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090|回复: 93

[原创短篇] 幽幽南国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9 12:4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梅从广州归来已经一个多月了,她日日在写与不写之间徘徊,在等待与企盼中煎熬,这使她有度日如年之感。本来她应先去信,哪怕只是一封报平安的信。可是她觉得这样做似乎有些太殷勤,何况他们已相距几千里之遥,谁知他会不会人一走茶就凉呢?还是耐心等待吧,只要他有信来她将立即回信。可是一个多月了,他仍然杳无音讯。马梅颇有些后悔,不该计较先写与后写,毕竟自己长他几岁,毕竟心里已经有了他。

点评

我目不转睛地读,引人入胜。  发表于 2019-4-10 14:13
这第一段就很吸睛。  发表于 2019-4-9 17:56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12: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已是九月二十五日。每到月底马梅就忙得晕头转向,也只有这么忙,她才会稍稍淡忘了他。上午十时许收发员送来了报纸信件,最近她一看到信件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都会砰然心动,她甚至不敢看那些信件。正在她紧张之际,一封信飘然而至,那上面赫然写着:马梅小姐收,只凭那称呼,只凭那字迹她已一目了然,那是广州来的信,是他写来的。马梅没有当即拆信,她害怕当着同事的面掩饰不住自己。

点评

字虽不多,细节和心理的描写却全然呈现。  发表于 2019-4-10 14:1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13: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午到家后,马梅才看信。她的夫午间从不回来,唯一的女儿也在外地母亲处读书,她尽可以静静细细品味信中内容。只见他写到:梅姐为何一别无消息?你平安到家了吗?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吧?你可知我是如何的心急如焚、坐立不安?你可知我是怎样的思念你?你可知我在千遍万遍的呼唤你吗?我日日夜夜盼着你的来信。梅姐你该不会忘记小弟了吧?你该不会是逢场作戏吧?你该不会让我的牵挂没有着落、让我的思念没有慰藉吧?姐,我好难过好伤心。九月二十八日我又要到福州上船,开往日本横滨,不知何日才能归来。假如我能怀揣你的书信去异国他乡,我该少却多少寂寞啊!然而这是不可能了,即使你在收信后立即回信,我在上船之前也无法收到。我将怀着悲伤、带着忧郁、携着寂寞去远航。可我还存着希望:希望在我归来之时,看到的是你的书信,得到的是你的佳音。再见了梅姐,盼着鸿雁传书,祝你一切都好。马梅一遍遍的读着信,她更加痛悔不先去信的决定。她无心做其他,又一次深深的陷入了回忆之中。。。。。。

点评

信也不长,两情相悦,彼此牵念的情境生动并拉着读者的心不由跟着一同悸动。  发表于 2019-4-10 14:1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13: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一九九一年七月三十日午夜,在一个县城小站,马梅只身一人,拎着一旅行包,等待太原开往郑州的列车,她要去广州第二工人疗养院疗养。说是疗养,其实是含有很大性质的旅游。没等多久,火车喘着粗气开进了站。上车后见车厢里人不是太多,过道上几乎无人站着,马梅很有几分喜悦。她着实怕了坐火车,尤其是夏天,车厢里拥挤不堪,汗臭味、脚臭味、厕所味、吃食味、偶尔还有狐臭味混合着各种化妆品味,在车厢里弥漫,实在令人作呕。桌子上、地板上散乱着瓜子皮花生皮水果皮鸡蛋皮各种手纸各种包装纸各种饮料筒,简直惨不忍睹。今天还不错,虽然卫生依然较差,不过座位很有希望。她终于在临近厕所的地方找到一个空座。一路上一直有人上厕所便一直有那股奇特的味道包围着她伴随着她,可她觉得还是应该庆幸,因为免受站八小时之苦。

点评

如素描般的环境描写,通过这些细节进一步突出置身于感情激荡中的人是无所不可战胜的。很欣赏这一段细节的描绘。  发表于 2019-4-10 14:2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13: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车到郑州后,只见车站正在新修月台,虽已初具规模但仍然杂乱不堪。她随着人流爬沟过坎钻洞出洞终于出了车站。刚刚站定,便围上来五六位,男女老少高矮胖瘦不等,个个高声嚷道:要坐车吗?要吃饭吗?要住旅店吗?虽然嗓门挺大倒还和颜悦色。。马梅不是第一次出远门,还不至于草木皆兵,但也深怕受骗上当。她拣那慈眉善目而又年纪较大的妇人,问清了旅馆代买车票,且能买到卧铺便随了去。本想着第二天才能乘车去广州,但旅店人员很是神通,竟买到了当天下午的卧铺,虽然手续费就要了二十五元,但若去售票口买票,大概两个二十五元也买不到当天的卧铺吧。

点评

看得好认真啊,谢谢了!  发表于 2019-4-10 14:28
极具画面感和人物内心的层次铺开。  发表于 2019-4-10 14:2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14: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拿到票时离发车时间只差半个小时,无合适车到车站,人家告诉她十几分钟可走到,她便在七月的骄阳下边问路便疾走,直走得她苦不堪言,走了二十几分钟才到车站,乘这趟车的旅客早已检票完毕,她连跑带颠、气喘吁吁直扑向检票口,当她进到二号车厢找到自己铺位时,列车已徐徐启动。马梅是上铺,她把包往下铺一扔,坐在边上涨红着脸捂着狂跳的心张着嘴直喘粗气。对面与旁边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看着她,她想:此时此刻自己一定狼狈不堪。

点评

这个马梅生动描写,让我感受到她是一个感性、细腻,内心丰富且善于自省的人  发表于 2019-4-10 14:28
赶紧更新,俺等不急了。  发表于 2019-4-9 19:29
等完结了一起来看。  发表于 2019-4-9 17:5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10: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人迟暮 于 2019-4-10 13:49 编辑

     喘息稍定后,马梅拿出牙具毛巾到盥洗处洗漱了一番,又整理了头发,此时已过而立之年的她看上去依然很年轻。一头秀发束成凤尾扎在脑后,波浪形刘海朝上翻卷着。脸庞不难看,尤其眼睛为她增色不少,是那种古人称之为杏核般媚眼,且清澈明亮。鼻子略小些,但较高且挺。唯有嘴巴不尽人意,两颗上门牙没长好,清楚记得八九岁了还长不出上门牙来,两边槽牙出来后,便倾斜着扩大了它们的地盘,等两颗硕大的门牙出来了,自己的领地已所剩无几,只好侧身斜翘矗立在马梅口腔内最显著的位置,这令马梅有点小小的伤心,虽然很爱大笑,但总担心那不太美观的大门牙讨人嫌。好在上帝创造人,大概总给人一种平衡感,马梅身材很好:个子不高不低、两腿修长、腰围胸围臀围都算可以,穿啥样的衣服也不难看。今天的她穿着黄白相间无领无袖T恤衫、黑色紧身一步裙、褐色筒袜、浅蓝色皮鞋,给你一种健美大方之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10:4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马梅从盥洗处回来后,准备看她长年订阅的《小说月报》,听到有人问:小姐是到广州吗?看看周围只有她一个女性,想必是问自己,便回答:是啊,就埋头看书了。过道里传来咕噜噜的响声与叫卖声,一列车员推着又高又窄的小货车一路叫卖着走过来。一男客问有扑克没,随后买了一副,他热情邀请人们打扑克。刚才问马梅话的那位说:对不起啊小姐打扰你看书了,玩会扑克好不?马梅说:我不太会玩儿。他说:没关系啦,咱俩一组打升级,输就输了,就是个玩儿啦。他好诚恳,嗓音也好听,带着明显的南方普通话味儿。马梅这才注意看他:大约三十多岁,个子好高啊,坐在那里还高出别人一大截。穿一条泛白牛仔裤,浅蓝色T恤,蛮潇洒的。那模样真是广东人的模式:大大的略凹陷的眼睛、略高的颧骨、阔阔的嘴巴,略厚的嘴唇,又黑又长的眉毛,右眉毛起首处有一颗极明显的黑痣,肤色略黑。他说话时的神态,看马梅时的眼神,令人赏心悦目。马梅欣然应允,与他配合打升级。哈,竟然赢了对方。

点评

一本《小说月报》,有了年代感 。太引人入胜。  发表于 2019-4-10 14:30
在飞速写呢,可是赶不上你的脚步呀,唉唉,我这可怜的小脚老太太呀:))  发表于 2019-4-10 13:47
赶紧往下写啊,哈哈~  发表于 2019-4-10 11:0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13:2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飞快流逝,餐车供应晚餐了,马梅不想去餐车用餐,想等会儿买份便餐,等别人去用餐后她爬上自己铺位躺下来休息。望着空空的对面铺位心想:是谁的铺位呢?会不会是那个高个头小伙呀?遐想着似乎就要睡着了。朦胧中有人推她,睁眼一看,是那小伙。端着一盒饭,对她说:给你捎回来一盒,快趁热吃啦。马梅很是感激,这素昧平生的真是不好意思,她抱歉地笑了笑说:多谢了,待会儿给你钱。小伙摇了摇头,利落的坐到上铺来,告诉马梅 他很幸运。马梅不解的问:怎么幸运?他说:与你面对面铺位。马梅没说什么笑了笑继续埋首吃饭,心里却说:这样很好。吃完饭一抬头发现小伙怔怔的看着她,那双眼令马梅心中一颤:是天生就这样,还是流露内心感情才这样?它们太温柔太多情,是马梅有生以来从未遇到过的一双男性的眼睛,简直夺人魂魄。书里常写道:某些女人有勾魂眼,令某些男人神魂颠倒,男人则用自己的高大勇武男子汉气魄使女人倾慕。可眼前的男子除这么高大热情之外,竟有这样的眼睛眼神,马梅下意识的望定了那双眼。猛然觉察到了自己有点失态,马梅有些慌乱的急忙拿钱给小伙。小伙执意不要,再三推辞才收下。马梅继续看书却已不是那么集中了,总有些心猿意马。对面小伙在铺上一直折腾,一会儿平躺,一会儿侧卧,一会儿又坐起来,不断的抱怨太热了。马梅心想:你那牛仔裤太厚,该穿短裤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13: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人迟暮 于 2019-4-10 14:43 编辑

     突然顶灯熄了,车厢里猝然暗了下来,虽然有脚灯但对上铺来说,实在不起多大作用,马梅只好躺下来睡觉。一时间竟有些耳热心跳,他们离得太近了,甚至能听到彼此鼻息之声。你困了吗?小伙问。还没有,马梅答。我可以和你说会儿话吗?两个多月了我几乎没有和你们女同胞们说过一句话。啊,为什么呢?马梅很诧异的问。我是海员船上一色男性,一出海就好几个月,最近刚从美国回来。我回广州老家,休假俩月,又得出海。马梅一听颇感兴趣:海员好啊,在茫茫大海上航行,很富有诗意吧,还能领略异国他乡风情,好让人羡慕哦。他说:也不完全是那样,风平浪静时还好些,遇上大风浪就很紧张,而且相当寂寞,想家想女人。我这么说让你见笑了啦。马梅说:没啥很正常啊,你去过很多地方吧,听说百慕大是死亡之海,你们去过那里没?去过,我们海员认为没有到过百慕大和好望角算不得真正的海员。其实百慕大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并不是时时有危险,不过确实会出现怪现象,我们船经过那里时,有些仪表一度失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GMT+8, 2019-4-22 08:14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