时才10岁,也吓得不行,大半夜的坟地里,我才想起来害怕,但是那个人的声音好像有魔力一样,很快就安抚了我,询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说我想我弟弟,他又问我弟弟怎么了,我说了一切,他问我,想不想救我弟弟,我说想,他说现在不行,让我答应他10年以后做他徒弟,他就教我救我弟弟的方法。


我当时就答应了,我还亲眼看着他,轻轻一挥手,我弟弟的坟墓裂开,我弟弟从里面缓缓的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


我当时也觉得害怕,又觉得开心,他告诉我,我弟弟他现在要带走,每个月他都会和我见面,让我看我弟弟一眼,但是这件事一定不要告诉任何人,任何人,包括父母,不然就再也看不到弟弟了。


“后来呢?”谷忘川大概明白了这一切。


“后来?”黑袍接着说,“后来三年后,我母亲病重了,我再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了父母的谈话,原来,他们出卖了我弟弟,换了20万,20块钱,维持了我母亲5年,让我母亲多活了五年,然后,药物实在无法维系了母亲的生命,她才走了。”


“就是韩风,那晚上那个人就是韩风,我跟着我师傅之后我才知道,他们换了命,他们用20万块钱,买了我弟弟70年阳寿,20万,区区20万就买了穷人家孩子70年的阳寿啊。川哥,你一直很公正,你告诉我,我该不该报仇,我这里有100万,我还钱,但是他们要还我弟弟的命。”黑袍一把掀起了帽子,一张美丽的脸,莫离的脸。


一张脸很美,但是疯狂且狰狞。


“你师父是谁,我当初救你的时候,你师父怎么不出面?还有你和莫非不是亲姐妹?”谷忘川疑惑的问道。


“我母亲死后,我爸爸就消失了,是我姨妈收留了我,姨妈怕我有麻烦,就给我改了姓名,姓莫了。”莫离解释道,“我报仇你还要阻拦吗?今夜就是我弟弟和韩风换命的时候,川哥真的要阻拦我吗?”


“都是命运,你何必逆天呢?”谷忘川叹了口气,“你弟弟70年阳寿,换给了别人,说明这就是他的命,他就不该有这70年,你懂不懂?”


“我不信!我要我弟弟回来。”莫离抽出长剑,“川哥,我知道你厉害,但是我求你了。别逼我。”


“你先说你当初你师父为啥不救你,而是莫非找到了我?”谷忘川抓住这个往下问。

“我师父都是和我有固定的日子相见,那几天他不在。”莫离解释。


“他一定有别的目的。大家都能明白,他能每次和你见面,那么他一定对你有精神感知的,你出问题,他一定知道,他不救你,肯定是有别的原因。”谷忘川怀里的童颜巨乳与突然插话。


“黄思凡,你还要不要抱着,想抱着就闭嘴。”谷忘川刮小女孩的鼻子一下。


黄思凡吐了个舌头。不再说话了,而是把头往怀里钻。


“看来你是在这几年学的法术,那时你还啥都不会吧?”谷忘川算了一下时间。


“嗯,我满20岁那天,我师父才开始教我法术,说我学早了学晚了都不行,成不了大道。”莫离提到师傅,语气都变得恭敬且缓和。


“你师父教过你没有,什么是天道?”谷忘川突然问道。


“啊?”莫离一愣。


“我看在我们所谓的机缘上,我来告诉你什么是天道。”谷忘川轻轻的紧了紧手臂,对怀里的黄思凡说道“你也听着。”


黄思凡把脸埋在了谷忘川怀里,还偷偷的笑。


“莫离,我告诉你,这也是我这几年的才明白的道理,所谓天道,就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可知道这句话的意思?”谷忘川问,环视了一下四周。


“就是说,上天没有好生之道,他根本不善良,也没有救世主。”莫离说道,“我们要与天斗,与地斗,我们要力量,用力量达到自己的目的,不要靠天,他靠不住。”


“你错了,这句话的意思是,天不会因为你是穷人就可怜人,田也不会因为你是弱者就多帮你,天就是天,天就是规则,他看待万物的视角是一样的,不会因为你的特殊而改变什么规则,你可怜,你再可怜,你弟弟也不会复活,这就是天道,你弟弟虽然有70年阳寿,但是真的用这个阳寿的不是韩风,是你弟弟用他的70年阳寿,让你母亲多活了5年,用70年换5年,这是天道,这才是命,是他的命。”谷忘川这些话说出来,大家都愣了。


“最大的道,就是规则。记住了吗”谷忘川低头向怀里黄思凡问道,但是他一低头,看到的是两坨白花花的,哎,赶紧转移了视线。


“不是,我弟弟是他们害死的。”莫离有些发狂,他看着怀里瞳孔惨白的鬼孩子,“我要救他,我要让我弟弟回来。”


“你救不了他,他的魂都投胎了估计,你一切都是徒劳,但是让一个死孩子占据一个活人的身体,对不起,这就有违天道了,我无法帮你。”谷忘川又回到了那张臭脸。


这是22章改版,开始那个写的不满意,这个还可以吧。勉强能用。谢谢大家


已有 3 人打赏作者

我本无漪 赏了楼主5心灵币 流年无心 赏了楼主1心灵币 沐暮 赏了楼主5心灵币
发表于 2020-3-20 08:02: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改的这篇没有原来的好,这篇有些啰嗦。画外音旁白太多,少了代入感,更像是在听故事。还有那个大波萝莉,真是败笔。
发表于 2020-3-20 20:2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改过之后很多故事情节就能理得顺了。
黄衣女子,哈哈,小可爱一枚。

发表于 2020-3-21 10: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引人深思的一章。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它就是一个旁观者。

点评

老大贪污了  发表于 2020-3-21 10:37
我打的5,怎么成了1,还不能添,,汗  发表于 2020-3-21 10:25
发表于 2020-3-21 14:54: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听你有些凄苦,父母真舍得用孩子的命换自己的命?
发表于 2020-3-22 15:56:2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也挺厉害 。上次我说等你写到20,我好好读,请原谅我食言了。
这次,我啥也不说,更不说加油,因为你已经很给力了。
我只说,你真是值得学习。 注意劳逸结合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 粤ICP备17030265号-1 )

GMT+8, 2020-4-2 19:57 , Processed in 0.17160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