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486|回复: 16

[红尘漫想] 油渍无墨点杂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0 23: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我本无漪 于 2019-9-12 23:24 编辑

常常,喜欢沉浸在一些细节里,
体会人性,感受生活,
再从其中捕捉到可以心动的那些存在。

一个人性格的养成,有先天基因的血脉,也有后天的生长环境影响。
就象一根竹子,先天长的再直,再长,也可以变成人们坐的椅子,凳子;
当然,也可以变成屏风,或别的什么雅致的样子。
到最后,所有真实的样子,原本的样子,
实质的边界都会有了顺其自然,或迫不得已的变化和差异。

每一个人的眼光,都是一种角度,并且都是不相同的。
如果,总活在这些眼光里,一定要很累。

所以,若肯换一个角度看生活中的自己,
用另一种眼神去看自己在生活中的那些样子,
或许,你就会有另一些收获。



渐渐地,发现自己好象还是有点儿油墨细胞的,
特别是遇到对的人,或是对的状况,它们就跳出她的束缚,表现一番。
为了不埋没它们的存在,就决定,为那些油墨的细胞,搭一个小房子,给它们有一个可以撒欢的场地。
演员在自己的角色里,演绎各种人生;写字的人何尝不可以在自己的文字世界里,拭写各种角度、各种角色的字。

                   2019年9月

点评

谢谢~~~  发表于 2019-9-11 22:02
喜欢你的小油墨  发表于 2019-9-11 21:33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梅朵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23: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我本无漪 于 2019-9-11 22:03 编辑

     那天晨读,在书中读到以下一段话:甚为感慨。摘录于此:

    我想最先震撼我的,是废话的再生价值——把废话排列组合成真理的是卡夫卡;把废话一条道奔到黑,唠嗑出故事的,是写随笔的村上春树;而能把废话呢喃成妙文的,就是西西了。旧时大户人家招考厨师,只看一道蛋炒饭,越是简单的材料,越见厨师的功力。

      看她自语:“手表掉了。我仍然喜欢趴在桌子上睡觉,很多日子,我不记得手表微微的嗒嗒声,但我听见自己脉搏的律动,我想,我也是个很准时的表啊!而且还不用上发条!不晓得这个表什么时候会停,一切是非成败,都不重要了。我仍然喜欢逛街,天气好的时候晒太阳,不好就踩几脚水,任由时光在身边漂流,看它怎样静流水深。车子来了,我也不赶,我已经不和任何兔子赛跑了”。(《手表》)

      
     这就是西西气质。语言材质的简陋,全是常用汉字,连形容词都是最家常的。疏离——她不是和任何人二元对话,没有对抗和辩驳的硝烟味;散淡——思路是信马由缰的,别的作家是字字如刻,脉络清晰地“爬格子”,而她是一个穿花裙的羊角辫小姑娘,在夕阳下“跳格子”。港产片里那种无厘头、草根式的轻盈嬉皮,西西这里就可以溯源。

         由此可见,任何一种文字记录方式 ,都没有好坏优劣之分,关键还在于文字本身。突然,我想起了好久不见的美人姐姐。  2019年9月6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23: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纹身的感慨》

以前,一直对纹身这件事持不喜欢不赞成的态度 。
随着纹身这种形式“纹如画“”的提升,某些时刻,也会闪过有一种好奇,不反感的眼神。
在健身馆,纹身者极为常见,似乎也有些集中,经常,一抬眼,一转头,就会有一些爱健美的男女,身体上呈现出一些纹身的花纹,而且种类烦多。

介于自身的修养,也不好意思,过分细看,每每总是匆匆憋一眼,然后,趁对方不注意,再瞅一眼。
有一个非常帅气的教练,健硕的胳膊上,虎背上,烙印着非常惹人眼的纹身。虽然总不好意思瞅仔细,但真觉得挺好看,甚至挺诱人的。
每每在电梯里遇见,他露出雪白的牙冲我迷人一笑,我想的好想脱口而出一句:我可以摸摸你胳膊上的纹身吗?真好看!
这样的念头和心里的话,真是不止一遍地在我心里掠过。当然,每一次掠过,都是遇见他,他冲我迷人一笑的时候。因为好奇,特别想按按那些鼓起的肌肉上的纹身的花纹。

昨晚,在跑步机上,按照惯例,找好了一部外国电影,才打开跑步机的开头。
习惯了每次在健身的时候,选一部喜欢的电影看,这也会上跑步机上的时光多了一份美好。(备注:一般来说,2天可以看完一部电影。)
这次,我找了一部传记性的《永恒时刻》。这部电影之前早就看,大凡喜欢的片子, 我倒不怕看第二遍。

影片的女主角的老公,喜欢酗酒的曾经做过船上水手的现是一名矿工。他的身上有好多处纹身。
他特别喜欢赤背(说直白点就是喜欢光着上身),喜欢让他的妻子帮他梳洗。
第一次放到他的胸前刻着他所爱过的女子的名字,当他的四个孩子坐成一排,看到父母的这些日常情景,已经上学的大女儿竟然还把那个名字念了一遍。
然后,他们全家人老老小小的全都笑了,那个名字,并不是孩子们母亲的名字。
第二次,是他在外酗酒回家后,拿起手风琴弹奏起来,这一次,是他后背上的纹身展现出来,那是一片帆船上扬帆的图案。
在他一动一动地开合地拉着手风琴,后背上的纹身图案,也有了一种律动感。感觉就象一只帆船在海上航行一样。
那一刻,我第一次真正地感受这类纹理的某一种美妙。

在那一刻,这个父亲,就像一个舵手,带领着一家人向某一个港口划去,他身后纹下的那个帆,沾着他的汗水,在划向前方,熠熠闪光,格外生动。

2019年9月10日字



【备注】

《永恒时刻》是由扬·特洛尔执导,玛利亚·海斯卡涅米克尔·佩斯勃兰特等主演的一部传记类型的电影。该片于2008年9月24日在瑞典上映。

影片讲述了玛拉拉森的人生经历堪称传奇,20世纪初期动荡的瑞典,本来她只是一名普通的女性,还有一个爱拈花惹草和喝酒的丈夫,但一台照相机改变了她的生活的故事

2009年,在第66届美国金球奖中,该片获得了电影类-最佳外语片的奖项提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23: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我本无漪 于 2019-9-10 23:23 编辑

《闻到猪油香》

       我不会掐算,也不爱吃猪肉,可偏偏在猪肉涨价之前。我买了很多猪肉小仔排,还有一块猪板油回家。(家人一直都反对我喜欢吃猪油这件事)也不知为啥,我不太吃猪肉,偏偏喜欢吃猪油,家里基本一直不断。当然这猪油从不用于烧菜 ,只是在吃面条,吃馄饨的时候才用。

      那一天,我去一个小镇上,想拍一些集市的照片。我就去了每次去小镇里都爱吃的那家馄饨店,那天,那家的猪肉小馄饨,突然就挂牌成了牛肉馄饨。
那薄如纸片的馄饨皮,裹上一点儿只透露出肉味的肉糜,若不是桌子上醒目的牛肉馄饨这四个字,我在有辣椒的汤水中,也没吃出猪与牛的差别。
细一问,说闹猪瘟了。所以只能吃牛肉了。对于生活上相对后知后觉的我,也没意识到有一个严重的事件正在发生,且会影响到很多人的生活。

      过了三天,我姐打电话,夸我运气好。说买了那么多猪排这件事。话说,我去菜场买肉。我也不懂如何挑选,于是,姐姐就带我去了一家熟人的店,让我专门在他家买,并为我特意和老板打了招呼,只要我去买肉,一定要选啥好部位,好价格的肉给我。老板满口答应,然后,只要我每次去买肉了,我姐姐都很会就知道了。老板有点像情报员一样,及时准确地向我姐汇报我的买肉动向。

     话说,这猪肉的事也有一阵子了,我感觉,外面的饭店餐店,好象也没涨多少件,就听有人会在电梯里说,猪肉买到多少多少钱了。
今天,许久没吃面条的我,忽然想吃自己做的猪油阳春面。不用卧鸡蛋。我更喜欢让鸡蛋和青椒亲密,西红柿只与青椒作伴,坚决杜绝西红柿与鸡蛋在我的炒锅里相见。

    打开猪油罐的那一刻,浓浓的猪油香,一下就迷倒了我, 让我在那个瞬间想起了儿时最爱吃的酱油猪油拌饭的场景,忽然,只听水漫出高身沙锅的声音,哎呀呀,这一个小差,开的哟,我赶紧的,赶紧的,熄火,捞面。

2019年9月10日

点评

想我师傅猪油拌饭了  发表于 2019-9-11 22:10
哈哈,这么馋人  发表于 2019-9-11 21:3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22: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我本无漪 于 2019-9-11 22:30 编辑

《狗牙花开了》

初见这花时,净净地白,花朵不大,也不小。老板告诉我,她是丁香花。
因为这个名字,她被我带回了家。
一年里,她总会结好几次花苞。
于是,痴痴地盼着她笑。
奇怪的是,每一次花苞结的不少,、
结果,却又莫名的谢了。
去年的秋天,她终于笑了。
我用“”形色照妖镜“”一照,
结果,跳出来的名字:
狗牙花。

当时,我浮起的笑,在尴尬里,肯定不比哭好看。
后来,就懒得搭理她。
依旧,春天来了,
她又煞有其事地
郑重了打了好些个花苞,
然后又在没开的时候,
就悄悄地谢了。

这段时间忙,
更不会又看她一眼。


窗外的工地,
照常在子夜时分还发出轰隆隆地发出划破夜晚的声响。
又准时在凌晨5点钟又发出砂石在机器里翻滚的巨响。
这样的生活,周边的人已经忍了一年又一年,
我只是其中一个,依然还在适应着。
常常也会在电梯里,听到邻居们谈这个工地的事时,
忍不住地问:这些楼还要盖到什么时候啊?

又一日,七点就升起的太阳
阳光却在九点照进我的阳台。
对面的几幢楼已经砌到32层了。

忽然发现,水池旁的狗牙花,又开了一朵。
另外还有两个的花苞,
也不知会在哪一天,

让我的眼睛一亮。

2019年9月11日



幸好这花还开着,赶紧拍了传上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点评

笑就笑了,图呢,就因这个问句而已。  发表于 7 天前
你笑啥?何因?  发表于 7 天前
采桑好:点评不方便写,可随意~~  发表于 2019-9-11 23:12
唉,写了两行,剩下一个字母。  发表于 2019-9-11 22:28
就这两个字,让我笑了  发表于 2019-9-11 22:1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22: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种表演》

路过十字路口时,红灯亮了。
停下电动车,看到街口的安全岛上,
有一女人盖着被,躺在地上,脸上的眼部盖着一条毛巾。
边上,摊上一大块塑料布,上面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人民币的纸票和大头。
塑料布后,跪着一个男人,头颅像捣蒜似地向地面一点一点的,
看着怪累人的。心中有一种善意的情绪浮起。
后面忽然有一个快递哥开口对我说:
别相信这些人,他们一天挣的钱比我送外卖还多的多。
刚才路过时还是那个女的跪着男的躺着的,
现在又换成男的跪着女的躺了。

我忍不住说:躺在还好,跪着点不停的点,也是累人的活。
那快递哥又说:你现在看不到南京的街道有那些用音箱放着音乐假唱要钱的残疾人了吧?
我说:好象是很久没见到这些人了。
小哥说:那也是假的,骗人的。
有记者专门跟踪,等警察专门来追这些人时,他们跑的比鬼还快,
断腿全能跑了。
说着说着,快递哥在另一个路口转弯了。

2019年9月11日

点评

当今的社会为了钱可以丢弃任何东西,这个是社会现象,在很多人眼里,有钱就是爷。  发表于 7 天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GMT+8, 2019-9-19 19:18 ,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