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楼主: 缘来有你

[散文随感] 【回眸】—花落/青衣水袖散文选(谢绝回帖、可点评)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15: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告诉我,我是好人吗
文/花落

  
这个故事,我犹豫很久,不知道该不该发出来,我想,朋友们就当做虚构情节来读吧:
  
  早上上班,打开QQ,有朋友留言,那人只说了简短的一句话:告诉我,我是好人吗?   
  
   这是我两年前很偶然在网上认识的朋友,记得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显得志得意满,很有些傲慢,貌似对他而言,泡妞简直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当时他之所以对我感兴趣,是因为我的充满自信,似乎根本没把他看在眼里。
  
   后来交流多了,对他有了一些进一步的了解。
  
   当时的他正处在人生最得意的时期,事业有成,是一个比较风光的单位的中层领导,很受重用;在他所在的城市人脉很广,几乎没有他做不成的事情;他也有比较长远的投资眼光,在房地产尚未被太多人认识到发展前景的时候,他已经通过关系搞到了很大的一块地皮,盖了一栋楼房专搞出租。
  
   他长的很帅气,180的身高,人近中年身材修长挺拔,毫无发福的迹象,谈吐举止诙谐有趣,反应机敏。他还有一个温暖的家庭,一个工作稳定,温顺贤良又异常依恋他的妻子;还有一个刚刚上初中的聪明可爱的女儿。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很成功的男人心中,也有既令他有几分骄傲又实在难以言传的烦恼,这烦恼来自他相交近十年的情人。
  
   从他说的内容推断,他的情人是一个有着火烈性格的女子,有着火一般的热情与爱,让他在平淡的家庭生活之外得到另一种补偿;但是,令他烦恼的是,这个女子有这极强的占有欲,几乎控制了他除了妻子之外的与其他女人来往的所有机会,经常要查看他的短信、通话记录,还索取了他博客的密码。一旦发现与他联系略紧密的女子,她立刻用男人的电话给对方电话谈判,谈他们之间的交往,谈他们之间的感情,谈她对这个男人的控制,谈这个男人对她的信任;这样谈判的一般结果是,另一个女人很快知难而退。
  
    他说,唯有QQ号密码,因为各种工作借口,密码没有给她。这也是他敢在QQ和我聊天的原因吧。
  
    我很奇怪,一个男人竟然被另一个女人控制到这种地步,虽然男人语焉不详,但是我能判断的是,一定是他的某个弱点或把柄掌握在了这个女人手中。
  
    客观的评价,他在生活中应该是一个能吸引女人目光的男人,有着良好的外在条件和做人情商,也很懂得营造情趣。

  在他的故事中,我一直扮演着一个倾听者的角色,保持了足够的清醒。我曾开玩笑的对他说,我可以做你的朋友,是因为你的真实;其他免谈,因为你不是我喜欢的那道菜。
  
    而他之所以仍然愿意对我说这些,一则是他读我文字对我的分析能力拥有足够的信任,二则在他面前我从来不会扮演一个高高在上的道德说教者,其三则正是因为我与他保持了足够的空间和心理的距离。因为这几点,他能确定,和我说出这一切的时候是平等的,也是安全的。
  
  之后的两年间,经常会听他说到与情人之间的反复变化,他的疲惫的焦虑,他的矛盾和脆弱,终于有一天,听到他又有了另一个更年轻的情人;与前一个情人经过诸多工作与利益的撕扯,也终于彻底分手。
  
  我与他现在很少再聊天了,因为我实在缺乏耐心去知道他身边的一个个女人,只是他偶尔在酒后或情绪烦乱的时候还会给我留言。
  
  就如这天打开QQ他问的是:告诉我,我是好人吗?
  
    这句话也许传达着他内心的矛盾和纠结,在人性弱点和内心的良知面前,他很难给自己定位。
  
    我给他的回复是:何苦纠结于好人坏人,每个人都是复杂的,每个人也都有难以言传的心理或人性的需求;我以为,一个人只要不刻意伤害别人,做人有基本的底线,就不算很坏的人吧。
  
   
我当然早已过了那个用好人坏人来给人群分类的幼稚年龄,有时候会思考:我们在社会中,人性与道德,如何取舍?在有条件有能力放纵自己所有的欲望的时候,我们内心有多大的定力可以让我们摆脱世间诱惑?对自我人性弱点的纵容,有限度吗?我们每个人都能明确的知道自己内心的真正需求吗?

(此文于2013年11月8日发表于散文随笔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16: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雪词与白衣僧
文/花落

   上午小和尚(白衣僧)对我说他刚刚发的帖子《小雪词》让我看看,我说我正在备课,先去看看但没时间回帖。看完,对他说:不知道为什么,我读完这首诗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

   想起读红楼梦七十回宝玉读黛玉《桃花诗》之后的一段文字:宝玉看了并不称赞,却滚下泪来。宝玉流泪的原因,是太了解黛玉。他不希望黛玉写这样伤感的文字,但是,他也知道,只有黛玉会写这样的文字,黛玉也只能写这样的文字。宝玉恰恰是因为理解而担心,也因为关心而流泪。

   我与小和尚虽然论坛和聊天室打闹甚多,但心中对他却是怜惜与喜爱的成分更多些,虽然他口头上永远都不肯认我做姐姐,但心中早已经很好的朋友。他的嬉闹,他的深沉,他的诚挚,他的善良,还有他的身世与经历,了解多了,自然更愿意去理解他,关心他。

   认识小和尚是在楹联天地,那时他正用狗尾续貂的名字天天闹腾,后来经他自己介绍,才知道他就是论坛的白衣僧。

   曾受他邀请去点击他的博客,看到那些很唯美的帖子,美的纤尘不染,美的不忍碰触,用词也是华丽而唯美,和聊天室这个胡乱打闹的狗尾续貂很难挂起钩来。但是说实话,当时他的那些诗歌,我只读着很美,却很难找到内心的感动。就如一个塑料模特美人五官再完美,身材再窈窕,也找不到生命力一样;那时他的诗歌,在我看来,缺少实在的内容,轻盈的像一片羽毛,飞在空中,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后来他发在论坛的诗歌,也是如此,应该说小和尚天生是富有写诗灵性的,有时一首诗出来也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看起来,只要他想写,一天写30首也不成问题。我现在都能想到出他每首诗中常用的词语,什么打马江南,杏花烟雨,什么繁华三千,红尘如梦等等……

   可是,这样的诗歌看一两首还好,看多了更像口水诗歌,因为我很难读出他想表达的情感和思想。一直感觉他或许已经满足于自己灵性之中的这些文字了,没想到,最近他的文字却给人很大的惊喜。

   从他的《消失的雪花》《无题》到《重阳词》,与小和尚之前的诗歌风格大有差异,一下子从之前的轻盈空泛,到现在的充实厚重,感觉小和尚像变了一个人。特别是他的《重阳词》,内容贯穿几千年的历史,作者灵魂的确站在了很高的时空角度;其中包含了作者对整个人类历史深深的爱,还有浓浓的悲悯。

   我以为今天的《小雪词》手法很精致,一如既往的轻盈灵动,却并未超出之前《消失的雪花》,同时,因为最近的诗歌都与雪有关,难免给人以内容的雷同感,应该是同一个层次的系列作品之一吧。

   如果把小和尚之前的诗歌比作空灵无根的飞絮,最近的诗歌是终于落地的雪花,高洁美好,却开始接触到了历史的土壤,给人多了些踏实和厚重的感觉。

  “请收殓好我的寒骨/趁着春天还未来,桃花还未开/请把我埋葬”小雪词的这几句,令我有一种内心说不出的伤感之情。我想,一个追求灵性自由的人,总是渴望抛弃所有的现实欲望,让灵魂归于纯洁和清净之中吧。
正如汪峰歌中唱到的“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 在这春天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春天里……”一样,透出一种世事的苍凉和无奈之感。

   但是,正如小和尚白衣僧的名字一样,真正悟透佛法的僧人不会特意要穿白色的僧服以示高洁,因为在高僧的心中,各种颜色在他心目中没有什么差别。“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真正到达无执阶段,是不会刻意显示自己的独特,而那种内心的包容豁达自然会从他身上释放出一种博大的力量。

   也正如他的诗歌过分的强调雪花的洁白与美好一样,他心中或许还很难接受雪下面那片黑色的土地。其实这世间,如果没有黑,也就没有了白;如果没有丑恶,怎么会显示出美好;如果没有了肮脏,纯净也就失去了意义;这世上任何看起来根本对立的两面原本就是共生共存的。

   如果有一天,在他心中不仅仅喜爱着那片洁白的雪,更由衷的接纳雪下面那片黑色的土地,我想,或许那才是真正的成熟了吧。

   只是,唯有欣赏,没有苛求,也希望小和尚沉下心来,静静等待自己内心的成长,静静的倾听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声音。其实,诗歌文字是随着作者的年龄阅历而丰厚而包容而博大的,以小和尚如此的悟性和强烈的求知欲望,是不会满足于自己当前的文字水平而止步不前的。


(此文于2013年11月11日发表于散文随笔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16:35:11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出单恋的迷茫,接纳心灵的阳光
文/花落
    前言:最近正想着写征文挣金马呢,却收到学生来信咨询情感问题。回复信件的过程中,写着写着就发现又写太长了些。也不过是青春时期女孩的情感纠结,发上来,也请各位朋友们以过来人的身份给点指导建议。

    想了想,实在也靠不到征文上去了,也不好意思以权谋私,就留点遗憾吧。


    学生来信
   
老师好:
   
    我是一名大二的学生,特别想请教老师一个问题。

    我一直喜欢我的初中同桌,明明知道他不喜欢我,他有女朋友,可我还是总是想他。
    我的好朋友都劝我,别想了,再努力也没有结果的事。我也很清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再理性的想忘记,总是不能忘记,反而越来越清楚的记起从前的点点滴滴。
    我现在感觉是在自我折磨,很痛苦,无奈。想通过学习来忘记,可是空闲时总会想起他。我会感觉这是浪费时间精力的事,可总无法跳出来。
    觉得老师很有智慧,希望老师可以给我一些建议。
                                                   
                                                    种一片向日葵(化名)
                                                      2013年11月20日

    我的回复:

种一片向日葵你好:

    刚刚看到你的来信,非常理解你的心情。其实,你的这一切看起来折磨你很苦的问题,在青春期阶段的人群中应该是很普遍的现象,这就是所谓的单相思吧。

    单相思,是每个人青春期之后都可能遇到的情感困惑,只是有的时间长,有人时间短;有人一生只经历一两次,也有人可能一生经历无数次单相思;有人能很快走出迷茫,有人则长久走不出情感的泥沼。

    其实,结束单相思有两条途径,一是向对方示好表白,让对方知道你的情感,不管对方接纳或者拒绝,结果都会导致单相思状态终止;还有一种情况是明知道不可能,而在现实中找到别的精神寄托或异性朋友,慢慢做到情感的转移(比如暗恋的人是电影明星或其他公众人物)。

    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中,单相思经常成为文学中最打动人心的内容。汤显祖的《牡丹亭》中,柳梦梅因相思而发奋读书求功名;美国女作家米切尔的《飘》,也是描述了美丽少女赫思嘉单相思的故事;雨果的名著《巴黎圣母院》,则写了一个感人至深的敲钟人形象,他一直明知道无果,却暗暗的用生命爱慕着吉普赛女郎艾丝美拉达。最著名的单相思莫过于奥地利作家茨威格的《陌生女人的来信》,其中那个单相思女子的痴情,曾感动了多少人的内心,也曾让无数的各国读者从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是的,我们每个人的心底都或多或少的有那么一种情愫,曾经暗暗的爱慕着一个人,明知道没有什么希望,却眼前心底处处是他(她)的影子、声音和与他(她)相关的点点滴滴。

    当这一切成为过去,那种发自心底爱慕的感觉,那种曾经望穿秋水般的期盼和渴望,甚至那种在喜欢的人面前的小小谦卑和忐忑,都会成为我们心底回忆中永远的美好风景。

    之所以和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喜欢一个人没有错误,单相思现象在人群中是那么普遍,或许是每个人都曾经或正在经历着的一种情感纠结。

    我感觉你之所以痛苦,不仅仅在于单相思,而更多的在于你完全陷入了否定自己情感的漩涡中难以自拔。你不愿意接纳自己的情感,你一直认为你自己单相思是错误的,你试图否定自己的情感,试图欺骗自己,让自己去忘掉对方。但是,感情往往不是被理性的东西所压制的,很多东西,你越压制,心底的叛逆性越浮上来,你喜欢的那个人在你的心中无限的被美化,优点被放大,甚至于你可能已经彻底的迷恋于你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他,而不是现实中的他了。

    你明白吗,你喜欢的那个人未必是现实生活中的那个同学了,他在你心中经过了长期的渲染美化,可能早已经被你完全理想化了。试想,谁能不爱一个自己理想中的异性呢?

    所以,在每个人的青春岁月中,爱是唯一没有任何错误的事情,你需要做的是接纳自己的情感,让自己从自我谴责和自我否定中走出来。

    鉴于你当前的困惑,提几点建议,仅供参考,希望能给你提供哪怕是微不足道一点的帮助:

    一、倾诉,向密友倾诉或信任的老师倾诉。这是你目前在做着的事情,说明你已经走出了摆脱单恋的第一步。倾诉,你会感到自己在相思路上并不寂寞。不管你朋友老师的谋划对你的“爱情”有没有帮助,能倾吐一下心中所淤积的爱意,把自己的焦虑和忧愁与朋友老师分担,你会感到轻松的。

    二、写日记,把这种相思的感觉写出来,把你心中他的形象描摹出来。然后带着这样一种美好的幻想,去读一些文学作品或看一下相关的电影,找一找文学中那些共同的感觉。这样你会发现,这世上承受这样痛苦的绝不仅仅是你一个人,单相思的普遍性会让你感到不孤单。

    三、多参加感兴趣的群体活动。群体活动能够消耗部分淤积于内心的能量;从而使人意气奋发、情绪高昂,获得自信与自尊。同时加强和其他异性交往的机会,做到兴趣转移或情感的转移。

    四、最后,还有一种这样的可能。大胆的去想,甚至创造机会接近他,给他电话,和几个朋友以同学的名义约他一起吃饭,QQ聊天,让压抑着的爱情相思转换成可以接近的同学友情。

     最后,希望你尽快走出迷茫,找回自己,希望你为自己种下的那片向日葵,为你心灵接纳更多的阳光。
(此文于2013年11月21日发表于散文随笔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16:4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忆江南雪在飞
文/花落
 

如我多愁,梦里常怜花落去
  唯君清朗,江南亦见雪飞来  
   
    ——谨以此联此文,感谢曾与我对联酬唱的雪在飞老师

   
    提到对联酬唱,自然对雪在飞老师多了几份愧意,俺已经快两个月没去帖子之中了。当初只说忙过这一阵子再回去对句的,没想到这一走就接近两个月。说起来,当初是我苦苦求着人家与我酬唱的,结果现在却是我先当了逃兵,一去不回头。

    与雪在飞老师对句,总有一种很惊喜的感觉,他能将我思维带出那个狭小封闭的圈子,看到另一种奇妙风景。如:

出句33:花前月下邀谁饮【花落】
对句33:天外云边余雁飞【雪飞】
  
出句34:人世浮沉潮起落【花落】
对句34:平生聚散絮西东【雪飞】

    而我却总是接不上他的句子,就如下面的对句56,用楹联朋友张大嘴的话讲:你下句与人家上句,意境相差着千山万水,人家哪里正可惜呢,你这里却悠然的醉白云了,那要费多大精神才把两句联系起来,除非中间加上一句话,此处省略1800字……
出句56:惜无一字吟红叶【雪飞】
对句56:却与千山醉白云【花落】

    大嘴的话虽然有几分刻薄,却也是实情。虽然我与雪在飞貌似一直同台酬唱对句,但很多时候却是各唱各的,根本就不在一个平台上;他能够俯就照顾到我的上句内涵,而我却大多时候很难理解他句子的深意。
   
   
    说起雪在飞老师,既不是我的同学,也不是科班的老师,只是我学联的过程中遇到的朋友;但在学联过程中,给我指导最多的却正是他。我一向言语无状,平时也从不以老师称呼他,之所以在此文中以老师称之,一则是表示对他的敬重和感激,二则是希望如果有喜欢雪在飞老师的美女见到此文,不要见怪哦。

    当初学联,看到版面才子佳人相约酬唱,羡慕不已,虽然我素来有无知者无畏之豪情与胆量,但怎奈自己连三脚猫的功夫尚未学到,实在不敢造次。即便有这心思,况且以我这只会砸场子的本事,又有谁愿意与我同台现眼呢?

    同行的姐妹云烟实在看不下去,把我拉到她与别的美女的酬唱帖中去凑数,也算情有所属。只是我心中总是有几分不甘,很想找个人单独陪我练练身手,就在我到处拜师乱撞的当口,就在某个群里撞到了雪在飞。

    当初只是看他性格爽朗好说话,就半开玩笑的邀请他陪我酬唱,没想到他能很痛快的答应,而且也真的开贴了。后来和他交流的过程中,才更清楚的知道他的见解与才情,他的对联早已在圈子中颇有名头。
   
    这下轮到我惊叹了,连我自己也没想到,以我初学连格律都没搞懂的水平,这么轻松就钓了这么一条大鱼来陪我惆怅,这正如我的出句26所言:
出句26:横竿渭水何需饵【花落】
对句26:奏乐西城不用兵【雪飞】

   
     当初认识南海一帆,俺已经骄傲自己堪比伯乐识人有术了;现在认识雪在飞,俺又可以自比姜子牙横竿渭水了,嘻嘻。


    雪飞老师的对句才气自不必多言,最令我佩服的则是他思想的敏锐与通达。不管是对联还是生活,他总能一眼看透最本质的东西。有时看似很简单的一句话,似乎能穿透层层迷雾;与他交谈,总能受到很多人生的启发。良师益友几个字,用在他身上最恰如其分了。

    前一阵子和他说起学因对联遇到的一点不愉快,差点决定退出学习的事情。我自以为此举很洒脱,说:我学对联不过是为了开心的,既然不开心,走人就是了,为什么还要学?
   
    雪飞老师听完,很客气的给了几个字的评价:你这想法,比较幼稚。我不解:想我网络闯荡数年,自以为也算得上有些阅历了,何以对俺如此评价?他说:你学对联是为了开心的,遇到一点不开心就离开;你上网也是为了开心的,为什么没听说你为了一点不开心就离开网络了?

     一句话,如醍醐灌顶,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啊,原以为自己在网络上完全可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玩的是自在洒脱,无所顾忌;其实,细想想,动辄放弃和离开实则是内心的怯懦和对自己无知的放任。

    学对联不开心了可以放弃班级,上网不开心了可以放弃网络,工作不开心了我可以动辄放弃工作吗?倘若生活中遇到不开心,我可以放弃生活吗,以此类推,人生呢,生命呢?

    不去思考如何解决问题,而一味的以逃避来解决所有的烦恼无异于因噎废食。何况,这网上,这群中,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不在意你的人谁会关心你的去和来,而你的率性离去,能够伤害的,只能是那些在意你和关心你的人。

    而今,由于诸多事情的牵绊,我在对联学习方面已经成了一个逃学的学生,但仍然不舍得对自己说彻底的放弃对联。不是对联有多重要,而是实在不忍心与学对联中认识的朋友们渐行渐远。


   
    想想,我当初只是因为工作需要练打字,才贸然进入网络,至今已经十年了。有时会与当初相识的一个朋友回忆起我们刚刚认识的情景,相互感叹,没想到转眼十年已然过去。他说:你知道你那时候给我什么感觉吗?单纯的就像刚刚钻出壳的小鸟,伸着个好奇的小脑袋,到处乱看。

    另一个朋友则说:“我们属于网络的受益者,上网久了,总能找到与自己性情相投的人”是啊,网络给了我们一个更宽的道路,更广的空间去寻找志趣相同的朋友。也许,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就那么一直傻傻的我,每个阶段总能遇到真诚引导和帮助自己的网上朋友。

    借这个帖子,深情回眸,再次感恩岁月,感恩网络,更感恩那些每个阶段曾经帮助我指导我的热心朋友。
   
    以此文感谢雪在飞老师,同时感谢那些曾经不厌其烦指导和鼓励我学习对联的朋友们。

(此文于2013年12月8日发表于散文随笔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19: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缘来有你 于 2015-8-5 19:20 编辑

笑容如阳光般灿烂之
前  言
文/花落

    岁月感恩这个内容,让我想到了很多,想到了现实,也想到了网络;想到了家人,也想到了很多朋友。

    但最近却特别想写一下我的学生,是两个贫困生的事迹。他们那颗感恩的心,那种阳光般的笑容,曾那样深深的感染了我,打动过我心灵深处的那份柔软。

    其实,工作中,我并不是一个容易感情用事的人,何况目前的高校工作中,贫困生问题一直很令人棘手,只凭感情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总数已超过三成的贫困生群体,是我们学生工作的一个重点也是难点所在。

    每年的奖助学金的评选都不得不异常谨慎,各种程序事先制定的再好,都会出现这样那样意想不到的问题,特别是牵扯的钱的问题,动辄3~5000钱的数额,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引发重大的事件。

    随着网络的普及,近些年的贫困生奖助学金的评选越来越趋向了公开、透明。即便这样,也总有个别学生来找,没得到的感觉自己应该得到,得到3000的还感觉自己应该得5000。找了老师,再找院领导,还要找到学校学工部去,怎么给他解释都解释不通,在某些的同学心目中,只要不给他最高数额,不管什么制度都是不公平的。

    工作这些年,已经接触过很多贫困生了,内向孤僻的,怨气十足的,自私偏执的……与贫困生打交道大多时候很令人头疼。很多时候,因为牵扯到钱的分配问题,无论怎么做,都有人不满意,得不到的认为该得到,得钱少的还嫌拿的不够多。

    当然,客观的说,不管哪种学生,我们都没有理由站在德道的制高点上,去指责他们。质疑是他们的权利,我们只能做好沟通和解释。

    但是,人心都是有感情的,理性的天平可以让自己保持尽量不带有偏见;但是,我们内心不得不说,贫困生,和这社会的任何群体一样,也已经都趋向了两个极端。自私偏执,永不知足的,让人感觉既可怜又可悲;而那些自强不息,内心充满阳光的,让人在同情之余则更多的是深深的敬意。

    每年,也总有那样的一些贫困生,境况实在令人同情,同情之余,更会对他们产生深深感动甚至是敬意。

    人人都以为老师是教育者,在塑造学生的灵魂,其实,那些自强自立又乐观向上的学生,何尝又不是在教育老师呢?


    只想借这个系列的文字,表达一下我对那些贫困又自强的孩子的一点敬意,感恩他们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曾经温暖过我的内心,让我在曾经困难的工作中得到过那么多感动和温情,也让我更多的从自己内心无病呻吟的境遇中走出来,站的更高更远,让自己内心越来越多一些悲悯与宽容。

    因为这个系列的文字,牵扯到我学生的真实状况,况且他们还在校学习中,为了不至于对他们生活造成不必要的影响,也不让我自己文字在学生面前带有太多主观情绪和偏见,这样的文字暂时不能发在博客和日志中,只能在论坛抒发一下内心的感慨,也希望朋友们能借此初步的了解这个群体,也能了解大学生中,还有这样一群可怜可叹又可敬可爱的学生。


(此文于2013年12月12日发表于散文随笔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19: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笑容如阳光般灿烂》系列之
上门收垃圾的大一男生
文/花落   

   那是一个周末,我正在家里打扫卫生做家务,忽然听到门铃响,走到门前正想通过猫眼看看来人是谁,就听门外有声音说:“老师您好,我们是校勤工助学服务部的学生,来问问您家有没有没及时处理的垃圾,我们帮您收一下。”
  
    哦,明白了,是校学生会由贫困生群体组成了勤工助学服务部的学生,他们会定期上门收垃圾的,卖了之后,可以做为这个群体勤工助学的补助。

    想起家中有一纸箱易拉罐正待处理,正好给他们处理算了。于是告诉他们稍等,我从阳台拿过把纸箱搬过来,门一拉开,门前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其中男生惊喜的喊道:“老师,这是你家吗?”
   
    我一看是他,也很惊喜,他是我院大一的学生,他站在门前收垃圾,脸上依然带着我已经熟悉了的那种阳光般的笑容。

    认识他是在新生刚刚入学的时候,一个年级每年四五百人的规模,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学生并不多,他是其中一个。不仅仅是他表现的积极热情,而且,令人想不到的是,他是一个孤儿院资助考学的孩子。

    他的母亲是个智障患者,就在他十岁左右的时候,他的家庭因为父亲的病逝失去了任何经济来源。后来辗转被青岛一家孤儿院收养,在那家孤儿院的资助下完成了中学阶段的学习,并考上了大学。但孤儿院有规定:被资助的孩子,如果考上一本,学费全部由孤儿院提供;但考上二本的学生,孤儿院只能资助其一半学费。

    每年入学都有有特困生本人或家人来诉说家庭的状况,这些孩子也往往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他们大多敏感、自卑、自闭、容易走极端。这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当然也应该是我们需要特别关注的对象之一吧。

    但开学那几天,男孩表现的却非常热情开朗,积极的协助学生会迎新工作跑前跑后,帮助晚来的同学搬运东西等,脸上始终洋溢着快乐的笑容,那笑容,特别容易感染周围的人。

    后来我给他们上课,每次回答问题,他也同样积极主动,脸上始终洋溢出快乐的笑,很多时候他的快乐带动了整个班级。
    一直不明白他为何这样的境遇却能够如此的积极主动,而且这样的脸上充满笑容。有时甚至怀疑这孩子是个很有心计的同学,是不是想积极表现要当学生干部或争取入党呢?

    但时间证明我对他的猜测有几分小人之心了,他对班干部学生会干部之类的职务丝毫不感兴趣,却依然带着一种快乐和热情去做着可以为班集体做的事情或能够帮助他人的事情。

    后来了解多了,也不再对他的行为有任何的怀疑,只有一份喜爱与敬重。用他自己的话说:上帝已经给了我那么多了,我还有什么不知足呢?我只希望带着上帝给我的这份恩惠,快乐的活着,快乐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快乐的帮助他人。
  
    原来,资助他的孤儿院是一个基督教组织建立的慈善机构,被资助的孩子都接受了基督教信仰。也就是说,这个男孩早已经是个基督教徒。

    我没有信仰过任何宗教,但是我对宗教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也许正是因为心中的这份信仰,正是因为在信仰之下的这份感恩,使他在如此的境遇中脸上始终带着快乐的阳光,那么温暖,那么灿烂。
    正如一个朋友所言,幸福不在于得到的多,而在于计较的少;无论怎样的境遇,只要学会感恩,可以让自己内心沐浴在幸福之中,可以让自己发出阳光般的温暖,温暖着周围的人们。

    一份感动,送给这个孤儿院资助考学的孩子,就连上门收垃圾,都带着那样一种阳光的笑容,这世界,还有什么能让他不开心不知足呢?

(此文于2013年12月13日发表于散文随笔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6 09:44: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笑容如阳光般灿烂》系列之

向老师借生活费的女孩
文/花落

    那天上午我没课,坐办公室乐得清闲一会。忽然有人敲门,我喊声“进来”。门轻轻的开了一半,先探进来一个笑意盈盈的脑袋,说“老师,是我。”

    哦,是她,是去年入学的12级某班的女生。对她,我很熟悉。

    进来的她虽然仍然笑着,却有些局促不安,说:“老师,不好意思又来麻烦你,我现在没有生活费了。”

    没等我说话,她又急促的解释:“我每天都查看,助学贷款还一直下不来;身边同学也都借过了,不好意思再借。”

    我拿出钱包查看了一下,我身上只带了400块钱,我抽出三张给她,说:你先拿去吃饭,不够了再来找我。

    她仍有些不好意思,说:“不用那么多,200就够了,上次订书已经借您200了,我都记着帐呢,等助学贷款来了,我马上就还您。”

    我告诉她不用急着还,先拿去买饭。

    想起上次她和学生会几个干事来我办公室时,聊起她在校园餐馆打工的事情,这女孩竟然满心的知足和快乐。她说在饭店打工能吃到客人离席后剩下的饭菜,说很多肉菜几乎没动;还说有一次把菜汤滴到了一个女老师身上(校内的饭店,绝大多数消费者是校内老师或与老师有关系的客人),老师竟然一点都没怪罪。

    当时看着她说这些的时候,她脸上洋溢着那么快乐的笑容,我心中有几分酸楚,但内心又实在佩服女孩内心的强大和乐观。这样的孩子将来走向社会,还有什么样的困难不能克服,还有什么样的艰苦工作不可以做好呢?

    又想起了她去年刚刚入校的情景。

    最近几年每临新生开学,学校顿时车来人往,拥挤不堪,不只是学生了,很多学生来报到还都带来一帮亲友团。来办公室见老师的,有的家长来热情的邀请老师一起吃饭,还有的给老乡带来土特产,也有的抱怨学校住宿条件差,一幅财大气粗的样子,似乎大多家庭在孩子上学的这天都显得很不差钱。

    当然,每年也会有几个学生家长带着学生来诉苦,说交不上学费的。社会就是这样,刚一入校,已经趋向了两个极端。

    新生报到那天,迎接新生的高年级同学,带着她来找我,说她的学费是办理的助学贷款,没带被褥,身上却只带了500块钱,怎么办,这种情况收不收?我暗暗的埋怨她的家长糊涂,孩子上学,怎么不借一借,凑上三千两千的?这500块钱,买完被褥,她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更何况还有其他书费等事项?

    但也没有把新生拒之门外的道理,考虑到她没有被褥没法住宿,我拿出钱包,先给她200块钱垫上,让学生先领她报到,其他问题我找她家长聊聊再说。

    报到完,女孩领着妈妈过来了,按女孩的年龄来看,她妈妈最多也不过50岁左右吧,但看起来却像60多岁的老人,我看到她妈妈的手粗糙的像搓板一般,知道家里境况的确不好。

    据她妈妈操着很浓的家乡话介绍,她家一共两个孩子,老大是哥哥,今年大学毕业考上了中科院的研究生;老二是妹妹,今年也考上本科。孩子的爸爸身体不好,上面还有老人,家里的庄稼就靠妈妈一个人操持,但两个孩子却都喜欢上学,他们宁愿打工上学,也不肯退学;今天送来的女儿就是这样,在高中曾经休学半年去打工挣自己的学费,孩子竟然还能考入大学,实在也不忍心让她退学。

    我问女孩的妈妈,为什么不给孩子准备好被褥,这样可以不用来这里花钱买。那位妈妈说,家里的被褥旧的不成样子了,拆了旧被褥,洗干净旧棉絮,好不容易给她哥哥凑了一套被褥,妹妹的实在凑不出了。

    我实在不知道再说什么,只好给她解释,国家下一步对贫困生是有资助政策的,她孩子的情况拿到3000块钱的国家助学金应该问题不大,只是,需要走各种流程,短时间内也拿不到,希望家长能够想想办法借点钱,给孩子解决一两个月之内的吃饭问题。

    妈妈回头和女儿商量:要不这样吧,我回去把咱家那两只羊卖了,你先用着。

    我惊讶,无语,彻底没撤了。

    后面的事情是,她的情况反映到院里,院里先借给她1000块钱做生活费,然后,又帮她争取到国家助学金。但我很清楚,3000块钱做她一年的生活费,很显然是不够的。

    但女孩子却很知足,每次来我办公室都是一副很满足很幸福的样子,说得到那么多人的关心。问她生活,她说没事,她已经在打工了。原来从她刚刚军训完,除了学校安排的勤工助学外,她还到学校接待中心饭店打工了,挣钱虽然比起外面的服务生少很多,但离得近,不耽误课,还能管两顿饭。

    就是这个女孩,即便打着两份零工,还做着学生会干事的工作,一年之后的评奖评优,她的学习成绩与综合测评竟然都名列前茅,获得了一等奖学金,同时还做为优秀贫困生获得了国家励志奖学金。

    真的为她高兴,也为她松了口气,6000多块钱总能解决一下她的生活压力吧。

    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奖学金发放还需要一个程序,但她的书费和吃饭问题,却又告急了。

    因为学生太多,我平时并不喜欢与学生有金钱方面的来往,但对她,我心里实在更多的是充满怜惜,还有太多的感动。

    看着她因为我借给她几百块钱就充满感激的样子,我很想告诉她,我能借给她的仅仅是几百块钱和一份微不足道的关心,但是她,却真正的给了我很多生活的启迪。正是她这样处在困境中,内心却充满阳光的孩子,给了我工作无限的信心和生活太多的温暖。

    岁月回眸,送一份感恩,给那些在贫困中依然笑容如阳光般灿烂的学生,感谢他们给我的温暖和鼓励,感谢他们的精神给我生活的这份厚重的惠赠。

(此文于2013年12月16日发表于散文随笔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6 09: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笑容比阳光灿烂》系列之
资助前女友上学的毕业生
文/花落

    本来,这个系列,写完两个贫困生就打算收笔的,没想到,思绪却继续延展,让我很想再写出另一个曾让我深深感动过的男孩子。他本人并不是贫困生,但是他让我感动的那件事情却与资助贫困生有关,所以也写出来,纳入这个系列,做个终结篇。

    下面要说的这个男生,是我们学校的几年前的一个毕业生了。因为他在我们学校上的转升本,只呆了两年,其中一年半多的时间我并不认识他。直到临毕业那下半年,班干部到处毕业找工作,班里的事情没人联系,班长向我推荐了他。

    就是那段时间,他经常来我办公室,班里的很多通知需要他传达,感觉他做事情认真踏实,诚实可靠,想问题也很周全,也没有什么功利意图,只是踏踏实实的做事情。

    毕业后,他时常在网上和我联系,诉说工作中的一些烦恼;也经常去我的QQ空间支持我的日志。而我心中,也一直拿他当成一个很好的朋友。

    比如,他会问我,“老师,你说我是不是很傻很笨?女孩子都不喜欢我这样的男人吗?为什么我到现在都找不到女朋友?”
      
    我只能安慰他:缘分是可遇不可求的,你那么善良,那么聪明,将来那个能够喜欢你的女孩子一定是个幸运的人,也一定是个幸福的人,她一定就在前方的哪个路口等着你,不早不晚,也许你们只能在那里会合。

    其实,我很明白,我这些空泛的言语无法解决他眼前的困扰。而他,当然也不会指望我给他解决什么实质性的问题,只不过希望自己需要的时候,还能有一个倾听者和理解者。我能做的,也仅仅如此而已。

    就在他工作一年之后的某天,他忽然给我留言,说:老师,我想出钱资助一个贫困生,条件是某个专业的单亲家庭的女生,您能帮我联系吗?

    我知道他刚刚工作,收入并不高,况且我个人也不便直接联系贫困生资助事项。便问他怎么想起来资助贫困生的,同时想劝他理性思考,不要冲动。

    没想到他不但不退却,还说出了他希望资助的人XX女生的名字,他说:据我所知,我提出的条件只有她一人符合,我就想资助她。

    他的话让我顿时有几分不快,心中几乎有了一种被愚弄的感觉,心想:你是想通过我资助贫困生呢,还是想利用我追求女朋友?

    但我不能一下子抹掉对他一直以来的良好印象,继续委婉的和他交流:你如果心中已经确定了资助对象,你不用通过我,直接找她就行,接受不接受,那都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我不干涉,也没有必要参与其中。

    然后,又说出我的猜测:你是不是喜欢她,你想追求她吗?一个男孩追求一个女孩,应该大大方方的追求就是了,何必用这种方式,搞得偷偷摸摸的?

    但他下面的话却让我对他愈加欣赏而且是敬重了。于是,我最终决定,帮助他完成这个心愿。

    他说,这个女孩是他在学校时交往过的一个低年级女朋友,两人已经分手了;只是,在他们相处的时候,女孩常对他说到自己家庭的困难,他心里很难过很同情,却愧疚自己也是学生,家庭状况也一般,无力帮助她。

    他说,已经分手两年了,也早明白绝不可能再有机会在一起了,但是他总是忘不了当初她在自己面前诉说家庭困难时的那种无助的样子,也总想起当时自己对她的那种怜惜和愧疚;他现在自己工作了,有了收入,就很想满足自己当初的这个心愿,从每月的工资中拿出一点来,帮助她完成学业。

    他又说:老师,之所以需要您的帮助,是因为我不希望让她知道是我在资助他。我这样做只是在完成自己的心愿,却不想让她心理上对我有任何的负债感。所以,老师,希望您能帮助我,并且能一直给我保守这个秘密,可以吗?

     听完他的心愿,我无法说出我内心的感动,心中再也没有了拒绝的理由,我决定帮他完成这样一个美好的心愿,并且为他保守这个秘密。

    我找来了女孩,说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好心人,愿意资助一位贫困生生活费,我们向对方推荐了她。希望女孩按照对方提供的邮箱和对方联系,提供账号,对方每个月会按时将资金直接打入她的账号,一直资助到她毕业。

    女孩很高兴也很感激的自己去交涉了。后来我向女孩了解,女孩说那好心人每个月都给她存钱,但她除了对方的邮箱,没有其他联系方式,她也只能在邮件中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几年过去了,他资助的女孩也早毕业走上工作岗位了。学生一茬茬的更换,我和他也没有更多的联系,偶尔看到日志中,知道这男生也已经找到心爱的女孩结婚成家了。我也遵守诺言一直为他保守这个秘密,博客中也没写出过。只是总有一个心愿,想把这个故事如实的写出来,不为别人,只为自己曾经内心的这份真实的感动和温暖。

    那个肯无怨无悔,不留名不声张的资助前女友上学的男孩,一定会更好的珍爱着自己身边的人,他们生活也一定是更幸福的,由衷的祝福他和他的家人!


    结语:一直遗憾自己文字很平乏,不会渲染也不会抒情,只能这样平实的道出事情的真实经过。其实,于我而言,文字只是一种娱乐,是内心情感与思想的一种自然流淌,也许真实,就是我文字的生命所在。因为真实,不必刻意的掩饰自己,也不必刻意的渲染什么;也因为真实,才能够闯荡网络这么多年没有迷失自己,也没有失去玩文字的真正乐趣。

    只能说,这个系列写出的这些来自学生的感动,都曾经那么真实的打动过我,让我学会从自己的怨愤中走出来,学会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去看待我身边过往的每一个学生,看待我身边的每一个人。

    心中太多怨愤的人,生在天堂他也只能看到身边的垃圾;心中充满美好的人,在垃圾中都能发现,那里竟然开出了一朵美丽的小花。正是这一切的感动,让我不管自己曾受到过多少伤害,都不会怀疑这个世界还存在爱与真情;也不管曾看到过多少的黑暗和肮脏,内心都坚信,与之相对的,这世上同时存在着温暖明亮的阳光和干净美好的风景。


(此文发表于2013年12月17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6 09: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乱红》曲里叹流年
文/花落

    前天晚上学生会组织硬笔字书法大赛,邀请我当评委。因为现场书写,需要间隙的等待,所以多媒体中播放轻音乐做背景。

    第一组比赛开始,参赛成员开始写字的时候,音乐响起,当钢琴的轻柔的节奏在大厅中回响,我内心最柔软的角落忽然被轻轻触动。这是什么曲子?这旋律为什么会这样熟悉?

    当箫声从钢琴的旋律中悠扬响起,那富有穿透力的民族乐器,将春末时节乱红无数的景色中,淡淡伤感细腻的情怀演绎的敏感而温润时,我忆起,这是琴箫合奏的名曲《乱红》。之所以熟悉,是我曾在论坛反复的欣赏,静静的品味,那优美的曲调早已浸润在心灵最深处。

    想起了这首曲子,自然也想起了与这曲子相关的曾经活跃在论坛的两个很好的朋友,扁舟子和香格里拉。

    前几天胡图曾提及这两个人,说当时一个写诗一个翻译,相互欣赏一唱一和的两个人怎么携手不见了?

    我想,也许很多关注论坛的朋友都会有同样的感慨吧。有朋友说的一句话最令人回味:怀念,不是因为无疾而终,而是因为下落不明。

    第一次接触这首曲子,是“心灵之春”征文的最后一天,扁舟子的一首诗歌《乱红》,让我感到分外的惊喜,至今仍然记得诗歌的前两句“昨夜闻君相思曲,月华如玉到天明” 给我的那种美丽感觉:月色光华如水一般倾泻下来,柔和温润如玉,静静的流淌;听觉瞬间化为视觉的优美图画,还伴有心灵深处的深深的感动和共鸣。

    那首诗中配着的曲子就是琴箫合奏的《乱红》,而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曲子,就深深被打动被吸引。箫琴合奏,一个是中国传统的乐器,一个则是西方的乐器之王,东西方音乐元素就那么奇妙融和在乱红这样一首曲子之中。箫声如水一般的月华,在钢琴的映衬下起起落落,有一种中国传统乐器特有的穿透力。令人仿佛也跟着音乐,来到了一个静谧安详的清凉世界。

    很喜欢扁舟子回帖,更喜欢他的诗歌。一直遗憾自己不太懂诗歌,有时很担心自己对朋友的诗歌理解不到位。但对扁舟子的诗歌,却第一次接触就非常喜爱。他的诗歌没有生僻的词语,也没有隐晦的意象,平白如话,诗意与情感却在平淡的语句中静静流淌,自然晓畅,不事雕琢。

    楹联天地的很多朋友还时常的提起渔翁(香格里拉的聊天室昵称),好想念渔翁在的时光,她性格爽朗,思维开阔,活泼大气又敏锐幽默,只要有她的地方欢声笑语就不断。

    但熟悉她的朋友也都听她说过,她好像患了眼疾,眼睛充血,医生建议她不再上网的;但香香喜欢网络,每每进入聊天室就流连太久不舍得离开。论坛也是,她又太认真,经常是一个回帖,超过别人一篇文章,性格中又苛求完美,每次回帖子的字体颜色画面都是精心设计过的,绝不敷衍。

    还记得她翻译的扁舟子的《乱红》那首诗,配乐的曲子《乱红》正是我从扁舟子的帖子中复制过来为她添加上的。除了对音乐和版面反复调整,她对内容更是精益求精。反复的斟酌用词,反复和原作者扁舟子交流,尽量尊重原作者的情感和用意,改了不少于数十次。认真到一个单词的运用,一个字母的大小写,一个标点符号,乃至版面是否整齐美观。因为一般版友不能修改帖子,她只好每次找我帮她,后来连她自己都感觉不好意思了。

    但是,我心中却喜欢她这样对待自己帖子的认真态度,经常被她的严谨和执着感动着,也喜欢帮她去编辑修改。曾和她开玩笑说:“扁舟子对待自己的文字已经像对待他挚爱的情人一般认真了,你对待自己帖子则比对自己眼睛更爱惜。”她大笑。

     就是再这样一种反反复复的修改之中,这《乱红》的乐曲我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两位朋友的文字和对帖子认真的态度让我感动,对待帖子尚且如此,我相信他们对朋友会更用心更真诚。
  
    香香的眼睛不知道好些了没有,心中很是惦记,既希望她回来,又希望她不要再留恋网络。行伍出身却敏感细腻有诗人特质的扁舟子,一切皆安好否?

    再次听到这优美的《乱红》曲子,感叹流年飞逝,也倍感怀念与这个曲子有关的两位朋友。写出这些,是想给曾经关心我帮助我的两位朋友乃至更多的朋友表示一份真切的感恩与祝福;也希望他们无论何时回来都能明白,心灵家园永远都有一盏为他们点亮的心灯,那是朋友丝丝缕缕的牵挂和祝福。


(此文于2013年11月24日发表于散文随笔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6 09: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心嘉,心灵最温暖的风景
文/花落

        记得刚来心家那会儿,看到心嘉的论坛超级版主的标识,我回复了一句:弱弱的问一下,什么叫超级版主?

        那时的我,问这样的问题,倒不是故意装傻卖萌,而是自tom之后远离聊天室论坛,对于这样的论坛,我的思维完全还停留在几年前tom的印象。
   
       心嘉没有回答,记忆中那也许是心嘉在回帖中唯一没有答复我的问题。
   
       不久之前,也有新来论坛的朋友向我提出了同样的问题,这让我想起了刚来心家论坛时候那个冒冒失失的自己。
   
       年初,我莽莽撞撞的注册了心灵,进入聊天室。聊天室页面很熟悉,仿佛又回到了tom,却满眼陌生的名字,实在不知道找谁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或许是出于一个文字爱好者的天性吧,就去论坛溜达,第一天就发了一个两三行字的水贴。

       说起来很惭愧,我那时候的想法很简单也很任性: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我,闲着没事就灌水玩,灌个三天两天一走了之,谁知道我是谁。
   
       没想到,我那么随意灌水的帖子却得到了朋友很认真的回复,其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心嘉的回复。回头去翻阅我一下我的帖子,毫无例外,我的每个帖子都有心嘉温暖的回复,每一个回复都那么用心用情,善解人意。

       我的欢欣,我的快乐;我的锋芒,我的犀利;我的脆弱,我的伤感;我的迷茫,我的无助;将近一年的文字,那么真实的记载着我心灵的历程,而这历程中的每一步,都融入了嘉嘉温暖而真诚的支持和鼓励。
        在我的感觉中,心嘉是一个情商天分极高的人,她很容易通过文字走入对方的内心,触动对方最柔软的区域。

        写到这里,嘉嘉,请允许我暗暗嫉妒一下:既生瑜何生亮,上天,你何以独独如此钟情嘉嘉,让她内心这样有情有爱,这样的聪慧可人,这样的花见花开,这样的人家人爱?

        好在上天虽然没有钟情偏爱于我,却给了足够的幸运让我今生有缘遇到亲爱的嘉嘉。昨晚晚会结束时,还开玩笑说给她个金钻缘定今生呢,没想到这妞更精明,接受了俺的金钻之后却说她只娶不嫁。

       嘉嘉,很抱歉,我来的有些晚了。

       今天很忙,忙着巡考、开会、弄材料,忙着的间隙,悄悄来心灵看看,却看到满屏都是祝福你生日的帖子,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

       亲爱的嘉嘉,在花落心中,你永远是心灵最温暖阳光,最亮丽的风景!
        
       还没有时间一一回帖,只能临时凑了这么一点简单的文字发上来,祝福我们的嘉嘉生日快乐,永远幸福美丽!

        写完忽然想起【深情回眸,岁月感恩】征文还在进行中,借嘉嘉的生日再挣个金马,也送给嘉嘉一份真挚感恩,感谢你曾经给我的鼓励和帮助。同时送一份感恩给我们的心灵家园,感恩那些支持我鼓励我的朋友们家人们。


(此文于2013年12月30日发表于散文随笔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GMT+8, 2018-12-17 15:16 , Processed in 0.17160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