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灵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原创连载] 长篇悬疑鬼怪故事--------老五来了2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3 23:48: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介入 发表于 2014-7-13 23:29
卡卡叫最可爱。你叫最好看。

今晚一定有更新  我在写
孩子刚睡下  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4 00: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旅行者 于 2014-7-15 22:05 编辑

第二章        贱人说谎

    女孩的声音微微晚了一步,我还是喝下了那杯水,果然,我又给人阴了一把,喝完水
,我就觉得原来人类是可以体验到地球自转的。正在处于眩晕状态的我,好像听见柳大夫在我耳边说了一句:“你骗不了我!”

    雨滴滴答答的声音将我的意识换回到这个世界上,一丝凉意传来,我挣扎着睁开眼睛,我擦,我被人仍在了一个刚刚建完还没有启用的银行自动提款机的亭子里,推开那个玻璃门,我辨认了一下方向,我的目光穿过宽宽的街道,落在对面的建筑上,“T市JN区人民政府”。还好发觉离我家并不太远,步行的话,大约需要48个小时,还要不计算体能的消耗与不吃饭不睡觉不尿尿。

    我X你大爷,姓柳的,你要落我手里,我不给你打出屎来,算你昨晚拉的干净。我看着JN区的政府大门,想想我要如何才能回到我的家。

    摸摸身上,还要,钱包还在,翻看一看,钱,卡都不少。另一边的的口袋里,手机处于飞行模式。那就好办了,我突然想起来,贱人就在JN区,要不要找他蹭顿饭吃?给贱人打个电话,贱人让我先去家里等他,他马上就下班了。

    我走出提款机小亭子,外面的雨并不大,我刚要走进雨里,突然我又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亭子里,怕落下什么东西,结果我在刚刚醒来的地方,发现了一把雨伞。姓柳的会有那么好心,看外面下雨,还给我准备了一把伞,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如果是给我准备的伞,那么一定是个阴谋。

    我鄙夷的看了那把伞一眼,毅然决然的走进了雨里。

    雨打在我的头上,我的脸上,脚上的陆战靴厚厚的鞋底尽力的在抵抗着地上的积水,身上的速干冲锋衣,也很难干了。雨水让我更加清醒,我看到路边有一条小路,我猛的转身跑进了那条小路,然后我并没有跑远,而是盯着雨水,用手遮掩着,面向我来的方向,用手机不停的拍照,然后才转身跑远了。

    一路上,我经常会回头拍照,或者站在一个能反光的建筑前,悄悄的观察我的后边情况,我总觉得姓柳的把我放在这里吗,应该会安排人盯梢。虽然我不清楚他们到底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东西。

    满目的转了好多圈,我才拦下一辆出租车,奔向了贱人的家。

    到了小区门口,给贱人打电话,贱人也刚刚回来,没有去他家,我们约在他小区门口的一个小饭店见面,我让贱人给我拿点干净衣服。

    点了两个菜,我在包间里等贱人的到来,不一会,贱人打电话问我房间号,很快就闪了进来。

    “川哥~~~~”贱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下贱,听起来就能感到他随时要调侃你。我没理他,拿过他手里的包,掏出衣服换了上去。贱人和我身材差不多,他的衣服,我穿起来还可以。“你个抠门的,给我拿衣服吗,也不拿几件好的,你那么多名牌也不舍得给我穿穿,我穿完了又不是不还。”我一边穿衣服,一边冲着他发牢骚。

    “是,你不是不还,关键是你不洗,这衣服,我肯定看不到你给我洗干净的那一天了”贱人坐下一边吃菜,一边在那里扯,“瞅瞅你点的菜,来我这里,还不点好的,光点这些便宜的。真拿我不当兄弟了。”

    我换完衣服,回头冲他笑了笑,“没事,这俩菜是给你点的,我的吃的在后边,一会就上,这小店的菜,除了拌豆腐和拌黄瓜我没要,其他重要是菜单上有的,我都点了。你慢慢吃,吃完了就去结账,谢了啊。”

    “你咋学的比老五还下流呢?”贱人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老五咋了?老五能有我贱?”我随口说到,突然一道电光在我脑中划过,“等等,哪个老五,老五是谁?”

    “什么老五?我说我单位老吴,没次吃饭,自己花钱就吃面条,大伙凑份子就点鱼肉,然后多喝酒。”贱人头也没抬的对一盘子鸡翅狼吞虎咽。

    “你给我留点~~~!!”我也懒得想什么老五了,再想下去,鸡翅就没了。

    酒足饭饱之后,我没有和贱人过多的交谈,我心里有事,我看他的眼神里也有飘忽,我就识趣的赶紧走了。临走,贱人还说已经毕业那么多年了,真该好好的聚聚了。我应了一声,就上了出租车。

    贱人追上司机,扔给司机几张钞票,然后告诉司机送我回家。

    雨还在下,虽然不大,但是很密,我透过车窗,看着昏暗的路灯,心里开始不舒服了。我和贱人没怎么交流,光吃饭了,我也是饿了。但是,我清楚的记得,贱人提到了一个人,“老五”,这个词已经在我的脑子里扎根了,虽然姓柳的说我是神经病,但是我不认可,我不信,这帮人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可不要上当,还有,贱人的今天虽然用一个老吴圆了那句话,但是我能看出,他当时在说谎。因为我当时发现,解释的时候,贱人的左手不停的在他大腿上摩擦着,这表示,他在焦虑,他在紧张,换言之,他在说谎。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20 收起 理由
花落 + 10 很给力!
.蓝.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4 00: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今天为止,所有的铺垫基本完成了,从明天开始

悬疑的色彩不变,恐怖也要上位了

希望大家喜欢

顺便剧透一下,大家可以提前百度一下,什么事  雨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14 05:55: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人皆醒我独醉?世人皆醉我独醒?有种抓狂的感觉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14 06: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恐怖的?。。。。。。。。。。。。。
好看,继续跟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14 06: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的旅行者 ,辛苦了。
你鄙夷的眼神真帅!
一如既往地喜欢看你的心理跟细节描写。
我担心恐怖的会不会把胆给我吓破了。
等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14 07: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介入 于 2014-7-14 07:08 编辑

雨女我查过了,跟她相对应的是晴男。
她就是你所说的女主角吗,也就是在你脑子里发声的那一个。你会冲她笑吗,你会示意她共用一把伞吗,她就会永远跟着你吗,那你会死吗?你说过,你还指望卡卡把女主角带出来,那她会牵卡卡出现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14 14: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唱片是什么?长篇吗?
老五是不是他们大学宿舍的编外,因为主人公的原因那啥了,主人公选择逃避性遗忘,柳大夫来报仇的;没什么时间,读的不细,P纯属猜着玩。
期待下文慢慢徐来

点评

觉着蓝分析的有道理。他们宿舍统共四个人,并且前边贱人也说过,川哥,一些事该忘就忘了吧。这就是说老五跟“我”一定是存在什么问题。  发表于 2014-7-14 14:1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4 23:50:16 | 显示全部楼层
.蓝. 发表于 2014-7-14 14:05
唱片是什么?长篇吗?
老五是不是他们大学宿舍的编外,因为主人公的原因那啥了,主人公选择逃避性遗忘,柳 ...

楼主的心思  你别猜
你猜来猜去也猜不出来

这是个庞大的构思 哈哈
可能会有点扯

哈哈

点评

好吧,等扯~  发表于 2014-7-15 09:0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5 00:5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旅行者 于 2014-7-15 22:07 编辑

                        第三章        电脑照片


    我告诉了司机我的家在哪里,司机一脸的愁云,开始抱怨路途远,不想开夜路,返程拉不到人等等。确实从这里到我家,100来公里的高速路,我跟司机说了有声,“你慢慢开吧,他给的钱都是你的,估计够了吧?”

    司机见我给钱,也就笑着说够了够了,说我是好人。我没理他,闭上眼睛想今天的事情。在等贱人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手机,日期显示在7月14日,也就是说,我上午找柳大夫问事情,然后发现了那个报告,然后我被麻晕了,然后我又被麻晕了放到了JN区。这一切都是谁在做呢?又是为啥呢?如果我是病人的话,他们应该通知我的家属,将我收容到精神病院里,而不是任由一个病人在外面乱跑,但是如果我不是病人的话,他们为什么要纠缠我呢?我既不是有钱人,也不是啥高官,更不是啥掌握着国家机密的特工,他们盯着我,是为了什么?

    还有,短信时谁删的?谁在冒充胖子?难道卡卡真的只是我虚构的一个宠物?我不信,那种记忆太真实了,我根本就不信。从我收到那条短信开始,到现在,不过三天,三天我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是不是天将降大任于斯我了?想到这里,我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都这份了我还在胡思乱想。还有柳絮的那个报告,我没看到第二页,也就是他的建议,这里面一定有古怪,越想脑子越乱,我往窗外望去,车子不知不觉之间已经上了高速公路,我拿起手机,闹着玩的向窗外照了几张,反正外面黑黑的,雨滴点在了车玻璃上,不知道拍出来是个啥效果。

    拍完照,我就做了一个决定,于是给单位头头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身体不舒服,大夫建议休息一段时间,领导很给面子,没说什么,很痛快的就批准了,只是让我上班时补一个假条就好了。
   
    忙完这一切,我也觉得心里很空空的,我开始看着窗外的雨,开始思念起卡卡来,以前有他的日子,如果放假时外面下雨,我会在家看电影,卡卡就卧在我脚下,如果是冬天,我还能把脚埋在卡卡的肚子下,暖暖的,我也会有时候跟卡卡说一下我喜欢的女神,说说单位里的不如意,当然卡卡除了瞪着眼睛看着我,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明白。雨越来越大了,窗外已经基本上看不到什么了,我伸了个懒腰,一边掏出手机看看几点,一边想提醒我前面的司机,下雨天慢点开,咱不着急。结果我说完以后,司机没有回应,我又说了一遍,依然没有人理我,我抬起头,适应了一下刚才被手机屏幕照射的眼睛,向司机看去。

    坐在驾驶位置上的,是一个纸人,寿衣店里扎的纸人,纸人好像听到了我的话,想回头告诉我什么,但是纸人是不会回头的,只能觉得他的头,貌似一动一动的,想要回过来一样,我一屁股坐在了车座上,想喊个“啊”都喊不出来。就好像全身失去了控制,肌肉不在受我的大脑指挥了。我能感觉到我的胸口越来越憋闷,脸越来越热,肌肉发抖的越来越快,最后,就好像冲破了什么似得,我喊出了一声“我X~~~~~”

    “哥们,哥们”我听到有人喊我“醒醒吧,到了你家了,看看是这么?”

    “啊?我家?”我揉了揉眼睛,哦,确实是我的小区,“刚才我怎么了?”

    “你好像做噩梦了吧,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你是不是的抽动几下,还嘟囔几句啥的~”司机说的很简单。

    我没过多的停留,拿钥匙跑进了楼门。在电梯里,我突然想起来柳絮貌似说他住14楼,他娘的,去找他,我火气突然起来了,看看手里的诺基亚手机,他小子要是敢开门,我没有武器拿着手机咋他鼻子,也够他喝一壶的。

    结果,我虽然在十四楼走出了电梯,并且敲响了1402的房门,但是房门并没有开,也没有人应声,我透过猫眼向里看去,黑乎乎的,看不到什么,这小子今天逃过一顿打,我愤愤的回家了。

    我先去洗手间打开热水器吗,想要洗个热水澡,然后喊了一声卡卡帮我把拖鞋叼过来,结果喊完了我才想起来,卡卡已经失踪了。

    烧水的时候,我打开电脑,连上手机,调出了我今天从提款机亭子里出来以后,所有拍摄的照片,我也是跟电影里学的,想看看我是不是被人跟踪了。当然如果我能知道后边的故事的话,我是宁死也不去看那照片。

    十几张照片,清晰的显示在电脑的显示器上,放大,放大,我逐个的审查,从我那个第一个小路开始,在我的镜头里就出现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打着一把红伞的女人,当然这个女人,一直是出现在相片的角落里,需要放大才能注意到,令我震惊的是,这个看起来是跟踪监视我的女人,居然出现我高速上拍的照片里,一个正常人,能打把伞跟在时速100多公里的汽车后边?

   当我看到最后一张的时候,我的照片里显示,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打着一把雨伞,也坐在出租车里,当然他的身边应该是我。

    “这张照片把我拍的还算好看些~~~”我身后传来一个阴冷的女人的声音。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20 收起 理由
花落 + 10 赞一个!
.蓝.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心灵家园    

GMT+8, 2019-8-21 06:57 , Processed in 0.20280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