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5113|回复: 32

[原创短篇] 每天一个小故事----------------对错 5 剧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7 03: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旅行者 于 2015-1-7 10:14 编辑

        这条狗叫卡卡呗,我试着叫了一声,“卡卡”狗狗很听话的抬起头,向我走来,还真是。

        我拿着那个瓶子问卡卡“卡卡,这个瓶子你认识么?”

        卡卡当然不会说话,但是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泪水,卡卡的喉咙里有悲鸣,我抱起他,让他把脑袋拱在我的怀里,我反复的打量这个瓶子,如果这个瓶子里的东西是芷姗儿的,那么这个瓶子是做什么用的呢?

        卡卡试图用鼻尖去触碰那个瓶子,用舌尖去舔弄,充满爱意的去弄,我把瓶子放到桌子上,又开始看那个日记本,翻看来,翻看去,没啥特殊的地方了,哪知道卡卡一下子就把本子扒拉到了地上,然后用前爪在被子背面的黑色软皮上不断地挠,我赶紧把本子抢过来,才发现,那个软皮与本子的夹层里,好像有东西,我轻轻的取出来,是一个叠的很好的纸条,好像就是这个本子里的纸张。

        展开纸张之后,我愣在了那里,这是一页芷姗儿的日记:

        “今天冯尧给我的这个花瓣,真是彼岸花的花瓣么?那么红,像血染的一样,红的让人心痛。冯尧说,要想看到彼岸花,就要找这个人,这个人为什么可以带我看彼岸花呢?不知道我明天申请QQ 好友的时候,人家会不会理我啊。”

        日记本身没问题,但是,从折叠的纸里,掉出了一片红色的花瓣,别人可以不认识,我不会不认识,忘川河畔彼岸花开,这是彼岸花的花瓣,这种花只长在地府里,是谁把这个东西带到了人间?阴阳两相隔,这是犯忌的事情,谁有这么大胆子和能力,把这个给了这个女孩又是为了什么?

        我正在思考,卡卡突然变得很紧张,好像是听到了什么?我一抬头,门外走进来了老谢和老范。一黑一白,神神秘秘的。我像卡卡做了个安静的示意。

        老谢开口就对我说,“有消息么,我们哥俩没事干,过来找你玩玩。”

        老范还是很酷的说,“魂?”

        你说两个字会死么?

        我摇摇头,没啥特别的线索,一切头绪都是乱的。老谢和老范也不和我客气,示意我赶紧点上烟,过过瘾。

        我刚一手慢点,老范别看说话不利索,动作倒是很快,自己跑到我桌子上找。他还没找到烟,眼神已经落在了那个瓶子上,一抬头,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一激动,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就那么看着我,看到我后脑勺都冒凉气。

        “你干嘛?”我问他。

        白无常谢必安也赶过来,结果一样,他瞪着眼睛看我,不过好在他还能说话,“瓶子哪里的?”

        我抢过瓶子反问他们:“这瓶子你们认识?”

        谢必安好在比较范无救冷静一点,示意我别紧张,然后把老范拉开,才说,“这个瓶子是不是里面有头发和指甲,还有写有名字的纸条?”

        我点头,“不错,这个瓶子是什么?”

        老谢的神情异常紧张,老范没在屋里,直接拿着哭丧棒跑到了外面,老谢看老范示意安全的手势后,才对我说,“这是哪里的?别说这是你的?”

        我也有点紧张了,啥东西能让地府黑白无常变得如此紧张?

       我摇头,“这个不是我的,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老谢让我把瓶子放好,然后对我说:“这个瓶子叫聚魂瓶,这里面的东西就是这个名字的人头发和指甲,现在瓶口已然封死了,也就是说,这个人的鬼魂已经被封印在这个瓶子里了。”

        “你是说芷姗儿的魂灵在这个瓶子里?”我慌了,“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

        “你不知道的多了,这种邪术,早已应该失传了,现在怎么会在阳间出现这个,我得赶紧回去和秦广王说个清楚。还有,这个瓶子你要保管好,绝对不能离开你的控制,这事情麻烦了。你最好不要在这了,也去下面吧,最好我们一起去见王爷。”

        “我才不要见他吗,你们去吧。”我摇摇头。“我去找孟奶奶吧。”

        我送走了二位无常,我就回到阴间又到了奈何桥上,孟奶奶正在一锅汤的旁边一勺一勺的盛汤。我快步走进前去,示意孟奶奶先过来。

        孟婆看到我又来了,摇摇头,把手里的活计交给了鬼卒,就到了我的近前,我把孟婆带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拿出瓶子,让她看。孟婆看到也是大吃一惊,连忙问我这个瓶子是哪里来的,我把这几天的事情完完全全的说给了她,孟婆听完,沉吟半天,才谈了口气说,“劫难是躲不过去的,终究还是来了。”

        我连忙问孟婆是什么意思,孟婆好像想了好久,才开口问我,“你当判官几年了?”

        我算了算,“到今天快满5年了。”

        “你说从她的本子里发现了彼岸花的花瓣,那你知道什么是彼岸花么?”孟婆问我。

        我摇摇头,我明白孟婆问的,肯定不是我所知的那些。

        我来说吧,一个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扭头一看,是他,那个消瘦的男孩,背着一个鼓囊囊的包裹。我没问他怎么来到这里的,因为很明显,我看到我家后门是开着的,他一定是从那里来的。

        “我叫冯尧,叫什么就是一个代号,没有必要记住,我要说的是,彼岸花。”男孩没有看我,而是慢慢的走进花丛,轻轻抚摸着翠绿的叶子,然后起身,望着滚滚忘川河水,说道:“忘川河畔彼岸花,一番轮回一年华。红花不见翠绿叶,绿叶难觅艳红花。相传当年佛祖释迦摩尼35岁在婆罗树下悟道,成为大日如来。”

        “这和花有什么关系?”我问道。

        冯尧没理我,而是继续说下去,“世人皆知我佛慈悲,但我佛既然慈悲又何来这生生世世不得相见的彼岸之花?彼岸花,鲜血和怨气所化,今天既然你想知道,又有缘问道我,我就告诉你,什么是彼岸花。”

        孟婆向前一步,欲要制止他,但是没有成功。我也听到了一个凄美的故事。

        你可知一入沙门,四大皆空,恪守戒律,皈依我佛。但是,也有例外,曾经有一个刚刚梯度的和尚,每天在寺院外部打扫落叶的时候,认识了一个附近玩耍的女孩,二人从小一起长大,直到二人心生爱意。

        那一天,长大成人的小和尚,向寺院方丈提出要还俗,方丈非但不允许,反而诅咒女孩是妖女,是魔鬼,是诱惑佛祖的恶魔。然后囚禁了那个和尚。

        分别只能让二人的思念愈加浓烈,终于,和尚偷偷跑出寺院私会女孩,二人夜里私定终身,不想天明时刻,二人被一众僧人与俗世小民团团围住,和尚被庙里的戒律僧杖毙,而女孩因为伤风败俗而沉塘。

        二人死后,灵魂不灭,奈何桥上拒绝孟婆汤,相约要下一世记得双方,正在争执之时,恰好如来巡视到此,遇此情况,便一番探查。

        二人诉说经过,如来无喜无悲,反而三声大笑,说道,“入沙门便是我佛门弟子,是我佛门弟子就要守戒律清规,何必要破淫戒呢?”

        二人待要争辩,佛祖又说,“你既知他是我佛门弟子,就该远离才是,何必要以身所诱惑?”

        佛祖居然丝毫不提方丈仗势不予还俗之过,反而将罪恶全部推到二人身上,佛祖说完便问二人,“是否愿意喝下汤水,忘记前世,轮回而去”

        二人坚决不从,发誓要带着前世记忆轮回,永不相忘。

        佛如大怒,用无上法力,将二人精魄化作这忘川河畔的彼岸花,并让二人永世不得相忘却又永世不得相见,这就是彼岸花的来历,好一个我佛慈悲。

        我听他说完,才知道着彼岸花有着如此的来历。我转头看看孟婆,孟婆的神情告诉我,冯尧所言句句属实。

        “那这花和你有什么关系?和芷姗儿的死有什么关系?”我问。

        600年前,一只白狐,一位书生,月下相逢。

        人妖之恋,就是触犯天条的恋情,十万神兵只为了捉拿我一介书生,一位女子,妖死于五雷轰顶,死于我的眼前。好在白狐死前,将自己的内丹强入我体,我才有了修道之能,我修行6甲子,自觉神通已成,便下地府,叩求阎君,能否放白狐轮回,免遭地狱之苦,如此,我宁可舍弃修行,一命抵一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道这里,冯尧一阵的大笑,让忘川河水几乎逆流而动,让彼岸之花恰如雨后芭蕉。

        哪知道,阎君给我一派官腔,天网恢恢,不徇私情,一切有因,一切有果,我们有什么错,我愿意喜欢谁就喜欢谁,非要你们来指手画脚,于是话不投机当场动手。这一仗就打了四十九天,最后惊动了地藏王菩萨。菩萨最后调停,如果我能让彼岸花的花叶相见,他就放狐女与我双宿双栖。

        今天,整整600年,是个甲子了,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冯尧说完,转头看向我,细声说道,“芷姗儿,一直盼望你带她去看彼岸花呢。”

        他说完这句话,猛然间深吸戾气,大声喊道“地藏,我来了,今日我就让你看看我如何让彼岸之花花叶相见。你出来见我。”

        话音未落,一阵花香,一曲梵乐,数位女仙簇拥之下,一身金色袈裟的地藏菩萨端坐莲台,半闭双目,悬停于忘川河上,两旁是十殿阎君,大小鬼王,判官无常。而在莲台下方,趴着一只白狐,颈部一根铁链不知通向何方。

        我还没想好是不是要跪下行礼,就听冯尧喊道,“媚儿,我马上就带你离开这里。”

        我虽然近视,但也能看到白狐那绝望的摇头。

        冯尧冷笑两声,从包裹里倒出许多和一样的聚魂瓶,然后将他们整齐的排列成一个阴阳之状,然后向我低声说,“我要你的判官印。”

        我还没明白,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正是菩萨,“冯尧,你当真要逆天而行?非要与佛祖相抗衡么?”

        冯尧说,“我不管是谁,我已经准备接受挑战,你堂堂菩萨,说话算数么?”

        地藏菩萨点头道“看来你还是得到这个方法,以力破巧,虽然蠢笨,却也是一条可用之法。”

        冯尧笑道,“这个不用你担心,你就准备履行诺言吧。”

        说完,冯尧又对我说,“我要你的判官印”

        “为什么吗,凭什么?”我也不傻。

        “凭什么,就凭芷姗儿在我手里,不管你是不是爱她,你难道忍心看着一个生命在你手里终结么,你是有机会救她的,给我印,我就放过她,不然那个瓶子,任凭是谁都开解不了,再过几天,她肉身火化,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了。”

        我犹豫了,我知道判官印是我的打印,集合了全部天地间因果的力量,生死薄上,我们盖上大印就算生效,一生命运已经写好,因果循环,天理报应,早有定数。

        “你要这东西干嘛用?”我问他。

        “我集合了人世间所有极致的欲望,比如贪婪,比如色欲,比如亲情,比如权势,这么多瓶子里装的都是这些欲望的灵魂,佛祖设下的禁止就如一种机关,或者一个锁头,既然我找不到钥匙,拿我就用最大的力量一举击破这个锁头,就算大功告成。我收了天下所有的直接欲望与执念,用你负责因果力量的判官印为引,那就能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可以击碎佛祖的那把锁,我也就可以带走我的白狐,你可以就走芷姗儿,你觉得呢?”

        我傻了。

        我是个判官,虽然地府里也算个人物,但今天这场景,我算个屁啊。我要是把印借给了他用,我回来就是死定了,可是如果我不借,芷姗儿就彻底完了,有点机会都没有。

        正想着,冯尧又给一记重锤,“那个瓶子是我的锁,钥匙是我的诅咒,一旦我今天成功,那个瓶子自然会开,你不帮我,这个瓶子永远都别想打开,就算开了,芷姗儿的灵魂也将云散烟硝,万劫不复。”

        没等我在说话,就见冯尧坐在那堆瓶子中间,双手结印记,脚心朝天庭,随着他的一番咒语,几十个瓶子开始颤动,越来越快,我也在飞快的做着做着思想工作,突然听得冯尧喊我,“印给我,还有瓶子。”

        我也不知道为何,我随手扔出了瓶子和打印,喊道,“放了芷姗儿。”

        阴间一声巨响,几十个个瓶子已经结成了一个强力的气场,我的判官印就像一跟导火索,随着打印的金光闪动,气场被彻底引燃,空前的爆炸力将河畔的花朵吹散,漫天飞舞。如京都的樱花,如春天的柳絮。

        当一切归于平静,我最先听到的是冯尧的一声怒吼,“为什么?”

        当一切归于平静,我最先看到的是菩萨的一张笑脸,“你输了~”

        当一切归于平静,我最先想到的是珊儿的一袭白衣,“哪去了?”


        彼岸花没有改变,依然无法相见。

        白狐狸没有回来,冯尧依旧孤单。

        芷姗儿香消玉殒,我,埋下仇恨。


后记:
        冯尧失败了,他以为结合天地间所有的欲望之力,可以强行破开禁制,但是他不知道,当年他获得这个消息的来源是地藏菩萨,菩萨骗了他。菩萨要除掉这佛祖种下的花,又不能亲自动手,只要骗了冯尧。后来老谢我们还无意中谈起,这千百年的天条戒律,岂是一个人能撼动的,地藏菩萨怎么能轻易和一个凡人打赌,整个事情冯尧都被骗了。

        我失败了,丢掉了大印,还失去了芷姗儿,冯尧骗了我,芷姗儿注定要牺牲,因为,她代表一种力量,叫做好奇,从开始,我就被冯尧骗了。

        地藏菩萨也失败了,他没有完全达到目的,彼岸花依然生长在忘川河畔,而冯尧居然逃了,他一定还会回来,而我也要追杀他,直到永远。

        冯尧错了么?他为了爱情,不择手段,枉杀无辜。

        我错了么?我为了人性,天条就比人命重要么?蝼蚁尚且偷生,天的好生之德在哪里?

        菩萨错了吗?他为了规则吗,为了律法,他有错么?

        对错不好分。

        后来,老谢告诉我,他偷偷将珊儿剩下的几十年寿命,加在了那条狗身上。还有本来我要打入地狱的最底层的,结果,有个人救了我,我才保住这条命,并且仅仅是失去了随意下地府的权利,法力和修行还有增长,我问他谁救了我,老谢神秘说,“老五。”
        至于有人追问芷姗儿为什么要跳楼,我是下不了地府了,但是老谢和老范还是够意思的,替我去找个机会看了看望乡台,当时的情境是这样的:

        芷姗儿好像不知道自己在高楼的顶部,冯尧在她旁边,不停的在说着什么,但是冯尧背在后边的手里,能够看到握着一直聚魂瓶。

        听不清冯尧说了什么,就看到芷姗儿好像看到了什么特别激动的事情,迅速的向楼外跑去,然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也不明白,参不透里面的缘由,留到后边解密吧。。

        至于 老五,哈哈   纯粹嘚瑟一下,就是为了感谢粉丝的热情而制造的一个小花絮,你们懂的。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20 收起 理由
花落 + 10 很给力!
簪黛。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1-7 04: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旅行者 于 2015-1-7 04:09 编辑

终于写完了

没做修改 后来的场景 描写有点少  太困了

还有  彼岸花的传说 差不多那个意思  我稍微改了改
大家看完 就好了   不必深究。 后边也有些潦草。我受不了了。 我一边擦鼻子 一边写 一边抵抗感冒药带来的困倦。 以后我再修改吧。 大家早上好了。我睡去。

脑细胞全死了
我得睡了      希望明天粉丝们 能喜欢

我只想说,什么是对 什么是错   

天条大过生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7 04: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楼我也要了  做个总结就是
啥啥啥  写的这是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7 06:51: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头看,很长的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7 08: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额~~~~~~~~~~好像在看长篇神话故事,有点类似西游记,然后,老五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7 08: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是路过,看半截还是不敢看下去,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7 09: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墨笔玲珑 发表于 2015-1-7 06:51
回头看,很长的感觉。

昨晚写到四点。实在写不动了  两章合成一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7 09: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终结章写得平静理性,包罗了很多内容与思想。
人人都是一枚棋子,被挪动,被利用。你冯尧芷姗儿是,菩萨他们也是。
结尾的老五让人眼前一亮,感觉不错。
可以画一个严丝合缝的0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7 09: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如果你把第一章之后让我来写,结局指定不会是这样。我会围绕你跟冯尧芷姗儿写一场凄美的爱情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7 09: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介入 发表于 2015-1-7 09:17
终结章写得平静理性,包罗了很多内容与思想。
人人都是一枚棋子,被挪动,被利用。你冯尧芷姗儿是,菩萨他 ...

其实最后的斗法。可以写的更精彩。 只是我累了。 写不动了。 先弄个提纲。以后再扩充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 粤ICP备17030265号-1  

GMT+8, 2019-12-14 06:16 , Processed in 0.21840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