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322|回复: 13

[原创连载] 山村几日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00: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旅行者 于 2015-1-14 00:39 编辑

          月黑风高夜,举刀杀人时,大半夜偷偷推门进来的,基本上不会是啥好东西。我没有睁开眼睛,而是用耳朵在不断地倾听者,我知道一旦有危险,我还与最值得信赖的底牌,暗中趴着的卡卡。

         吱拗吱拗,破旧的院门被轻轻的推开了,听声音,门被挤开了一道缝隙,我没有听到脚步声,但是我确实感到了有东西在接近我,或者说在接近我身后的萧然。

         我依然没动,静静的感受着周围的环境,我的皮肤告诉我,周围的温度在迅速的下降,并且全身的汗毛就像被静电吸引一样,凉飕飕的,麻木木的,我觉得好像有个人从我身边略过,静静的看着躺在那里的萧然。

        我轻轻的抬起眼皮,本来咱眼就小,也就轻轻的抬起一点,看到一个红色的背影和一条粗粗的辫子。

        “你一点都没老,你看我也没老~~~”

        一个女人的声音,我刚要听听她往下要说什么,结果贱人醒了,拉开帐篷拉链的声音,在静静的夜里显得很刺耳。

        “川哥,去睡吧,我来”声音戛然停止。

        然后我就看到贱人直勾勾的发愣,一句话都说不出了,不过还好,胆子还算大,贱人还用手指着我身后,然后空气中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那是贱人上牙碰下牙的声音。这个笨蛋我当然能看见,你这样不是告她我醒着呢,妈的,fuck。

       装不下去了,我睁眼,起身,靠在门框上,一脸淡然的看着她,红衣的女人转过身,没理我,而是很神情的用手摸了一下萧然的脸,眼神中我看不到一丝戾气,但是我又从她身上感到了无边的鬼气,这本身就是一种矛盾。

        “他的另外两魂在你手里么?”我先开口了,“还给他吧,你留着也没用。”

        女人摇摇头,一脸的落寞与伤感。

        “你还真来了。”一声尖细的叫喊,花大姐突然从院门口跑了进来,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好像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进了我才看清,手里拿的是一把裁缝用的尺子,这花大姐还真懂点,着尺子是万物中属于正直之物,一般的斜秽之物都避之不及的。花大姐一手拿着尺子,另一只手捂着胸口,一边喘气,一边说,“你还真来了,斗不过长明灯,就来动手是么?”

         红衣女人根本没理会她,反而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我,扑闪的大眼睛,满是委屈和落寞。花大姐看女人没说话,也不知道咋想的,愣了吧唧的冲了上来,高高举起量衣尺,从上而下就劈了下来。

        我确实没拦住,这家伙太快了,结果没劈到红衣女人身上,花大姐却不知道为啥而被甩到了大门口,摔的花大姐差点晕过去。

        我刚要去扶花大姐,我就觉得背后的空气突然开始下降,再一回头,我勒个去,我看到一张铁青的脸,一双没有瞳孔的白色眼球,看到一副紫色的嘴唇,更他们闹心的是,还有一条长长的吐露在最外面的鲜红的舌头。

         “嗷~~”一声凄厉至极的鬼叫声,直入云霄,红衣女人,哦不,还是叫红衣女鬼吧,瞬间就到了花大姐近前,探出一双枯萎如鸡爪的手,狠狠的像花大姐脖子抓了过去,我快步上去一把拉住了女鬼的左肩,往后一拽,女鬼身形略有一丝缓慢,便抓空了。花大姐早已没有了刚来到威风,吓得在地上都已经瑟瑟发抖,动弹不得。

         我一把拉住女鬼的左肩,往怀里一拽,女鬼看到没抓到花大姐,转身过来,顺势就把我的双手抓住,一张大嘴向我喉咙咬来,情急之下,我只得抬起右脚抵住他的下颌,用力向外踹去。他娘的,做姑娘时候也是女汉子吧,这么大的力气,攥的我手腕疼痛欲裂,连我的腿都觉得被她一点点的挤了过来,眼看那长长的舌头离我的脸不过数公分的距离,我都已经能看到那舌头上的血迹了,着舌头要是舔在我的脸上,我估计也要去韩国整容了。

        我最后用腰上用力,往后坐,顺势躺下,将女鬼向后抛去,才算临时摆脱了她。我到底马上起身,回身看去,女鬼飘在空中,头发都根根竖起,离地不多2寸吗,是一双鲜艳的绣花红鞋。

         我把手在怀里鼓捣了一番,女鬼已经冲了上来,我往旁边一闪身,右手迅速拍出,按在了女鬼的眉心之处,然后我嘴里嘀嘀咕咕的念吃出来一串音符:

        囊嚒!悉底悉底苏悉底悉底伽罗!罗耶聚言!森嚒麽悉利!阿森麽悉底!裟婆诃!

        话音刚落,我的手掌与她眉心交汇之处,金光暴涨,女鬼一声惨叫,便被金光笼罩在内。

         我刚要顺势从腰间拔出血月刀,觉得身后气氛不对,卡卡的叫声传来,我回头看去,卡卡冲着贱人不断的狂吠,贱人面容扭曲,手臂与腿都好像痉挛一样的颤抖,并且扭曲。贱人慢慢的抬头,我就知道坏了,心里暗骂卡卡没看住。贱人脖子歪歪的,用一种怪怪的声音说,“放了她,放了她,不然这个人就死定了。”

        “他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不屑一顾,“他能这样死,也是一件功德,随你吧。”

         我话说到轻巧,手里加力,我手里女鬼发出尖锐的喊声,当然对面的贱人更惨,他自己拿起一块砖头,直接砸在了自己头上,当时就见血了,我去,太惨了。

       “好吧,好吧,你赢了,你放了他,我就放了她,如何?”我怕在一下,贱人真去见鬼了。

        我慢慢的撤出了手吗,女鬼仿佛被抽空了体力,好像要瘫软下去。贱人跑来一把抱起女鬼,冲出来大门,然后我就听到扑通一声,过去看,女鬼不见了,贱人倒在了大门口。



················································································································

我文章那段梵语   是不动明王咒   具体来说 是镇压辟邪用的

为了 给读者  化解压力  我特地 发了一段  波若波罗密心经   给大家听,静心,安神。

问好大家,希望大家直接提意见吗,文章都要改,谢谢大家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20 收起 理由
花落 + 10 很给力!
簪黛。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1-14 01: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捉鬼的故事,许是看习惯了,有了免疫力,感觉不是那么可怕了,沙发比较舒服,看完就去休息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4 01: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我的水平不太适合看太深的文字,现在少了学生时期看悬疑看武侠的那个劲头,短一点的文字,就看个热闹,长篇的,干脆看都不看,孤独你这鬼故事再写下去,我都能猜出个一二三来了,不如换个风格试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08:25:04 | 显示全部楼层
跑调大王 发表于 2015-1-14 01:23
感觉我的水平不太适合看太深的文字,现在少了学生时期看悬疑看武侠的那个劲头,短一点的文字,就看个热闹, ...

你把你猜测的结尾。交给一个第三人。最后再对比如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4 08: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女鬼是当年那个死去的女人

点评

哈哈 不到最后 不能说结论啊 哈哈  发表于 2015-1-14 09:4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4 10: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身体不好,不敢看了,过几天补上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4 10:4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集情节推进的不多,但是场面写得好看。不知为什么,总觉得那个花大姐可疑。

两只鬼,一只仿佛是彩云,另一只是谁?跑掉的那个女人又到底身处何境?

另外:“你一点都没老,你看我也没老~~~”,这一句怎么解释。如果真是之前被念醒的巫彩云,云何有这样时空逆转的台词?

鬼被鬼附体还是怎滴?

为了这个伏笔,为了那只没有瞳孔的女鬼,这篇给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4 11: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绷紧神经一口气看完,期待一口气看完故事呢,下一集写的多一点,太短了看着不过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5 10: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篇,此时才敢仔细的读了一遍,场面描写细腻生动,让人身临其境般的后背发凉,仿佛真能听到慎人的鬼叫声了……

卡卡也有失手的时候,一定是太累了,要不就是……藏在贱人身体里的,难道是那个未出世的可怜的孩子吗……天啊,不敢想下去了,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5 22: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还真是细心,不听那安神歌,继续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 粤ICP备17030265号-1  

GMT+8, 2019-12-12 20:14 , Processed in 0.1716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