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原创连载] 长篇悬疑鬼怪故事--------老五来了2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6 00: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思路依然不清晰  拿不定主意,唉 让大家失望了
发表于 2014-8-26 08: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继续关注。
等10
发表于 2014-8-26 09:3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飘过哈,你知道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8-28 23: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旅行者 于 2014-8-28 23:27 编辑

        第十章  一个声音

    屋里很静,只有卡卡轻轻的呼哧呼哧声,我发现原来我的大脑不过是一张白纸,看似里面有很多记忆,其实都是空的,就好像电脑里一个个的空空的文件夹,名字很大气,但是里面啥都没有。我拼命的调动着大脑,希望可以想起点什么,结果发现我的记忆就到了大学那四年,我连我高考考了多少分,怎么填报的志愿,甚至我的父母,我都没有丝毫印象。我甚至忘了卡卡是怎么来到我身边的?买的?捡的?还是抱养的?

    我看向卡卡,正好,卡卡那对黑色的眼睛也在看着我,眼神很深邃,我看不透里面的内容。咕噜咕噜,我听到肚子在叫,我站起身来,也拉起卡卡,“走了,咱俩出去吃点东西吧。”

    卡卡没有起身,只是卧在那里,跟我耍赖。

    “走不走,不走我可走了,到时候你就饿着吧~”我故意气他。

    卡卡没有动,抬头看了我一样,又把头低下了,我蹲下身,摸摸卡卡的鼻尖,湿漉漉的,不像有病的样子啊,估计是刚才吓到了,刚才连我都差点吓的尿了裤子,娘的,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想去厕所。

    看卡卡没动,我也不想出去吃了,外面估计也很晚了,算了,自己跑到冰箱里,拿出最后一个块面包,撕吧撕吧的,和卡卡分着吃了,这家伙,反正就是不起来,吃完面包,我才仔细的摸了摸卡卡,唉,我擦嘞,我终于知道卡卡为啥不起来了,哈哈,哈哈。我轻轻的踹了卡卡一脚,然后骂道,“害羞啥啊,我也差点尿啊,你丫尿了就尿了,还用肚皮盖着,怕我地板不坏是么?”

    卡卡肚皮下面湿乎乎的,我连拉带拽的把卡卡弄到洗澡间,一起洗个澡,吹干净,他娘的,这家伙还知道害羞,哈哈,被吓尿了。算了,我也别笑他了,要是当时屋里没人,我估计也尿了。

    夜深了,看看表都到了后半夜了,既然明天不用上班,我又不困,上网看看吧,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关于我的线索。

    先百度一下“国安特情处”,看了半天,好多屏蔽的消息,根本查不到我想要的,我又拿出柳絮扔给我的那张照片,看不清女孩的脸,但是我能看到校门口的牌子,我在百度了输入了“TS大学”

    我仔细筛选着关于这个大学的消息,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很敏感度帖子,《TS大学,接连学生跳楼》,跳楼?跳楼?跳楼?我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好像这跳楼和我有关啊。我一边挠着脑袋,一边使劲的回忆我到底在那个大学里发生了什么。难道我是跳楼摔的?摔傻了?我赶紧看看我的四肢,没事了,四肢没有伤痕啊。

    尽管我努力的回忆着,我的记忆力也只有贱人,胖子和斌子,我没有别人的记忆了,记忆的碎片里,也是只有零星的一些校园的景物,看来不是我疯了,就是我真的有记忆丢失了。我看了看地上假寐的卡卡,问道,“我的那些事情你都知道么?你要是知道就告诉我呗,算了,你他妈告诉我个屁,你说我也听不懂。”

    “你想知道啥?“突然一个声音传入了我的脑子里~~~~
发表于 2014-8-29 00: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午夜看你的文字,还真是需要胆色,一路看下来,结尾的那句:你想知道啥?真真吓我一哆嗦,好了,睡觉,我就想知道,今晚能不能无梦
发表于 2014-8-29 00:5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知道你想干嘛?你到底想干嘛?你又能干嘛?
可爱的卡卡。
等11


发表于 2014-9-1 00: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看你写的东西了。什么时间更新。
 楼主| 发表于 2014-9-1 00: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介入 发表于 2014-9-1 00:31
想看你写的东西了。什么时间更新。

今晚就更新 正在写
 楼主| 发表于 2014-9-1 00: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旅行者 于 2014-9-1 08:41 编辑

第十一章     似梦非梦

我能爆粗口么?


        如果体验过上课时趴在桌在上熟睡,然后突然耳边传来班主任声音的经历,那么你绝对会理解我就在刚刚从地上一跃而起,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的窘相。


        “谁啊?你谁啊?”我一边喊,一边惊讶的看着卡卡,我希望从他的眼睛里得到一个答案,卡卡没理我,眼神很纯净,像两颗褐色的冰,在灯光下闪着一丝光芒。


        我一把抓住卡卡脖子上厚厚的毛发,然后晃动卡卡的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啊?”


        我仿佛看到卡卡给了我一个白眼,那意思说,“白痴~~”


        我被卡卡的眼神击倒了!!我觉得我疯了,我一定是疯了,我开始出现幻听了,很快我将出现幻视,我希望现在有人在后边给我一棒子,打晕我。因为,因为那样我就可以失去知觉,能消停一会了。


       过了好一会,我才平静下来,揉揉脑袋,站起来,环视左右,我刚才一定是幻听了,绝对的,不然我咋能听到那么一句话呢?我摸了摸卡卡的头,卡卡也用头蹭我的腿,用舌头舔我的手背,我把手伸到他嘴里,看他像品茶一样的“品味”我的手,我的指尖能感受到卡卡嘴里长长的犬齿和嫩滑的舌头,我看着他,我现在记忆力,卡卡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但是他不会说话。

我发下,静静的夜里,白色的灯光下,卡卡的眼睛是那么的漂亮,很纯洁,很剔透,我肯定不用夜空里的星星来形容,那太粗俗了,也不形象。大有侮辱我家卡卡的意思。我看着卡卡的眼睛,细细的体会那种光芒,逐渐地,我好想觉得我能看到卡卡眼睛里更深邃的东西,我看不清,但是我还想去看清,然后只能用力的往里看。


       透过卡卡的眼睛,我好想看到了一个群山环抱的小山村,我看不清有多少房子,但是我能知道,每个院子里都有炊烟升起。远处还有牧牛人的吆喝声,估计是个傍晚吧。我没有看到太阳,我只是不由自主的透过了一家人的玻璃窗,看到屋里有一个哭泣的妇人,和一个面带愁容的男人。


       妇人面前的炕上,躺着一个僵硬的少儿的尸体,直挺挺的,硬邦邦的,面色铁青。妇人不停的哭泣,男人在边上劝解。
“道长说了,小儿定不过7岁,都是命里注定的,别太难过了吧。”

        再往下,我就听不清了,虽然我努力的想去听清,但是场景已经变换了。


       已经是夜里了,乌云遮月的天,没有一丝亮光,山路上传来沙沙沙的脚步声,拢起目光看去,刚才那对夫妇,抱着一卷草席,出现在山路上,在手电的指引下,蹒跚前行。


       走到一块山间的小盆地,透过手电的光芒,我仿佛看到一个个的小土丘,有大有小,错落不一。男人找了一个小地方,在边上的土上插了三支香点燃,然后不知道在嘴里念叨什么,念叨完了,我就看到,男人开始从身后抄起一把铁锹,在地上挖着土。挖了好一会,男人才从女人怀里拿过那卷草席,扔到了刚挖的坑里。女人扑上去,好像想在看一眼,被男人拉倒一边,草草掩埋了。


        我正奇怪,干嘛埋个东西还得半夜出来,我猛然想起来,我擦,他们埋的是傍晚我看到的那个炕上的死孩子。

夫妇俩走了,我的视线没有跟着他们,我感觉我的目光一直盯在那个孩子的坟墓上,远传传来几声狼嚎,很快,几盏小红灯就出现在了周围,原来是几头野狼,出现在了刚才的新坟边上,领头的那头狼,围着土包转了转,嗅了嗅,兴奋的嚎叫着,边嚎叫,边用前爪开始扒开松软的土地,然后我仿佛听到一阵咀嚼声,狼的眼睛本来在晚上是蓝色的,结果,呵呵,红色的眼睛,是因为吃了~~~,我擦~~~!


       就在他们大快朵颐的时候,突然,漫天乌云皆散去,一轮明月放白光。不远处,传来一声低沉的法号,“无量天尊,孽畜,他的肉也是你们吃得的么?”


       群狼好像能听懂一样,都回头看去,我看到一个穿着破旧道袍的人,由远及近,一眨眼就已经冲入狼群,狼群看到此人,既不敢逃走,也不敢造次,只能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把鼻子埋在前腿之间。



       我就看到那个老道蹲在那里,也不知那个死孩子现在是个啥情况,只见老道看了看死婴,又摸了摸边上一直狼的肚子,然后对着头狼说,“她怀了孩子,你要来吃这个,也要看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有没有这个福气了,不然吃了也是会遭天谴,这样吧,贫道给你化解此事吧,你老婆吃了他的肉,保住了肚子里孩子,你也得知道报恩吧”,说到这里,突然,老道一伸手,从头狼的勃颈处晃了一下,也不知抓了个什么,轻轻的放到了孩子的尸体上,然后用席子有轻轻的卷好。做完这一切,老道抱着那卷席子,扬长而去,头狼留恋的舔了舔母狼的鼻尖,又嗅了嗅母狼的小腹,还在缠绵,远处老道的喊声传来,“孽畜,还不跟我一起走么?”
发表于 2014-9-1 01: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的旅行者 发表于 2014-9-1 00:59
第十一章     似梦非梦
我能爆粗口么?

越来越急于你的更新了,好看!期待下一集啊!~~严重期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 粤ICP备17030265号-1  

GMT+8, 2020-1-27 09:22 ,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